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是英雄还是狗熊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09本章字数:3265字

    大黄牙冷哼一声,上前一步,恶狠狠的盯着楚璃,“你赢银子的时候也没觉得不妥啊!”大黄牙刻意压低了声音,恶臭气息直击楚璃。

    楚璃心生恶心,猛然推了大黄牙一下,“别离我这么近!”只听见砰的一声,大黄牙摔了个狗啃屎,好不可怜。

    所有人都愣了,不知所措,呆呆的望着地上打滚哀嚎的大黄牙。

    “桑儿快跑!”楚璃头也不回的大喊,眼急手快为陆桑挡出一条路,只剩自己与汉子们抵抗。

    左勾拳右勾拳,灵敏闪躲,面对身形魁梧的大汉,楚璃应对自如,如灵巧的燕子在飞舞,耍出漂亮迷人的招数。

    “没用的东西,给老子上,拿不下这个女人,你们都别想活了!”大黄牙在一边叫嚣,满脸的气愤,本来就难看,此时更加不入人眼。

    楚璃冷哼一声,一个闪身便闪到大黄牙身边,邪魅一笑,猛然抬腿。快准狠,踢到大黄牙的命根子上。

    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赌坊,听到惨叫的人都明白大黄牙的痛苦,本能的拱起身子,捂住自己的命根子。

    “你这个贱人……”大黄牙砰的一声再次倒地,不断打滚,如虾米一般拱起身子。疼的他冷汗淋漓,脸色绯红。

    楚璃勾唇,冷冷一笑,“活该,谁让你输不起,找老娘的麻烦。老娘就让你从此麻烦不断!”好狂傲的口气,好潇洒的英姿。在场的人都被楚璃的话镇服,崇拜加敬仰的眼神看着她。

    大黄牙先是一惊,仅有的理智也被愤怒淹没,双眸赤红的怒吼,“快,快把那贱人抓起来!”这一声震怒,直接把赌坊震的抖了三抖,吓人的很。

    不知道从哪又窜出三个彪形大汉,重新将楚璃团团围住。楚璃微微一惊,暗叫不好。三四个她还可以对付,再来三个,那就麻烦了。

    啧啧,难不成来年的今天是她的忌日?陆桑那个丫头不会是害怕的跑了吧,若是如此,楚璃也怪不得她,只能怪自己遇人不淑。

    大汉们冷笑着,一步一步靠近楚璃。刚刚被楚璃教训过的大汉还有点胆怯,但好在他们人多,对付楚璃个小女子,还胸有成足。

    “大家小心,这贱人可不好对付!”其中一个个头较矮的大汉出声提醒,那恶毒的眼神恨不得将楚璃碎尸万段,右眼眶肿成熊猫眼,这可是楚璃的功劳。

    楚璃冷哼,表面不怕,可心里也在盘算。这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的,这么多人欺负她个弱小女子,还是光天化日之下,简直没有王法。

    楚璃眼珠微转,关键时刻想到了南宫烈,她挺起腰板,满脸傲气,冷声喝道,“知道老娘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们!”

    大汉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许是被楚璃唬住,竟然停住脚步。

    楚璃得意的笑着,心里将这几个大汉骂了个千百遍,白痴嘛,一句话就被吓到了。

    “别听她忽悠人,赶快拿下这个贱人,免得她使诡计跑了!”大黄牙怒吼道,恶狠狠的模样仿佛与楚璃有不共戴天之仇。

    “告诉你们,老娘是战王新娶的王妃,你们若是敢伤本王妃一根头发,战王不会放过你们的!”楚璃双手掐腰,瞪圆了双眸,底气十足的吼道。

    吼声传遍整个赌坊,所有人都听个一清二楚。可……这些人的表情不是惊讶,而是不屑,甚至是鄙夷。

    大黄牙大厚嘴唇微勾,勾起抹嘲谑的笑,“小贱人,别拿战王吓唬人了。你连赢十多把,把我赌坊的银子都赢走了,现在你说你是战王爷的傻王妃?你忽悠傻子呢?”

    大黄牙气的不行,这臭丫头竟然三番五次的把他当傻子耍的团团转。岂有此理,大黄牙没那么多耐心跟她在这废话,用眼神示意大汉将楚璃擒住。

    楚璃一时不查,手脚都被大汉抓住,用力也挣脱不开,心里微凉,完了完了,一时大意被抓住了,这可怎么办?

    尽管心里慌张,可楚璃表面依旧装的若无其事,浑身散发出冰冷气息,气场强大,让大黄牙都有种错觉,这贱人是不是真的战王妃。

    “给老子拉到楼上!”事已至此,大黄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楚璃用力挣扎,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从力气忒大的大汉们手里挣脱,“陆桑那家伙到底去哪搬救兵去了!”小声嘟囔发泄不满。

    “轻点轻点,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你娘没教你啊,对待女人要温柔!”楚璃横眉怒骂,张牙舞爪的泼辣样着实让抓着她的大汉吃尽了苦头。

    忽然,人群骚动。原本围在赌坊门口的人自动让出一条路,脸上带着恭敬,眼神崇拜。一男一女走进赌坊。

    赌坊内的人一眼认出那女子便是趁乱逃跑的陆桑,而男子则是大名鼎鼎的战王南宫烈。

    南宫烈一身如墨金线镶嵌黑袍,酒红色软带将头发束于头顶,五官浑然天成,冷酷俊美。浑身散发出驰骋战场的血气,让人骇然,心生敬畏。

    “住手!”南宫烈冷声怒喝,声音如刀剑刺穿抓着楚璃的大汉的手,大汉们下意识的放开楚璃。

    听着熟悉的声音,楚璃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眼底划过抹茫然,为何南宫烈这家伙会来?

    “战,战王!”大黄牙一眼认出南宫烈,整个司南国都为之敬仰的如神一般存在的人。大黄牙脑中一片空白,双腿不断打颤,命根子传来的剧痛根本不敌战王南宫烈忽然出现在这的震撼。

    南宫烈紧蹙剑眉,上前一步,冷冷喝道,“你们想把本王的王妃带哪里去!”

    大黄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完全是被南宫烈十足的气场吓到,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回头朝楚璃看去,没想到这个小贱人真的没说谎,她真的是战王新娶的王妃,只是,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傻啊?

    “战,战王殿下。您确定那个疯女人是您的王妃?您的王妃不是个傻子吗?”一想到背后撑腰的人,大黄牙的腰杆硬了不少,但还是不敢和南宫烈对视,只能垂头,小心翼翼的回答。

    南宫烈唇角微勾,冷冷一笑,“本王娶的王妃本来就是个傻子,现在不仅有点傻,还有点疯!所以,你口中的疯女人,正是本王的王妃!”黑眸上扬,刚好迎上楚璃快要喷火的眸子,戏谑一笑,气的楚璃当场血压升高,差点晕倒。

    很好,敢说老娘是疯女人,很好,看来老娘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是不行了。

    大黄牙还是不相信,可战王亲自来要人,他也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尽管自己的后台很硬,但主子已经明令禁止尽量少惹战王,这回可好了,竟然抓了他的傻王妃,啧啧,大黄牙不禁有些后悔,看来他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看什么看?再看本王就走了!南宫烈眼眸微眯,得意的看着楚璃。

    楚璃无奈至极,深吸口气。这家伙还敢威胁她,很好,很好!楚璃被南宫烈气的神志不清,开始胡思乱想了。

    “来人,将这间赌坊查封,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重新营业!”南宫烈冷冷喝道,他公事繁忙,没有那么多闲余时间浪费在这。

    大黄牙慌了,连忙上前,阻止南宫烈的人动手,“战王殿下且慢,你可知道这赌坊的背后老板是谁!”

    南宫烈不屑冷笑,一把挥开大黄牙抓着他下属的手,眸中噙满冰冷的寒光,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去告诉你家主子,他手下的人擅自将本王的王妃抓起来,触犯天潢贵胄,乃是死罪。本王只不过封了间赌坊而已,不治你和你主子的罪已经宽宏大量了!”这些话只能南宫烈和大黄牙听到。

    大黄牙顿时惊呆,双眸噙满惊恐,双腿不断颤抖,一股暖流自裤腿缓缓流出。顿时一股骚气盈满整间赌坊。

    不可一世的大黄牙竟然被战王吓的尿了裤子,不过,从此刻起,这间赌坊易主,大黄牙也不负曾经的风光。

    楚璃大摇大摆从大汉身边经过,冷冽的眼神仿佛刀剑想要将弄痛她的大汉千刀万剐。

    走到南宫烈身边,楚璃猛然一抖,一股冷气由脚底直窜头顶,她身上的每个汗毛孔都充斥着恐惧,啧啧,这家伙怕是气的不轻。

    连陆桑都冲楚璃使眼色,示意她不要惹怒南宫烈。楚璃当然知道,她又不是傻子。

    南宫烈狠狠瞪了楚璃一眼,双手负于身后,冷声喝道,“回府!”一声令下,聚拢的人群再一次分散开,南宫烈走在前面,楚璃如受气的小媳妇跟在他身后。

    陆桑并没有跟着楚璃走,而是站在人群中冲着楚璃挥手,默默为她祈祷,希望她能平安度过今晚。

    她可是知道惹怒南宫烈是什么后果,想想都觉得害怕。

    回到战王府,南宫烈直接扯着楚璃到了书房。

    砰的一声关上书房门,用力一甩,将楚璃甩到一边,“以后不要给本王找麻烦!”南宫烈冷冷喝道。

    想象中的暴怒并未出现,而是一句冷漠的警告。楚璃抬眸,眨了眨噙满茫然的眸子,轻声问道,“就这一句?”绝美的小脸上恳切的希望南宫烈再多说她几句。

    “你回去吧!”南宫烈没回答楚璃的话,而是下了逐客令。一张扑克脸让人猜不透他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楚璃试探性的踏出一步,“我走了?我真走了?”

    南宫烈走到书桌前坐下,冷漠回答,“慢走不送!”

    不知为何,楚璃心里有点空落落,但还是听话乖乖的离开书房。

    回去后院的路上,楚璃一直思考,为什么南宫烈没有骂她,为什么没有狠狠的骂她?

    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南宫烈今天吃错药了,所以才对她这么客气!一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