• 第六十七章宝马香车赠流氓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6本章字数:3085字

    叶扬心下也有些恼怒。

    当初厌倦了枪林弹雨的生活,辗转流连,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得以脱离那个神秘组织,本想着回国安安静静,度过余生,彻底远离那些打打杀杀,却不想树欲静而风不止。

    先是韩敬天,再是风帮,接着又是什么火帮……

    看来江东市的生活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平淡安宁。

    唉!红颜多祸水,古人诚不欺我!叶扬心下暗叹。

    不过,他是嫌麻烦,可并不惧怕麻烦,真当老子好欺负么?叶扬嘴角微微翘起。

    苗香兰一面开着车,不经意地一瞥,却正好瞧见叶扬嘴角的笑容。

    “喂!你不会是吓傻了吧?哈哈,现在知道害怕了吧?”苗香兰说不出的得意,让你丫欺负本姑娘!

    “是啊,是啊!我好害怕!”叶扬十分配合地抖了抖肩,一阵哆嗦着整个身体就往苗香兰的怀里靠了过去,“姐姐,抱抱我!”

    说着双手一环,苗香兰纤细的腰肢就落在了叶扬的怀中,芬芳浓郁,芳香扑鼻而来,叶扬凑近苗香兰的脖子,还不自觉陶醉地蹭了蹭!

    苗香兰先是一惊,半晌反应过来,顿时暴怒,娇喝一声“流氓”,也不管正掌控着的方向盘,两只手胡乱抓着叶扬的头发就往外推。

    此时,宝马车已驶入了江东市中心,车流漫漫,正好是一个路口。一辆别克打着转向调头,苗香兰的宝马却浑然不顾地朝它撞了过去。

    “嘀!嘀!嘀!”别克司机一下吓傻了,汽笛乱鸣!

    “喂!小心车!”叶扬好心提醒了一声!

    “啊!”苗香兰一下吓傻了,本能地闭上双眼狂踩刹车!

    接着,她只觉着好似被什么东西托住腾空而起。“滋——滋——”一连串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传入耳朵,然后便稳稳落在了一个柔软的“海绵垫子”上。

    “咦!怎么不痛!”苗香兰有些惊奇地睁开眼睛,柏油路面不断剥离,窗外的景飞速倒退,并列的车道上车流如水。

    “难道是我眼花了?”苗香兰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还是我在做梦?没有出车祸吗?”

    “当然出车祸了!”一个声音从耳畔传来,苗香兰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却不知何时她已坐在了叶扬的怀里。

    这一抬头,正巧对着叶扬的脸庞,那张怎么看怎么讨厌的面孔无限放大,呼出的气流打在脸上,刚毅的脸部轮廓和那带着点好笑的神情骤然刻入了苗香兰的眸子里。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从心底蔓延,不自觉两片红霞悄然跃于脸庞。

    “啊!你干什么?”苗香兰仿佛才认出叶扬,慌忙向后一仰,双手一推,就想脱离叶扬的怀抱!

    “别闹!”叶扬腾出一只手揽住苗香兰,往怀里一塞!他也有些火了!刚刚就是你乱动,害得人家别克司机一头撞到了路边的花坛里。早知道女人是祸水,但你也不要祸害得这么明显嘛!

    听着这般严肃的语调,苗香兰彻底懵了!这是她认识的那个叶扬吗?在她印象当中那个猥琐下流、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臭流氓?

    “我……你……”苗香兰方寸大乱,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言语,干脆冷哼一声,别过头去,看着窗外。夜幕慢慢笼罩了整个江东市,华灯初上,霓虹闪烁。很多纽约时差的青年男女开始了崭新一天的生活。

    叶扬一面开着车,鼻尖满是女人那独特的馥郁芬芳,一时不觉有些口干舌燥。

    苗香兰突然觉得有些别扭,在叶扬的怀里,感觉很是不自在。

    然后,她发觉有些不对劲:“你钥匙咯着我了!”

    苗香兰说完,刚一动,突然想起了什么,红着脸庞怒喝一声,“停车!”

    “停车?哪里停车?”叶扬万分诚恳地请求道:“知道你功夫火或许不错,但是目前这情况,你就不能安分点吗?”

    “快停车!”苗香兰气急败坏地扭着身子,怒喝不止!

    “好!好!好!停车停车!”

    宝马车靠在了路边,还不等挺稳,苗香兰已打开了车门,满脸潮红地从叶扬身上爬了下来,气冲冲地走远!

    街上行人匆匆,一个满脸痘痘的高中生小男孩正站在站牌前等公交,看着这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地从宝马香车上下来,脑海里自觉神展,不由感慨真是世风日下!不是不是,什么世风日下,是可惜未能直播啊!

    “喂!这是你的车啊?不要了吗?”叶扬莫名其妙地摸了摸头。唉!看来几年没回国,国内的富豪是越来越多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是越来越高了!就好像苗香兰这女人,真是壕!帮他扮个男朋友,就送宝马。

    这生意真赚,早知道国内发展这么快,还去做什么雇佣兵!叶扬自嘲地笑了笑。

    叶扬慢悠悠开着宝马回到了寒倩的别墅。才进门,就发现寒倩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媳妇,这么晚了还在工作!要注意休息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哼!”寒倩冷哼一声,美眸仍盯着手中的文件一瞬不瞬,口中却说,“解释下吧!作为龙倩集团安保工作的负责人,无故消失一天,是什么原因。”

    “感冒了,去看病!”

    “好借口!你不是会医术?”

    叶扬挤过去,贴着寒倩坐在了沙发上,“医者不自医,你不懂吗?”

    寒倩扭开身子,“先把你身上的香水味洗干净了再来说鬼话!”

    叶扬嘿嘿一笑,“好,媳妇儿,我们一起吧!我帮你搓背!”

    寒倩咬咬牙,这家伙脸皮这么厚,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干脆一言不发,“蹬!蹬!蹬!”踩着高跟鞋上了楼。

    “不许你再把别的女人的车开到我的车库!”

    “好!”

    叶扬爽快地答应一声。什么女人的车?美女送的,叶扬很想告诉寒倩,明天我就把内饰换了,这不就是男人的车了!

    叶扬进了卧室,房间里没有开灯,他点燃了香烟。

    寒九龙剩下的半包烟,如今只剩下寥寥数根。静静地看着香烟燃烧,就好像回忆起那些共同经历的生死过往。

    “兄弟,慢慢抽!”叶扬深吸一口气,低声揶揄道,“看来你以前生活的这座城市,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太平啊!”

    打开电脑,叶扬双指如飞,再次入侵江东市公安系统内部数据库,翻出有关火帮的介绍。其中文件只是语焉不详地介绍了几个火帮经营的地下黑拳场所和地下赌场,还有相关一系列的人员名单照片,雷翔、雷枫的名字没有在内。记录在档的带头人是一个外号“雷火”的雷哥,三十来岁。眉眼和雷翔、雷枫有几分相似。

    最好是不要来找我麻烦,不然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麻烦。叶扬心底冷笑!

    把这些信息都用心记了下来。接着叶扬悄悄退出系统,不着痕迹地消除了入侵记录,关掉电脑。

    此时,在江东市郊一片别墅群里的一间极其隐蔽的房间里,雷翔正听着西装手下人的报告。同样是没有一点灯光,只有香烟在封闭的空间里闪烁,烟雾缭绕,熏得雷翔半眯着双眼。

    “查清楚了。叶扬,龙倩集团保安队队长——”

    话音未落,雷翔便一把将香烟扔到了手下身上,一巴掌打了过去。

    “我是让你查清楚!查清楚是什么意思不懂吗?你来这里就是告诉我他叶扬是一个保安队长吗?你当我白痴吗!”

    “对不起,大少!我这就叫人继续去查!”

    “这次记住了!我要知道的是这个叶扬是什么来历,清清楚楚的!不要再讲个笑话来敷衍我!不然后果你懂得!”雷翔的眼神瞬间变得锋利,在黑暗的空间里,像一把利刃,直刺人心。

    西装男一阵哆嗦,忙不迭应道,“是!保证连他小时候尿过几次床,考试多少分都查得一清二楚!”

    雷翔冷哼一声,“叶扬是吧?我可不管你是什么来历!敢和我抢女人——”

    眼底的阴狠让人不寒而栗。

    ……

    难得睡了一个好觉,叶扬心情十分不错,早上起床的时候还破天荒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打理的头发已经渐渐遮住了那浓黑的眉毛。叶扬也不在意,只觉得这样最好,实在是该低调一点了,帅得过分岂不是不给别人留活路,做人留一线,这才是生存之道。

    寒倩却是一晚上没睡好,这一晚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乱七八糟。自己那不成材的大哥,故去的父母亲,时而闪现。到最后脑海里想得最多的不是这些至亲,却是那个讨厌的臭流氓叶扬!

    自己这是怎么了?那个花心大萝卜有什么好想的!一大早又看见这个家伙对着镜子傻笑,心里不觉一阵烦闷。不知哪里来的火气,寒倩冷着脸一声不吭地下楼,拿了自己的文件,开了车就往公司驶去。

    我去,照个镜子也有错吗?叶扬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委屈地跑下楼,对着寒倩渐渐驶离的车喊道。“喂!媳妇儿,等等!我还没上车呢!”

    “你不是有车吗?”寒倩冷冷地回了一句,“记住!这个月你已经迟到十六次,旷班七次,再迟到就把你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