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柔情如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6本章字数:2745字

    离开茶楼,已是华灯初上。

    姓韩的一家人三番四次地找麻烦,叶扬心底也有些恼火。上次和易水云谈得好好的,如今又来这么一出,那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清楚她想干什么没关系,那就过去问清楚好了。叶扬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白云路九号别墅。

    这一片别墅区都是些复古式建筑,叶扬没有惊动保安,躲过了所有摄像头,径直向九号别墅走去。

    寂静的黑夜里,九号别墅灯火迷蒙,像是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叶扬没有选择敲门,躲过门口那个隐秘的摄像头,选择了一个镜头死角的方位,一个翻身,来到二楼。

    房间里没有人,叶扬打开窗户,像一片落叶,轻飘飘地落进了房间里,没有发出一声声响。这是一间卧室,叶扬仔细打量四周,确定没有任何监控设备的存在,这才放心地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卧室当中是一张偌大的床,被子整整齐齐地平铺在床上。床对面是一个梳妆台,堆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叶扬是一个也不认识。看来这一定是那个叫易水云的女人的卧室无疑了。

    叶扬还想再找点什么文件资料之类的东西看一看,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被推了开来。叶扬连忙屏住呼吸,迅速挪移到了房门后边。正准备动手,又突然想起什么。下一刻,叶扬便如同一只蜘蛛一样,陡然一跃,抓住房顶的吊灯,整个人紧紧地贴在了房顶天花板上。

    房门推开,穿着职业套装的易水云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她先是把高跟鞋脱了下来,裹在黑丝里的一对美足伸进了拖鞋里面。然后便从衣柜里拿出衣物,开始换衣。

    叶扬从上到下,感觉自己的视线都移不开了。

    “咕噜!咕噜!”想到接下来的画面,叶扬不自觉吞了一口口水。

    易水云好像有所察觉,“咦”了一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四下打量。

    叶扬连忙忍住吞咽的动作,心底狂喊,别停啊!快!继续啊!

    易水云只是顿了一会,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便将衣物放在一旁,开始脱起了丝袜。两条嫩白如玉的美腿从黑丝中释放,一黑一白的视觉冲突,让叶扬唾液不断分泌,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叶扬根本不知“非礼勿视”为何物,强忍着鼻头火辣辣的感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易水云毫无察觉,继续动作,直到真的一丝不挂。

    虽然之前也看过这样一副画面,但不知为何,这般偷偷摸摸所带来的快感远比之前大大方方的欣赏要来的兴奋多了。叶扬只觉得口干舌燥,不自觉吸了吸鼻子!

    “谁?”这次动静太大,也不排除叶扬是故意的,易水云终于有所发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大大的黑影从天而降,直扑过来。

    “啊!”易水云惊叫一声,惊慌失措中出于本能地捂住了胸口。

    “别害怕,是我!”叶扬稳稳地落在地上,双手环住了易水云纤细的腰肢。

    听到声音,易水云抬起头,这才看清楚来人,心下稍定,娇笑道,“原来是你这个冤家!怎么?想人家了吗?上次脱光了衣服送给你你不稀罕,现在却偷偷摸摸来看人家脱衣服!难道你就喜欢这种调调?”

    “那是!你不觉得现在这样才更有意思么?”叶扬吞了吞口水,嘿嘿笑道,“再说,我可不习惯做那事的时候还有观众,你觉得呢?”

    易水云掩嘴娇笑道,“做什么事?”

    “我们之间还能有什么事?”叶扬嘴角一扬,再一用力,又把易水云压到了自己的怀里。

    易水云道,“想要我吗?”

    叶扬坏笑一声,将易水云推到了大床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已经压了上来。

    易水云媚笑着道,“原来你也不是个正经人!”说着伸出手想触碰他,结果叶扬一把扣住她的玉腕,道,“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易水云笑着道,“还有什么好谈的,我都听你的。就看你喜欢什么样的姿势?”

    叶扬干咽了一口口水,一巴掌打在了易水云娇嫩的屁股上,只听她“哦——”的一声,媚眼如丝。

    叶扬道,“女人,听好了!上次说好了我帮你对付风帮,你说服韩敬天不再针对龙倩集团。可是今天,一个叫韩越的人却纠集了一帮黑人特种兵,想要绑架我和我们寒总,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吧?”

    易水云惊讶问道,“哦?有这么回事?”

    叶扬点了点头,“嗯!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呢?”

    易水云笑着道,“叶先生不必着急,我看这一定是韩越自作主张,可和我没关系!”

    叶扬盯着她的眸子,易水云也毫不退让地与叶扬对视着。

    叶扬终于笑道,“好吧,我相信你。我再问一个问题,说好的百分之十的韩氏集团股份什么时候到账?”

    易水云“咯咯”笑道,“什么时候风帮不存在了,韩氏集团的股份自然到账了。”

    叶扬撇撇嘴,说,“这样啊?好吧,我暂时相信你!”说着叶扬松开易水云,身形一闪,已经到了窗前。打开窗户,叶扬再次贪婪地朝不着寸缕的易水云看了一眼,道,“下次再来办事!再见!”

    话音未落,只见叶扬灵巧如蝶,一眨眼消失在了黑夜中。易水云这才反应过来,走到窗前远眺,哪里还有叶扬的身影。她兀自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这几分钟,好似一个梦!

    来如流水逝如风,这个叶扬远不如表面那般简单!自己还是太低估他了。易水云心中思量,却不知他是何来历,为何又出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江东市里。这次合作是不是与虎谋皮?只希望不要耽误了自己的事情才好啊!

    叶扬回到别墅,寒倩依然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回来了,你没什么事儿吧?”甫一见到叶扬,寒倩立马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

    叶扬嘿嘿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突然,叶扬的笑声戛然而止,双手抱腹,一脸痛苦地道,“啊!啊!啊!媳妇儿,快,救命!”

    寒倩立即紧张地扶住了叶扬的胳膊问道,“怎么了,叶扬?你是不是受伤了,我去拿药!”

    叶扬摇了摇头,道,“媳妇儿,我发现我还没吃晚饭,肚子好饿!”

    “饿死最好!”发觉被骗,寒倩一把甩了叶扬的胳膊,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蛋,亏人家这么关心他,他居然还开这种玩笑,害人家白白担心。

    “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叶扬可怜兮兮地道,“媳妇儿,要不你给我煮点东西吧?我要求不高,随便几个菜,鸡鸭鱼肉什么的都可以,我不挑食的!”

    “哼!”寒倩冷哼一声,“谁知道你又去哪里鬼混了!”

    “媳妇儿,你怎么能这样侮辱我?”叶扬有些愤懑不平地道,“我为了你,不顾死活地以一敌十,为你不惜生命地教训韩越、韩庚那两个小子。饭都来不及吃,你还这样冤枉我,会让我寒心的!”

    寒倩冷笑一声,“你和几个黑人打架会打出一身的香水味道,这也是世界奇迹了!”

    “是吗?”叶扬提起衣服闻了闻,辩解道,“我身上有香水味道么?说不定是先前保护你的时候从你身上沾到的。”

    “这种以茉莉和玫瑰香味为主,混合森林基调的第凡内,我可从来没有用过!”寒倩冷冷道。

    “呃——”叶扬有些无语,难道女人都是属狗的么?鼻子这么灵。随即打着“哈哈”道,“那就是韩越身上的,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变态,这么个大男人还喷香水。来,媳妇儿,我们夫妻俩一起鄙视他!”

    “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编故事吧!我要去睡觉了。”寒倩说完,不再理会叶扬,“蹬!蹬!蹬!”一个人上了楼。

    “喂!媳妇儿,我还没吃饭呢!”叶扬捂着肚子连忙喊道。

    “自己煮你的泡面吃吧!”寒倩丢下一句话,“啪——”地一声关了房门,再不理他。

    “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叶扬感叹一声,只好亲自下厨,煮泡面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