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冰冷湖水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09本章字数:3146字

    足尖点地,抱着楚璃的南宫烈停在一座冷宫前。杂草丛生,宫殿前还有一汪清澈湖水,也算是冷宫的奇特美景了。

    南宫烈垂眸,俊眉紧蹙的看着怀中不断扭动身体的楚璃,脑中生出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帮她解媚药,“再忍忍!”看似若不惊风,没想到竟然这么沉。南宫烈撇撇唇,满脸的嫌弃。

    听到南宫烈冷酷的声音,仅有一丝理智的楚璃睁开双眸,丫的,她就算被野狗骑,也不想让南宫烈碰她。

    楚璃利用巧劲脱离南宫烈的怀抱,粉红的小脸如御花园里的娇艳花朵,却夹杂着一丝倔强,冷冷喝道,“王爷要做什么!”楚璃冷冷瞪着南宫烈,禽兽,休想用你的爪子碰老娘。

    南宫烈紧蹙俊眉,微微摇头,不识好歹,不过,刚成亲的王妃却死在媚药下,这要是传出去,实在有辱他的名声,“别乱动,你现在很危险,必须要帮你解了媚药,否则的话,你会血管爆裂而死!”

    楚璃脚下一软,躲过了南宫烈伸过来的手,男人的气息萦绕在她鼻间,本能的想靠近,可仅存的理智却指使着楚璃的倔强,不肯服输,“不敢劳王爷大驾!我……啊”话还未说完,楚璃便觉得小腹一热,一股暖流倾泻而出,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该死……楚璃垂眸,暗骂一声,她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志,在他面前呻吟出声,还不知道南宫烈该如何想她。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楚璃恨不得将给她下药的公孙胜千刀万剐,想她堂堂赌神之女,竟然落到这幅田地,实在丢人,想回家,想妈妈。

    南宫烈未觉尴尬,冷声喝道,“再不过来,本王也不管你了!”看她不断颤抖的身子,绯红的快要滴出水来的小脸,南宫烈就知道,她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索性环起双臂,等着楚璃忍不住自己过来。

    南宫烈唇角微勾出的得意深深刺激着楚璃,这禽兽竟然想让她主动投降,哼,老娘偏不,气死你个蠢蛋,

    微风拂过,吹来幽香,这时候还闻什么花香,楚璃懊恼,本能的转头朝后看,刚好看见身后不远处的一汪湖水,波光粼粼。楚璃眸中闪过道道精光,啧啧,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脚下移动,头也不回的朝湖水走去。

    每走一步,对楚璃来说都极其痛苦,该死,该死,这太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一股股的快感蜂拥而来,充斥着她坚固的心房。

    乌黑如墨的长发随风飞舞,原本幽黑的双眸微眯,带着倔强的楚璃一步一步走到清澈且冰冷的湖边。

    “你要做什么?”南宫烈一直跟在她身后,见她不再走,出声问道。

    楚璃没有作答,老娘做什么与你何干,哪凉快哪呆着去得了。楚璃在心里狂吼,实在是没力气跟他说那些没用的了,深吸了口气,闭上双眸,噗通一声,跳入冰冷的湖水。尽管阳光灿烂,可湖水却是冷极,彻骨的冰冷渐渐将楚璃体中的媚药吞噬。咝,这水也太特么凉了。楚璃差点大骂出声。

    南宫烈心中微动,微惊,乌黑的俊眉拧成麻花状,冷冽眸底划过抹幽光,暗暗点头,这女人还有点傲气!不错,这么看去,哪还像个傻子。南宫烈还不知,他封闭多年的心终于敞开了。

    湖水中的楚璃紧闭双眸,冷与热的交融让她身体颤抖不停。原本绯红的小脸逐渐被惨白代替,身体里的快感也被冰冷的湖水打的节节败退,不多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璃恢复了正常,缓缓睁开双眸,同时也松开了紧握的双手,深吸了口气。不用任何人帮忙,她照样摆脱了危险。这身体,她也是醉了,愣是没被折腾散架,也算不错。

    “还不愿意上来吗?”南宫烈不知何时蹲下身,伸出满是老茧的手。

    清澈的水自楚璃的头顶滴落,楚璃转头,眸底噙满迷茫,这家伙为何还在这?难道他一直没走?

    南宫烈似乎看穿了楚璃的想法,冷冷一笑,“你是本王的王妃,身中媚药的模样着实难看,所以,本王才没有离开。”

    楚璃气愤,狠狠瞪了他一眼,调侃道,“哦?果真如此?为何王爷的下身肿起来了呢?”楚璃说完,眼神流连于南宫烈下身显赫位置,唇角的嘲谑异常醒目。禽兽就是禽兽,怎么能充当小白兔!楚璃不屑冷哼。

    南宫烈气极,豁然起身,甩了甩衣袖,“你真不知好歹,既然你已经恢复,本王也该离开。”冷哼一声,南宫烈转身离开,消失的无影无踪。南宫烈双手紧握成拳,已经被楚璃气疯,好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什么战王,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也不拉我上去。”楚璃一边埋怨,一边朝岸边走去。这位亲啊,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忘记刚刚人家朝你伸出来的手了吗?都说女人是善变的,这变的速度也忒快了。

    楚璃好不容易上了陆地,一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啧啧,肯定是南宫烈那家伙在背后骂我。”

    浑身都湿透了的楚璃迈着沉重的步伐在皇宫里穿行,走了好久,都没有走到宫门口。楚璃悲催的发现,她好像迷了路。

    “这帮人是闲的没事做了吗?皇宫建的这么大干什么,害的本王妃累死了也找不到宫门!”楚璃一边嘟囔,一边拖着还在滴水的身体。

    楚璃也不知道转悠了多久,才在一位好心的小太监的帮助下出了宫。

    她怎么也不会忘记,刚出宫门时,那几个守宫门的侍卫鄙视的眼神。若不是她身上的行头还值点钱,恐怕楚璃早就被当作傻子被扔到乱葬岗了。

    好不容易回到王府,楚璃身上的衣服已经干透。那些曾经遭过楚璃“黑手”的小厮们纷纷上来关心,“王妃,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进宫参加宫宴了吗?怎么成这幅模样了?”

    楚璃无力挥手,脸色惨白的如地狱里的白无常,吓人的很,“别提了,在宫里洗了个冷水澡,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小厮们嘿嘿一笑,摩拳擦掌,“王妃,好不容易把你盼回来了,我们杀两盘如何?”小厮们满脸的兴奋,势必要将输给楚璃的钱财全都赢回来。

    一提到赌,楚璃顿时两眼冒出精光,但很快便黯淡下去,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没看见本王妃身体不适吗?这时候还想着赌,等本王妃好了,看你们还怎么嚣张!”骂人都上气不接下气,看来楚璃是真的不舒服。

    那些小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难掩眼底的失望,转身便走,瞬间消失的没影。

    楚璃忍不住大骂,“你们这些人真是没良心,也不说来扶本王妃一下。等本王妃身体恢复的,保准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楚璃翻了翻白眼,勉强撑着身体朝后院走去,垂着头,身体消瘦的模样让人看了心疼。

    从假山后走出的南宫烈紧蹙俊眉,宛如黑曜石般闪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楚璃,良久后,缓缓吩咐身后跟着的管家,“让厨房熬点姜糖水给王妃,再命人给王妃送去几件新衣!”

    许是难为情,南宫烈俊朗的脸颊划过抹红晕,尴尬的咳嗽,“不要告诉她是本王吩咐的。”还未等管家回答,南宫烈已然离开。

    管家茫然,“王爷是王府的主人,若不是您吩咐,老奴也不敢这么做啊!”管家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既然是王爷吩咐,他照做便是。

    回到后院的楚璃刚刚躺下,院内便响起清脆的脚步声,楚璃紧蹙眉头,有些不耐烦,“是谁?本王妃不舒服,今天不赌了!”

    话音刚落,紧闭的房间门就被人打开,管家带着丫鬟进来,合盘上的新衣泛着金光,一件一件精致的如天上仙女所穿。

    “干什么!”楚璃眼底划过抹茫然,呆呆的看着管家。

    管家张开唇,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带着丫鬟离开。

    楚璃扯了扯唇,茫然的自言自语,“什么情况啊这是?”难不成,这些都是给她的?楚璃双眸冒着精光,本想下床一探究竟,殊不知又响起敲门声。

    楚璃只好摆正姿态,慵懒说道,“谁呀,进来吧!”眼睛却一直飘着桌子上的精美衣衫。若是把这些衣衫都拿到当铺当了的话,就有赌资了,到时候老娘我可以赌遍天下!

    吱嘎,门被打开。厨房的陈妈妈端着刚刚熬好的姜糖水进来,满脸的笑容,“王妃,这是姜糖水,您赶快喝了吧。”

    楚璃惊呆,眨了眨水灵的眸子,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没事喝什么姜糖水啊?”话音刚落,她猛然想起在皇宫的遭遇。

    “是,是谁让你送来的?”难不成是南宫烈?楚璃赶忙摇头,被自己可怕的想法惊住。

    陈妈妈微怔,随即笑道,“还能有谁啊,当然是王爷。你想想,这王府,除了您和王爷,哪还有人能指使管家前去厨房吩咐?”

    “可别说笑了,那个家伙……不对,王爷不可能会吩咐厨房的。”楚璃打死也不相信,南宫烈那么冷血无情的人,怎会?

    陈妈妈尴尬笑了笑,将姜糖水放下,转身便走。

    房间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又剩下楚璃一个人。楚璃望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姜糖水和泛着金光的新衣,久久不能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