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两个跟踪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6本章字数:3339字

    江东市郊一片别墅群中一间极其隐蔽的房间里,雷翔依旧坐在那儿抽着烟。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烟头的丝丝火光莹莹闪烁。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雷翔扔下烟头,应了一声,“进来。”

    依旧是那一个西装中年男子,他弓着身子走了进来,道,“大少。”

    “都查清楚了?”

    “呃——应该差不多了吧!”西装中年男子有些尴尬地道。

    “什么叫应该差不多了?清楚了就是清楚了!不清楚就继续查!不明白吗?”雷翔顿时火气,怒喝道。

    西装中年男子连忙唯唯诺诺地应道,“是,是,是!清楚了。”

    “说!”

    “叶扬,男,19xx年出生,宁州人,孤儿,19xx年入学,小学的时候……”

    “谁让你说这些,捡重点讲!”雷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

    “是,叶扬是寒九龙的兄弟,今年四月份回国,回国后就一直在龙倩集团做保安队长。与李敏非、田宏远的关系不错——”

    雷翔皱了皱眉头,问道,“就这些?”

    “是的,只能查到这么多。”西装中年男子应道。

    雷翔问道,“他在国外的经历查不查得到?”

    西装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档案上只说他寄居在国外某亲戚家里,平时在工厂里打工,没有别的可疑的经历。”

    雷翔怒道,“你他妈是猪啊!你都说他是孤儿了,怎么又蹦出一个国外的亲戚出来?”

    西装男子万分委屈地道,“可是资料上就是这么写的!”

    雷翔摆摆手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把雷十三叫过来。”

    “是!”西装中年男子应了一声,默默退了出去。不过片刻,一个二十来岁的精壮青年走了进来。

    “大少!”

    雷翔递给雷十三一张照片,“又要麻烦你了,你小心一点,这个人不简单!老鱼那儿有他的资料。”

    雷十三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这个黑黢黢的屋子。

    雷翔“吧嗒”一声又点燃了一根香烟,“叶扬?我管你是什么人,死了,不都是一个样?”

    “轰隆——”雷声轰鸣,这个夜晚,江东市居然下起了暴雨。

    这场雨一直下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大雨转阴,灰蒙蒙的天空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显得格外压抑。

    叶扬百无聊赖地坐在监控室里玩电脑。小保安吴海洲自从上次得罪了心上人梁聪聪以后,这段日子一个劲地跟在人屁股后面献殷勤,颇有些主动出击的意味。奈何襄王有意,神女无情。

    叶扬则是在思考着现在的局势。

    韩敬天和风帮三哥的合作已然崩裂,而自己答应替风帮争地盘也换来了这段时间的宁静。看似柔弱的易水云却是韩氏集团的暗中掌控者,自己和她结了盟,她应该也不会过多的来干扰自己。那个美女杀手艾兰又是哪一方的势力?叶扬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干脆不再思考,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自己接招就是了。

    寒倩这几天也忙得焦头烂额,她不知道韩氏集团的麻烦叶扬已经暗中帮她搞定,叶扬也没有告诉她,她还在积极地为这件事情准备材料,务必争取在法庭上夺回优势,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新买的设备这几天也运了过来,眼看着公司就要重新走回正轨,要忙的事情多得一塌糊涂。

    这时候,“叮铃铃”叶扬的电话响了起来。打开手机一看,是李敏菲的来电。

    “喂!李总,这几天身体好些了吧?”叶扬打了个招呼。

    “是啊,多亏了你。”李敏非笑着道,“今天有没有时间?到我家来吃个饭,也算是表达一下我的谢意,我亲自下厨哦!”

    “荣幸之至。”叶扬“哈哈”笑道,“不会就我们两个人吧?烛光晚餐?”

    李敏非啐道,“你想大姐我还不愿意呢,你放心吧,我还叫了香兰。”

    “好!”叶扬爽快地答应了,上次苗香兰这么坑他,正好今天去找找她的麻烦。今天不把这丫头屁股打开了花,我就不姓叶,叶扬在心底邪恶地想着。

    和小保安吴海洲交待了一声,叶扬走出龙倩大厦,叫了一辆的士,报了李敏菲家里的地址。

    出租车缓缓汇入了江东市的车流之中,坐在副驾驶座上,叶扬好像发现了什么,嘴角隐隐露出了一丝笑意。

    居然被人跟踪了!还不止一拨人!叶扬心底冷笑,这一次不知道又是谁。韩越、韩庚?易水云?还是三哥?

    应该不是三哥!三哥的人叶扬认识,他只是派人来监视自己。前几次被三哥的人跟着,叶扬也没戳破,这样反而能安了三哥的心。风帮把重心放到自己身上,寒倩自然也要安全一些。这是叶扬乐意见到的。

    至于是易水云的人还是韩越和韩庚,叶扬说不清楚。既然他们想给自己找麻烦,那就过过招好了。

    这样想着,叶扬对出租车司机道,“师傅,麻烦去城郊紫月湖。”

    “好!”出租车掉了头,直接往江东市郊开去。

    路上,叶扬给寒倩打了给电话,叮嘱她先不要回去。寒倩虽然没说什么,但叶扬知道,她会听自己的,随即也放下心来。

    城郊的紫月湖风景秀丽,是不少学生和情侣约会聚会的地方,有自助的烧烤摊以及一些游乐场所。

    车子到了紫月湖,叶扬混入了游玩的人群之中。左转右转,便上了一条幽静的林间小路。此时,已然到了傍晚时分,灰蒙蒙的天空已没有了多少光亮。僻静的小路上本来就没有多少游客,再加上临近天黑,更是没有一个人影。

    叶扬步履奇快,延着小路走到了林子中央,点了点头道,“就这里吧!”说着笑了笑,身形一闪,脚尖轻点,好似突然失重一样腾空而起,辗转腾挪间就爬到了树上,借着树枝遮掩,整个人好像与这片林子融为了一体。

    树枝随之轻轻摆动,很快便没了动静。这条幽静的小路重新回复到一片死寂,就好像从来没有人出现过一样。

    叶扬翘着腿坐在树杈上等了十几分钟,等得都快要睡着了。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地顺着小路走了过来。

    叶扬瞬间打起了精神。这一看,不由笑了。

    原来是老熟人!

    来人正是那个被下了合欢蛊的艾兰。她穿一身黑色紧身皮衣,头发盘成了一个圈,整个脸庞被一副宽大的黑墨镜遮住。她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四下搜寻了一番,口中不由喃喃自语道,“奇怪,人哪儿去了?我明明看他进了这个林子的!”

    叶扬心中思索,她跟踪自己做什么?还是来暗杀我?她又是谁派来的?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两次任务失败,却依旧如此执着,真当自己不忍心杀她么?叶扬心中恼怒,却依旧不动声色。

    艾兰搜寻了一会,仍旧一无所获,正准备离开,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艾兰心中一惊,身形一闪,钻入了一垛杂草中间隐藏起来。

    又来一个人!叶扬举目望去。

    只见一个身高腿长的精壮男子延着小路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他的脚步很轻很稳,呼吸悠长。男子大概二十来岁,浓眉大眼。隐藏在衣服下的肌肉给人一种力量十足的感觉,叶扬很快就判断出来这是一个练家子。这个人又是谁派来的?

    他一边走着,一边随手折了一节枯树枝,扫着周围的杂草丛,仔细地搜寻着。

    叶扬顿时乐了,看来这个艾兰很快就要被他发现了!

    果不其然,不片刻,精壮男子已经搜寻到了艾兰藏身的杂草丛中。他的眼神陡然转厉,死死盯着艾兰藏身的地方,冷喝一声,“出来吧!”

    艾兰“咯咯”笑着道,“大哥好兴致!这么晚了,还跑来这种地方!”

    精壮男子冷笑一声,“彼此彼此!”

    艾兰娇笑着道,“我是来和男朋友幽会——你看这地方多安静,正适合做那种事情。莫非大哥你连这种事情也要管?”

    精壮男子冷冷地道,“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艾兰嗤笑一声,“那么你呢?不会也是来——和女朋友玩捉迷藏吧?那就不打扰了,拜拜!”艾兰说着挥了挥手,就要离开。

    “站住!”精壮男子出手成抓,向艾兰的肩膀探去。艾兰闪身一躲,娇笑道,“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夜黑风高,孤男寡女,莫非你想对人家——”

    精壮男子冷哼一声,也不搭理艾兰,只是一拳朝着艾兰当面轰去。两人你来我往战了起来。精壮男子练的是外家功夫,力道十足。艾兰却是身手敏捷,腾闪挪移,身形如电,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这样过了几十招,精壮男子怒喝一声,身形陡然加快,一拳一腿,直逼要害,而对于艾兰的攻击更是不躲不闪,摆明了要和艾兰硬拼。互拼力量,艾兰哪里是这精壮男子的对手?于是只好竭力闪躲,一时之间颇为狼狈。

    艾兰才躲过精壮男子当心一腿,不得已和他对轰一拳,一时间,只觉得右手发麻,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了。她连忙一个空翻,连退几步,举手示意道,“喂!你这人好不讲理,我又没惹你,干嘛要欺负我?”

    精壮男子理也不理她,依旧是拳脚相对。艾兰被逼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两人再战了几分钟,艾兰力气用尽,又被他铁拳击中,嘴角已露出血迹。精壮男子得理不饶人,冲上前又是一道直拳,艾兰就地一个翻滚,从怀中掏出手枪。

    精壮男子一惊,连忙闪躲。只听“嘭——”的一声枪响,血花四溅,正好击中了他的肩膀。“嘭——”又是一枪,精壮男子就地一个翻滚,子弹打在了地上。只见精壮男子身形一闪,捂着肩膀,迅速后退,消失在了渐浓的黑夜之中。

    “呼——”艾兰深深吸了一口气,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