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6本章字数:3414字

    黑夜笼罩了整个大地,江东市的夜空没有一点星光。紫月湖畔的密林中心,艾兰靠着一棵大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她的衣服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被撕拉扯破,露出白皙的肩膀和后背。只是白嫩的皮肤上还残留着战斗的痕迹,一丝丝划破的血痕与青瘀清晰可见。她的两条腿也曾被精壮男子扫中,关节都肿了起来。开始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叶扬坐在树杈上看了一出好戏,现在曲终人散,主角还没上场呢。叶扬心中好笑,拍了拍手,一个纵身从树杈上跳了下来。

    艾兰豁然一惊,慌忙掏出手枪,喝问道,“是谁?”

    叶扬嘿嘿笑道,“你再用力,你这条手就废了。”

    艾兰这才看清楚来人,不知怎么却松了一口气。听叶扬这么说,她又把手枪收入怀中,哀怨地道,“我说你去哪里了,是不是躲着看笑话呢?”

    叶扬只是笑,也不回答。艾兰埋怨道,“看人家这么一个弱女子受人欺负,也不知道来帮帮忙!你真是铁石心肠啊!”

    叶扬嘲笑道,“我帮谁?帮你?你来刺杀我,还叫我帮你?是不是我现在就应该双手将我的首级奉上啊?”

    “你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杀不死你,你怕我做什么?”艾兰道。

    叶扬轻笑道,“那你还来送死?不怕我杀了你?”

    艾兰摇了摇头道,“你要杀我,我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所以你要懂得报恩。”叶扬点了点头,掏出银针,伸手如电般朝着艾兰的手臂穴位扎去。

    “你干嘛?”艾兰惊呼一声,就要缩回手臂。

    叶扬连忙一把拉住,道,“你不想以后变成杨过就别动!”叶扬暗运内劲,将艾兰手臂的淤血震散,收回银针道,“三天之内,不要用力,否则你别想再恢复从前了。”

    艾兰点了点头。

    叶扬突然欺身上前,凑近艾兰,灼热的呼吸喷在艾兰的脸上,艾兰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

    “你要干嘛?”她忽然觉得好像回到了青春的少女时代,面对暗恋的男孩儿,脸红耳赤,呼吸急促,朦脓而甜蜜。

    叶扬伸手摘下了那副宽大的墨镜,贴着她的耳朵道,“不是挺好看的吗?这么大晚上还戴个墨镜做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艾兰刚想回答,只见叶扬陡然出手,一把抓住了艾兰的左腿小腿,猛然一拉。艾兰只觉忽然双腿一疼,“啊——”的一声,惊呼出声。

    叶扬这才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道,“好了!你的脚是没有问题了,剩下的都是皮外伤,自己回去涂点药水就好!”

    “啊?这就没事了?”艾兰还懵懵的,没有反应过来。

    叶扬嘿嘿笑着问,“怎么?还有什么不舒服?是不是屁股疼?要不我帮你揉一揉!”

    “也行啊,”艾兰娇笑着回道,“来帮人家揉揉嘛!”说着翻转身,翘着圆润的臀部对叶扬招了招手道。

    叶扬摸了摸鼻子,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还有李敏菲的两个未接电话,看来她已经做好饭等候自己多时了。

    叶扬摆了摆手,道,“还是算了吧!”说着不再理会艾兰,起身朝外走去,忽然又想起来什么,回头对艾兰道,“对了!那个可以缓解你身上蛊毒的药以后就不要再服用了,这样只会更加刺激它,我已经帮你暂时控制住了你身上的蛊虫!”

    “啊?你有办法?”艾兰心中一喜,还待问个明白,却见叶扬已头也不回地走远,渐渐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艾兰咬着银牙,恨声骂道,“这个家伙!”又突然想起来什么,噗哧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一抹红霞飞了上去。自己这是怎么了,有多久没这样小女孩姿态了!定定望着叶扬消失的方向,艾兰心中想道。

    ……

    叶扬没有再给李敏菲回电话,坐了辆出租车,径直赶到了李敏菲的住宅。

    “叮咚!”叶扬按响了门铃,穿着睡衣拖鞋的李敏菲赶来开了门,一见叶扬,不由揶揄道,“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叶医生大驾光临,看来还是我面子不够啊,请人家吃饭,左等右等就是请不来啊!”

    叶扬挤了进去,讪笑道,“我这不来了么?”

    李敏菲道,“是!天都黑了,饭都冷了,人也都散了,我也快要睡觉了,你就跑过来了!”

    叶扬“哈哈”笑道,“那刚好赶来陪你睡觉吧!”

    李敏菲白了他一眼道,“就怕你不敢!”

    “嘿嘿!”叶扬也不反驳,朝房子里左右打量了一番问道,“苗香兰呢?”

    “这么晚了,人家还不走。我说你这么大个医生,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放我们的鸽子!”李敏菲双手环抱着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叶扬连忙道歉道,“路上堵车,来得晚了点!”

    “堵车?”李敏菲声音提高了八度,“你能编点可靠的故事么?堵什么车要堵三四个小时?”

    叶扬打了个“哈哈”,佯装羞涩地道,“其实是我迷路了,我不好意思告诉你呢!”

    李敏菲嗤笑一声,“那可真是不巧,我电话你也没有接到是吧?”

    叶扬点了点头,“是啊,太不巧了,手机没电了!”

    “还真是难为你了!”李敏菲白了他一眼,问道,“吃饭了吗?”

    叶扬摸了摸干瘪的肚皮,道,“还真没有。”

    “饭菜还有不少,我和香兰吃剩的,要不要我给你热一点!”李敏菲问道。

    叶扬连忙点了点头。

    李敏菲去厨房忙活了一阵,不久就把饭菜端了上来。叶扬吸了吸鼻子,香气逼人,实在忍不住,拿起筷子,毫无形象地大快朵颐起来。

    “要不要来瓶酒?”李敏菲看着叶扬吃得香,不由问道。

    叶扬头也不抬地问道,“你陪我一起喝吗?”

    李敏菲点了点头,“可以啊!我还要敬你呢,也正好借这机会,好好谢谢你。”

    “李姐你客气了。”叶扬边吃边说道。

    李敏菲找来一瓶红酒,给两人各倒了一杯,举起杯子道,“来,我敬你一杯。就算是感谢你为我调理身子。”

    叶扬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摇了摇头道,“这酒我喝不习惯,有没有白的?”

    李敏菲白了他一眼道,“你想把我灌醉么?”

    叶扬笑着解释道,“这酒干瘪瘪的不带劲,我不爱喝。要不你喝红的,我喝白的?”

    李敏菲笑着道,“哪有这个道理,要么都喝白的!你呀,别小看你李姐!说不定你酒量还不如我呢!”说着起身从酒柜里换了一瓶茅台,给两人满上。

    李敏菲独自经营公司这么多年,业务上多少来往,也是在酒桌上锻炼出来的,酒量自然不小。而叶扬更不用提,当初在国外做雇佣兵的时候,那是在刀口上舔血,没有酒精的麻醉,恐怕也撑不到现在,酒量更不用说。两人你来我往,就着桌上的菜肴,喝开了。

    一瓶酒不够喝,再开一瓶。一瓶、两瓶……

    酒喝多了,话自然也多了起来。

    叶扬举起杯子,眼神带着些许醉意地说道,“李姐,我看你也不要总是压抑自己的欲望,有时候人要学会发泄!”

    这句话意有所指。李敏菲独居一人,丈夫早亡,那个方面自然是有需求的,可是她性格保守,一些出格的事情还真做不出来。好几次苗香兰都劝她重新找个男人嫁了,可大千世界,这无数人,无缘的终究碰不上,碰上的也难有几人入得了法眼。

    李敏菲的前一份婚姻是失败的。勉强的结合虽然给家族带来了利益,可是牺牲的却是自己的爱情。她也是一个女人,女人通常都是感性的,她何曾不想像个普通的女孩儿那样恋爱结婚生子,幸福一生。因而,寡居之后的生活,虽然有过重新找一个依靠的想法,却迟迟没有实现,也是有期望太高的原因。

    听叶扬这么一说,李敏菲自然有说不出来的惆怅,长叹一声道,“唉——大姐都这把年纪了,哪里还有什么欲望呢?”

    叶扬摇了摇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思、悲、恐、惊,食、财、物、权、情、性——过度压抑,则阴阳失调,气血不周,从而引发各种疾病。李姐你吃穿不愁,权财无数,只是这情和性——”

    “来,喝酒!”李敏菲举起杯子,和叶扬碰了一杯,眼神迷蒙地道,“不说这些,我们不说这些!”

    叶扬无奈笑道,“李姐,我不是笑话你。作为一个医生的角度来看。你这样压抑自己的情欲,会出问题的。如果我没猜错,你姐你最近是不是长痘痘了?”

    李敏菲笑着说,“还要你猜,我脸上这么明显的红斑你看不出来吗?是不是很丑?”

    叶扬连忙拍着马屁道,“瑕不掩瑜,瑕不掩瑜!”

    李敏菲“咯咯”笑着给叶扬满上,站起来举着酒杯道,“照你这么说,还真挺严重的。那就要请我们的叶大医生出手,来拯救一下小女子了!”

    李敏菲此时已是微醺,这下子猛地站了起来,一时有些头重脚轻,只感觉视线丢了焦点,眼前的物事打着转儿,杯子也端不住了。

    “噗——”地一下全倒在了叶扬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李敏菲这才反应过来,踩着拖鞋坐到叶扬身边。

    这一杯酒由于重力作用,呈抛物线撒到了叶扬的腹部及大腿上,李敏菲醉眼朦脓,哪里管那些男女之防。拿了纸巾就要帮叶扬擦。

    “我自己来吧,我自己来吧!”叶扬连忙抓住李敏菲的手,用手一推。

    李敏菲惊呼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叶扬赶紧用手一揽,将其搂入怀中。李敏菲被叶扬一抱,感受着他宽厚坚实的胸膛,不由得嘤咛一声,一抹潮红涌了上来。

    温香软玉入怀,叶扬只觉得脑海里一声轰鸣,看着犹如小兔一般偎依在自己怀抱中的李敏菲,不由有些口干舌燥。酒不醉人人自醉,叶扬一时冲动起来,舔了舔干枯的嘴唇,不由得莫名其妙地说了句,“李姐,还是让我来帮你发泄发泄欲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