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救于水火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09本章字数:1030字

    此时的公孙胜亦是一脸气急败坏,正当他觉得好像恢复了不少时,突然迎面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整个人给踢飞了三四米,在倒地的那一瞬,直接咳血当场。

    面前那绛紫的长衫衣袂翻飞,而当那双如墨般的眸子在落在那张泪湿的小脸时,骤然狂风暴雨般的狂佞了起来。

    就连原本安静的竹林,一瞬便发出了诡异的声响,宛如一群长啸的狼群,嘶喊着要撕破长空一般。

    公孙胜趴在地上,额头亦是疼得冷汗直冒,而当他抬头看清面前的人时,整个人宛如死灰一般。

    “战……战王爷……”一直嚣张跋扈的公孙胜,在这一秒直接吓破了胆。

    什么美人啊,什么快活啊,在这一秒,他恨不得能直接打个洞瞬间消失。

    而与此同时,南宫烈也是同样的想法。

    他的嘴角没有一丝笑容,冷得裂了缝,那缓缓逼近的步履,简直如同追命的交响曲,每一步都是威胁,每一步都是慑人的骇意!

    “战……战王爷,你听我说……事情其实是这样的,那个小丫头,昨日在赌馆偷了我的钱袋,我只是想给她点教训,并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战……战王爷,你要相信我!”公孙胜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连连后退。

    他深知南宫烈的狠戾,也深知便是他的父亲贵为当朝的丞相,却依旧不可能会是面前这妖孽般男人的对手,而且甚至可能一夜间便踏平他公孙府。

    南宫烈高傲的瞟着面前不住后退的人,漆黑的眼眸中,一阵萧杀的凉意,倏尔掰断了随手一处的细竹,然后扬手一甩,那纤细看似毫无杀伤力的竹子,一瞬宛如一枚钢钉一样贯穿了公孙胜的掌心,连同他此时的胸膛,一并打穿,然后死死的钉在了身后的一颗竹子上。

    那力道控制的极好,几乎避开了他所有的要害,可是又让他疼几欲晕厥。

    南宫烈随后又折了一支,嘴角的那股王者气息,不可一世的桀骜不驯,“还碰过她哪里?”

    公孙胜疼得已经猛翻白眼,嘴里惊恐得只求饶,“战……战王爷……饶命啊!饶命啊!”

    “本王问你,还碰了哪里!!”南宫烈声音里的凉,无疑让公孙胜忌惮,而就在他话音落的同时,突然震落的树叶,一瞬全都直直的朝扎入了公孙胜的身上。

    那入肉的声音,噗噗直响,鲜血一瞬抑制不住的汹涌。

    “王……王爷……”公孙胜脸上的恐惧,刹那间也到达了顶点。

    南宫烈却依旧怒气难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这一刻,他的心竟然是疼的,而他容不得这样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被药性折磨着的楚璃,控制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她痛苦的撕扯着身上的衣物,白皙的小脸,已经红得诡异,而眼角的泪水,正在不住的滚落……

    她好难受,好难受啊!谁来救救她……呜呜……谁来救救她……

    南宫烈几乎是在回眸的一瞬,便闪身到了她的身侧,随即将她抱起,然后纵身飞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