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放屁治疗救老命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6本章字数:3233字

    叶扬才刚出电梯,只见田宏远一行人已经迎了上来。

    “叶老弟,可把你请来了!”

    田宏远简单介绍了一下,指着旁边一个西装革履、愁眉深锁的六十来岁的男子道,“这是我大哥,田宏岳!”又指着身边一个一袭戎装的中年男子道,“我二哥,田宏军!也就是萌萌的父亲”

    “你好!”田宏岳和叶扬握了握手。田萌萌则是喊了声“爸”,便乖乖站在一旁。叶扬心中好笑,没想到田萌萌这丫头居然这么怕她老爸!

    还有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徐娘半老,一脸愁容,分别是田宏远的大嫂于秋贤和妻子方俞静。

    客套了一番,田宏远开门见山地说道,“这次又要麻烦叶老弟了。”

    叶扬问道,“田大哥客气了,究竟什么事情?”

    田宏远解释道,“还是家父的问题,自上次叶老弟帮家父看完病后,这几日身子骨倒也恢复不少。可不知怎么回事,昨日午后,又突然说胸闷。到了医院检查,除了或多或少的一些身体机能退化也没有别的毛病。可到了今天早上,老人家突然就昏迷不醒了——”

    叶扬摆了摆手道,“别急,先看看再说!”

    田宏越也快步走上前来对叶扬道,“那就麻烦叶先生了,可真是把我们急坏了!平常老爷子身体健朗得很,小感冒什么的一年也难得有几次!这次可真是把我们急坏了!”

    “是啊,平常我们也不在江东市,老爷子有四弟和弟妹照顾也挺放心的,可是这突然之间——”于秋贤也皱着眉头道。

    叶扬宽慰道,“您着急也没有用,吉人自有天相!”

    几人踱步走进了病房,只见田父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护士小姐正替他测量体温,血压。

    田宏军扯着嗓子道,“大哥,宏远!你们确定这个小子会看病?该不是什么江湖术士吧?”

    田宏远脸色陡转,对着田宏军道,“上次就是叶老弟给老爷子看的!”

    方俞静做了个“嘘”的动作,“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让小叶看看再说吧!”

    叶扬只看了田父一眼,心里便明白了怎么回事,笑着道,“也用不着猜来猜去,这位大哥要是不信,等一个小时,老爷子醒来你就知道我会不会看病了!”

    田萌萌突然插嘴道,“谁是你大哥呢!可不要乱喊!”这家伙真是可恶,他喊自己老爸大哥,自己岂不坐定成了他侄女!田萌萌咬牙切齿,瞪着眸子怒视着叶扬。

    叶扬却只是对着田萌萌眨了眨眼睛,也不回答她的问题。

    听叶扬这么说,田宏远等人心中一喜,田宏远连忙问道,“叶老弟有办法了?”

    叶扬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八九不离十!”

    田宏军也点点头,瓮声道,“好!用实力说话!我等一个小时!”说着大步走了出去。

    田宏远见此也叹了口气,“那就拜托叶老弟了。”

    ……

    田父的病不是什么大问题,说来说去,无非是一个富贵病!老年人身弱体虚,心肝脾胃脏,消化系统等等都不如从前,虚不受补啊!

    这次的症状相比之前更加严重,再加上年纪比较大,一时受不住药力,自然昏迷了过去。

    叶扬心中有了分寸,只要自己用鬼门十三针将老头体内累积得无处排解的药力释放出去,再刺激其身体各大命门,加大吸收力度;两方面着手,不说一个小时,说不定十分钟,老头子就能清醒过来!

    叶扬掏出银针,运指如飞。不过片刻,十数细如牛毫的银针已经准确地扎入了田父身体各大穴道。叶扬默运内劲,引导着田父体内的药力,几分钟后,只听“噗哧——”一连串放屁的声音从田父身下传来。

    病房里心急等待着的众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这是什么疗法?难道放个屁就治好了!

    田家人没有猜错!还真是放了个屁就好了!收针,擦汗!叶扬闭目长叹一口气,转身对着那几双迫切的眼睛点了点头,带头走了出去!

    刚出病房,田萌萌已经忍不住问了起来,“这就治好了?我爷爷没事了吗?”

    “自然!有我出马,还能有什么大问题不成?”叶扬嘿嘿笑道,“我这么帮你,你可得给我点好处吧!?”

    “那是应该的!”田宏远感激地道,“多谢叶老弟了!”

    田宏军也走了过来道,“先别邀功,看看情况再说!”

    叶扬点了点头,也不理他,对着田宏远道,“田大哥,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时候也不早了,下午还得赶回去上班呢!”

    “那怎么成,一起吃个饭再走吧!”田宏远挽留道:“也算是我们一家人对你的感谢啊!”

    叶扬摸摸肚子,确实有点饿了,于是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只听病房里传来一声呻吟,众人的心神都被牵动了起来,叶扬开口道,“应该是老爷子醒来了,你们都去看看吧!”

    “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么快?不是说一小时吗?这还不到二十分钟啊!这样想着几人都轻手轻脚地进了病房!

    叶扬在病房外等了半个小时,肚子饿得快受不了了,心中不由腹诽,这一家子姓田的,说好请老子吃饭,又把老子晾在这里,早知道还不如回去呢!

    正这样想着,田宏远一行终于出来了。田宏军一板一眼地对叶扬道,“对不起,小伙子!先前误会你了!你确实有本事!我要向你说一声谢谢!”

    叶扬得意地朝田萌萌挑了挑眉头,接着话道,“大哥你客气了!我和萌萌是好朋友,应该的,应该的!”

    “你——”田萌萌一咬牙,就要动怒。田宏远连忙拉住她道,“好了,好了!让叶老弟干等了这么久!先去吃饭,有什么边吃饭边说!”

    说着,便领着几人朝外走去。

    由于时间实在不早,大家也都饿了。田宏远便只在医院附近找了家酒店要了间包厢。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对于田家人的敬酒感谢,叶扬是来者不惧。尤其是田萌萌的老爸田宏军,碰到叶扬更像是遇到了知己,大有不醉不归的架势。

    酒酣耳热,田宏远不由感慨道,“叶老弟年纪轻轻,这手医术当真出神入化!”这样说着眼神又飘到了自家侄女田萌萌身上,道,“也不知叶老弟有没有女朋友啊!”

    “女朋友有几个,老婆还没有!”

    “那真是可惜了,看来我们家萌萌是没有这个福气啊!”田宏远叹息着摇了摇头!

    田宏军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没有这个福气!抢过来就是了!萌萌,老爸我支持你!”

    “爸,你在胡说些什么呢?”田萌萌也只有在他老爸面前才会如此小女儿状,这样说着又恶狠狠地瞪了叶扬一眼。

    这田宏军果然是慧眼识英雄,只可惜生了个有眼无珠的女儿!该不会不是亲生的吧?叶扬心底偷乐不已。

    “对了,还有件事要提醒你们!”叶扬突然想起什么,开口说道,“老爷子呢,这次不是什么病,只是身子骨弱,前段时间操劳过多,积劳成疾。再加上过多的进补,虚不受补,从而导致体内五行紊乱,身体出现问题。”

    “上次我帮他把体内的药力加以疏导,只要好好调理应该就没什么大事。可惜你们担心老爷子大病初愈,身子骨羸弱,又给他大力进补,这才酿成了这一次的状况!这今后,可要多加注意了!”

    田宏远等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方俞静却惊讶地捂着嘴巴道,“啊?原来是这么回事!说来说去,都怪我!我想着那根老参——”

    于秋贤道,“好啦,好啦!弟妹你就不用自责了!你也是一片好心!”

    ……

    吃完饭,田宏远约好叶扬下次有空到家里做客,客气了几句,便安排了田萌萌开车送叶扬回去。

    车行半路,叶扬本还想调戏田萌萌几句,又突然想起上次她把自己踢下车的情景。他倒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要把自己丢在半道上,岂不是又没了免费的脚力?于是难得安静了一次。

    可他越是安静,田萌萌越是觉得奇怪,反而不停地扭头上下打量他。

    “怎么了?喝醉了?”田萌萌好奇问道。

    叶扬眯着眼睛,佯装喝醉了的样子道,“是啊,是啊!酒为色媒,我现在就想发生点什么!不如我们现在就来吧,就算酒后乱性如何?”

    田萌萌娇哼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将叶扬送到龙倩大厦门口,田萌萌招呼也不打,开着车绝尘而去。

    叶扬心下悻悻不已,才进了公司大门,刚好看到寒倩夹着文件夹,一脸严肃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媳——寒总,怎么回事儿?”叶扬三步并作两步,跟着寒倩问道。

    寒倩冷着脸道,“酒后上班!小何,记下来,扣他一天的工资!”

    “好的,寒总!”新来的秘书小何赶紧应道。

    “咳咳——”叶扬干咳一声,解释道,“我没喝酒,只是不小心撞伤了屁股,擦了点酒精!”

    寒倩理也不理他,继续朝着外面龙倩大厦外走去,秘书小何已经去车库拿车。

    叶扬连忙追到她跟前道,“媳妇儿你可得相信我,要不我脱裤子让你检查!”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寒倩道。

    “为什么这几天你对我这么冷淡?你在逃避什么?”叶扬问道。

    “有么?”寒倩停了下来,转头道。

    “有!”叶扬盯着她的双眼,一瞬不瞬地道。

    寒倩一颗芳心大乱,自己有变得冷淡么?好像是有些——还是说真如叶扬所说,自己是下意识的在逃避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