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特殊的审问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6本章字数:3503字

    叶扬果然没有迟到。最后一分钟,他晃晃悠悠地把车停到了地下车库,踱着步子,吹着口哨,一面转着宝马车钥匙,走进了龙倩集团的大门,打卡上班,刚好九点整!

    叶扬刚进门,梁聪聪那饱满而又深情的眼神瞬间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她莲步款款迎了上来,语带感激地道,“叶哥,上次的事情真是要多谢你!这几天我感觉精神都好多了,头也不疼了,睡眠质量也提高了!”

    叶扬嘿嘿笑道,“真的吗?我不相信!”

    梁聪聪慌忙点头,“真的真的,不骗你。这几天我连梦都没做了!”

    “那回头我可得好好检查一下。”

    梁聪聪甜甜笑道,“好啊,叶哥!”说着伸出双手说,“你现在就帮我检查吧!”

    叶扬,“这样查不出来,你不是说睡眠质量提高了吗?今晚我陪你睡觉,看看到底是不是比以前睡得好了!”

    梁聪聪俏脸一红,低头啐道,“叶哥你讨厌!”

    叶扬嘿嘿一笑。

    梁聪聪这才注意到叶扬手中的车钥匙,不由讶异道,“叶哥你买车啦?”

    叶扬哈哈笑道,“朋友送的。”

    “哦——”梁聪聪收回目光,眼神瞬间变得炽热。“是啊,叶哥医术这么好!有这么门手艺,朋友自然多!”

    叶扬谦虚地道,“哪里哪里,我敌人更多。”

    这确实是一句实话,可梁聪聪却无法想象。她还待和叶扬多说几句,小保安小吴吴海洲这边已经坐不住了。叶哥都有车了!还是宝马!同样是保安,为什么叶哥却比自己先走了这么多步!他也要抓紧脚步,紧跟叶哥的步伐,于是三步并作一步,冲到叶扬面前,声音中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地问道,“叶哥,楼下那辆宝马是你的?”

    叶扬点了点头,看着面前两人那炽热的目光,谦虚地道,“不算什么,不算什么!代步工具而已。小伙子,就算有车,还是要坚持锻炼身体啊!”说着拍了拍小保安吴海洲的肩膀,转身朝监控室走去。

    这几天格外的宁静让叶扬有些不适应!从自己到江东市以来,不是纵火就是刺杀,不是刺杀就是捣乱,不是捣乱就是监视。难得有这么几天的安宁,这种沉寂的气氛反而让叶扬更加觉得有大事要发生!就如同暴风雨的前夕。

    果然,不多时。龙倩大厦大门口的监视画面中驶来了几辆不和谐的车辆,好吧,是警车!

    警车来干什么?叶扬的心中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难道是公司里出现了强女干犯?还是说谁谁谁红杏出墙被老公举报了?不过好像红杏出墙也不犯法吧?

    还不等叶扬细细思考,三个穿着制服的男子已经走进了监控室,领头的一个中年男子对着叶扬道,“叶先生对吧?你好!我们怀疑你和一辆盗车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

    “盗车案?盗什么车?”

    “喏!中年警员指着监控画面中地下车库里的宝马对叶扬道,“就是这辆!”

    “这是朋友送的!”叶扬辩解道。

    中年警员皱了皱眉头。“有人报了案,请你跟我们走一趟!相关的细节到派出所再解释吧!”

    “我尼玛,苗香兰你丫够狠!”事情发展至此,叶扬哪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是我还有好多工作没做,我不想跟你走!”叶扬一脸严肃地道。

    “难道你想拒捕?”跟着的年轻警员义正词严地喝道!

    “拒捕你个头,警匪片看多了吧!”叶扬看着围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梁聪聪和吴海洲正一脸关切的看着他。叶扬心中思索,如果不跟他们走恐怕会更麻烦!于是点点头道,“好吧,我跟你们走!”

    年轻警员这才眉开眼笑,“这才对嘛!态度要端正!走错路不要紧,关键是要懂得走回来!你放心!我会替你向法官求情,争取少判几年!”

    说着拿着手铐就朝叶扬的手铐去!

    叶扬的手迅速一抹,年轻警员的手铐就到了叶扬的手中,“我不喜欢这玩意!”说着便把手铐扔到了身后,对着中年警员道,“走吧!前面开路!”

    年轻警员心头大怒,这么的被落了面子,正待开口怒骂,却见叶扬已经起步朝外头走去,另外两个同事也跟了上去,连忙捡起手铐跟了上去。

    “都散了都散了,还要不要上班,小心我让寒总扣你们薪水!”叶扬摆摆手,哄散人群。大步上了警车。“喂!还不开车?”这架势就好像老板外出公务,招呼司机开车一样!

    梁聪聪满眼桃心,“叶哥就是帅气!连被抓都是这么的潇洒!”

    吴海洲本来还心中窃喜,叶哥的宝马车是偷来的,能让梁聪聪冷静冷静看清楚这个叶扬到底是一个什么人,自己的机会岂不是更大了?可听梁聪聪这么一说,就好像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梁聪聪了,于是便说,“原来叶哥的车是偷来的,这下可惨了!估计不在牢里面待上个一年半载是出不来了!”

    话音未落,却听梁聪聪满脸气愤地道,“你胡说什么!你没听叶哥说车是他朋友送给他的吗!肯定是警察搞错了!”

    吴海洲急了,“可是——”

    梁聪聪,“哼!听信谗言,人云亦云!不理你了!”说着跺了跺脚,满脸愤怒地扭头就走!

    ……

    叶扬靠着派出所审讯室的桌子毫无自觉地打着哈欠,对面的年轻警员一脸的郁闷。他才刚毕业参加工作,本想着好不容易有个案子,终于可以大显身手,却没想到碰到叶扬这样的赖皮。

    “你还是赶紧交待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说!你是如何偷车的,把你偷车的过程,详细描述一遍!”年轻警员很是有耐心地把这句话重复了第十二遍。

    叶扬依旧打着哈欠。他心里也疑惑,不应该啊,昨天晚上睡得还可以,怎么的就这么犯困。

    “你是使用的什么工具,作案动机是什么?”

    叶扬咕噜一声,咽了咽口水,咂巴咂巴嘴巴,说道,“我有点渴了,你给我倒杯茶!”

    这样说着,年轻警员好像也觉得自己有点渴了!连忙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想着用诚意来感化叶扬,于是也给叶扬倒了一杯。

    叶扬低头看了一眼,摇摇头说道,“我要喝茶!没有精神不想听你讲故事!”

    年轻警员一拍桌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到底是罪犯还是贵宾,这家伙怎么一点觉悟都没有!“到底是你说故事还是我说故事?我要的是你交待!”

    “好!好!好!,我说我说!你先给我倒杯茶,我就给你说!”

    年轻警员心中一喜,叫你丫嘴硬,知道口渴求我了吧!这件案子办好了,队长应该会公开表彰表彰我吧!这样醒着,年轻警员屁颠屁颠地去找了点茶叶末儿,冲了一杯茶,递给了叶扬。

    叶扬嘬了一口。惬意地翘着二郎腿,哼起了小曲儿。

    年轻警员心下暗怒,却也压抑着情绪问道,“我们开始吧!严肃点——姓名?”

    “叶扬!”

    “年龄?”

    “一十八!”

    “你才一十八?你骗鬼呢!老实交代。”

    “我就是一十八,长得着急一点不可以?”

    “哼!我这有你的资料,休想骗我!”

    “那你还问!”

    “哼——不问这些也可以,你把事情交待下!”

    “好,昨天美女开车载我。”年轻警员连忙拿笔记录,叶扬继续说着,“中途我把她抱在腿上!哇噻,那手感真是不谈了,她屁股特别翘,酥胸也很圆,特别挺!当时我……”

    年轻警员一脸黑线,“注意措辞!”

    叶扬连忙道歉,“哦,对不起,对不起!是臀部、胸部!”

    年轻警员叱道,“谁让你说这些了?”

    叶扬“咦”道,“不是你让我说故事的吗?”

    年轻警员道,“我是让你交待怎么偷的车!不许夸张!”

    “艺术加工也不行?”

    “不行!”

    “野蛮人,真粗俗!好吧!我继续说故事哈,然后我们就在车上坐——”

    “停!停!停!我知道了,你们俩在车上活动了。”

    叶扬乐了,道,“我可没这样说,虽然我也很想!”

    年轻警员继续展开自己的逻辑推理,“然后你趁机将女车主敲晕,扔出车外,一个人驾车逃离!谁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千算万算,却没算到江东市的警方嗅觉如此灵敏,你正打算把车卖了,就已经落入了我们的手中!对不对?”

    叶扬点了点头,叹道,“像你这种智商,我确实千算万算没有算到!”

    “好了!去监狱里后悔去吧!这是你的口供,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没问题的话就签个字吧!”年轻警员将记录递给叶扬,指着让他签字。

    叶扬摊摊手说,“抱歉,不会写字!”

    年轻警员道,“摁个手印也行!”

    “好!”叶扬点了点头,“啪”地一巴掌朝着年轻警员扇了过去,五个红通通的手指印瞬间跃然于他白皙的脸蛋儿上。

    “你!你!你竟然敢袭警?”

    叶扬眨了眨眼睛,颇有点无辜地问道,“不是你让我印个手印的吗?”

    年轻警员欲哭无泪,我有让你印我脸上了吗?

    还说我是野蛮人,你才是野蛮人,你们全家都是野蛮人!真是不服教化的野蛮人!年轻警员火气“腾!腾!腾”地往上窜!这时候还不知道叶扬在耍他,他就真是智商有问题了。

    先前是急于拿业绩,刚毕业也没什么大案子可以一展身手,好不容易也个不大也不小的盗车案参与,自然积极申请,主动审问,可谁知却被叶扬如此戏弄一番。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本身脾气就不小!这下子哪里还管什么文明执法!直接掏出警棒,皮卡丘!十万伏特,直接往叶扬身上招呼!

    “啊!暴力执法!警察殴打良民啦!我好害怕!我要死啦!我要死啦,救命啊!”叶扬拉扯着嗓子狂喊,眼里却满是笑意。

    说时迟那时快!年轻警员的警棒还没递到叶扬身前,叶扬已经从审讯桌后站了起来,一个跨步就从桌子上翻了过去,右手拉着年轻警员拿着警棒的手腕,轻轻一带。“滋、滋、滋——”的电流直接往年轻警员自己的肚子上传了过去。

    “啊——”年轻警员一阵抽搐,翻着白眼儿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叶扬嘿嘿一笑,轻声说着,“真是图样图森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