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左右不对等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6本章字数:3408字

    门外值勤的警员听到动静走过来敲了敲门问怎么了,叶扬模仿着年轻警员的声音说了句,“没事!”

    再从先前年轻警员收走的物品中找出自己的手机,给寒倩拨了个电话。不片刻,寒倩已经接通。

    “喂!你在哪里?”

    寒倩已经从吴海洲梁聪聪那里知道叶扬被带走的消息,本来还有些着急,但一听到叶扬的电话,她的声音瞬间变得冷若冰霜!

    闻言,叶扬还是从这冷冰冰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关切,一时不由有些得意的回道,“媳妇儿,救命啊!我是被冤枉的!有人要陷害我!”

    “哼!活该!”寒倩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叫你整天鬼混!”

    “喂!喂!喂!我可是你哥临终托孤,你可得照顾我一生,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电话没有回复,叶扬有些着急地道,“媳妇儿救命啊,救命啊!我真要死了!这些警察居然用电棍电我,拳打脚踢,刑讯逼供,无所不用其极!你再不来,就要成寡妇啦!”

    “嘟,嘟,嘟——”一片盲音传了过来,寒倩听到这里居然挂了电话。

    叶扬也不确定寒倩到底是什么心思,翘着二郎腿坐回椅子,闭着眼睛打起了瞌睡。正想着是不是自己出去算了;可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以后还是一个麻烦。

    正思索间,只听门外走廊传来一片嘈杂。叶扬嘴角微微一笑,这丫头终究是嘴硬心软。

    不多时,审讯室的大门打了开来。

    寒倩和田萌萌在派出所王局长、刘副局长的陪同下一齐出现在了门口。

    叶扬站起身,哭着脸正要诉说委屈。只见王局长哈哈笑着,一脸真诚地走上来握住他的手道,“叶先生是吧?真是对不住啊,对不住!”

    叶扬微微一笑,义正词严地道,“没关系,我受点委屈没关系!我始终相信我党是明察秋毫的!终究会还我清白!”

    王局长理所当然地说着,“委屈叶先生您了,事情都调查清楚了!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您是见义勇为,拾金不昧!替施主找回了失窃的车辆!我在这里替施主向叶先生您表示感谢!”

    叶扬含蓄地一笑,“嘿嘿,谢谢就不用了,你要是有什么锦旗之类的我倒还可以接受!”

    田萌萌听着,噗哧一声乐了,“你还真以为你是见义勇为啊?”

    叶扬严肃地道,“难道不是么?做尽天下好事,却遭小人诬陷!身陷囹圄,却依旧不依不饶地与邪恶势力作斗争!尽管受尽苦楚,依然笑着面对!我这样的大无畏精神难道你就不应该表扬我一下么?”

    寒倩冷冷地道,“要不是我托萌萌来救你!你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这时候知道得意了!?”

    叶扬委屈地道,“媳妇儿,我可是受尽委屈了的!你就不知道安慰我一下吗?”说着指着躺在底下的年轻警员道,“你看他,用警棒攻击我,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暴力执法,殴打良民!受了这么多委屈我都没一声不吭!不求赔偿。身先士卒,舍己为人!为人类反法西斯的伟大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

    田萌萌,“停!停!停!——到底是人家欺负你还是你欺负人家?是他倒在地上啊!”

    “是啊!连上天都在帮我!知道我是委屈的,他的警棍漏电,把自己电晕了!可不是我动的手啊!”

    “行了,行了!你走不走?你要留在这过夜,我们可不陪了!走吧,萌萌,我们回去吧!”寒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心中也稍稍安定!就知道这家伙不会吃亏,害人家这么着急!这个坏蛋,我替他急什么呢?

    寒倩心中暗恨,这家伙占尽自己便宜,自己这么着急他干嘛?恨不得他早些死了算了!

    “哦,那我们走吧!”叶扬连忙跟着寒倩、田萌萌走了出去。走出审讯室的门口,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着身后的两位局长道,“多谢两位热情款待!不用送,你们回去吧!”

    王局长笑意盈盈地点了点头,道,“是!是!是,对不起啊,田小姐!是我们工作没到位,委屈叶先生了!”

    田萌萌点了点头。

    叶扬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指着地上的那个年轻警员道,“那他?”

    “我知道,我知道!”王局长、刘副局长连忙点头道,“您放心,对于这类警察中的败类!害群之马,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是这个意思吗?我只是想让你们记得把人家扶起来!躺在地上冷冰冰的多不舒服!叶扬摸了摸鼻头,什么也不说了,跟着田萌萌和寒倩朝着派出所的大门走了出去。

    出了派出所,寒倩把车开了出来,叶扬正想上车回家,继续自己神圣而又伟大的安保工作。只见田萌萌一把拉住叶扬,对寒倩道,“倩倩,既然碰到了,那就借你男朋友给我用一天!”

    寒倩啐道,“什么男朋友,你也胡说!他只是我们龙倩集团的员工!”

    田萌萌笑道,“好啦,好啦。你就不用解释了!我都知道!”

    “喂!喂!喂!你们征求过我的个人意见吗?太不尊重我了吧?”叶扬不乐意地道!

    田萌萌道,“这个重要吗?人是我们救出来的,现在你就是我们的了!”说着拉着叶扬上了自己的跑车。

    跟寒倩道了别,田萌萌的车往市中心驶去。

    坐在副驾驶座上,叶扬看着田萌萌那曼妙的身材,想入非非。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田萌萌和寒倩是一类人,至少在身材上如此。相比起寒倩和田萌萌,李敏菲和苗香兰虽然同样丰腴,却缺了一分性感,多了几分干练。

    田萌萌察觉到叶扬那不安分的目光,不由怒道,“看什么呢?能不能给老娘老实点?”

    “萌萌侄女,这话可不对了,叔叔是在给你检查身体!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可你不能打击我的工作热情啊!”叶扬一本正经地道。

    田萌萌“嗤“笑一声道,“莫非我还得了什么病不成?”

    叶扬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恐怕病得不轻!”

    田萌萌是知道叶扬会医术,听他这么一说,不由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大了!”叶扬夸张地叹了口气,道,“不过我还要再仔细仔细检查才行!”

    田萌萌点头如捣蒜,“嗯,嗯,嗯!你给我好好看看!”

    叶扬嘿嘿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说着伸出双手,朝着田萌萌的胸部探去。

    田萌萌一时不察,还真的被吃了豆腐,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了。

    “叶扬!你想干什么?”田萌萌怒极,一巴掌打掉叶扬不老实的双手,叱道。

    叶扬佯装委屈地道,“不是你让我检查的吗?我不亲手摸一摸怎么知道到底有没有问题呢?”

    田萌萌“哼”了一声,说,“我现在怀疑你就是借机占我便宜!”

    叶扬心底偷笑,现在才发现?口中却道,“你这是在侮辱我!我是那种人吗?要知道在一个合格的医生的眼中是没有性别之分的,现在你就是我的病人,跟一块木头差不多!”

    “你才和木头差不多!”田萌萌骂道,“那你说我得了什么病?”

    叶扬满脸严肃地道,“真要我说?”田萌萌点了点头,叶扬叹息一声道,“你可要经得住打击!算了,我还是不要告诉你了,免得你心情不好!”

    “废什么话!快说!”田萌萌不耐烦地道,“难道是乳腺癌?”

    叶扬摇了摇头,“你这个病叫左右酥胸不对等综合症!具体临床表现就是左边的胸要比右边的大很多!这是一种畸形——”

    “去死!”田萌萌再也忍不住,也不管什么开车,提起脚就朝叶扬踹过去!

    叶扬早有防备!闪身让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田萌萌修长的美腿,道,“是不是还想让我看看你的腿有没有毛病?”

    田萌萌怒道,“你的腿才有毛病!”

    叶扬嘿嘿笑着说,“我的腿有毛,可没有病!不信我让你看看!”

    “嗞——”田萌萌用左脚踩了刹车,用手撑着方向盘,用力抽回了右腿!怒气冲冲地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扬不由心中感慨,真是一个比一个有钱!陪人坐个车就送辆车!不对不对!叶扬觉着还是应该谨慎一点,说不定田萌萌这丫头也想用苗香兰那一招来整自己,这回进了局子要没有田萌萌的关系,就算自己出来了,以后还不得麻烦不断?

    于是叶扬在后面喊道,“喂!你的车也不要了啊?我可不要你的车啊?”

    田萌萌回头冷笑道,“你还想得挺美的!谁要送你车了!还不快下车?”

    哦!原来是到了。叶扬这才反应过来,举目望去,只见车子停在了江东市中心医院的门口!医院?看来又是找我来看病,这下子业务越来越忙,是时候考虑考虑收收诊金了!

    这样想着,叶扬跟着田萌萌一前一后走进了江东市中心医院。

    作为全市唯一一家三甲级医院,江东市中心医院在心脑血管疾病和肿瘤专科方面颇有造诣,与美利坚、日本等多国的医疗机构与研究所都有学术交流。全国各地,看病求诊的人络绎不绝。

    一进大厅,人山人海。田萌萌领着叶扬,直接去了住院部,坐着电梯直奔十二楼。

    叶扬不由问道,“你带我来这里,不会是想让我陪你去做人流吧?我可先说好了,别人的种不要可以,要是以后有了我的种——”

    “叶扬!你可不可以不要说话!”田萌萌怒极,电梯里可不止他们两个人!叶扬说得这么大声,不少人都回头暧昧的看着他俩。田萌萌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被这么多人盯着,还是用这种玩味的眼神看着,她可受不了。

    说不定这些人眼中就把她当成什么人了?未婚先孕?红杏出墙!天哪!叶扬这个王八蛋!

    叶扬感受到田萌萌严重炽热的火焰,心里偷笑不已,却也不再说话。

    江东市中心医院的住院部十层以上都是干部病房,五十五个平方的单人病房,奢华的设施一点儿不比五星级宾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