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装修开业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09本章字数:3273字

    “你们干什么啊?陆桑,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啊?”兴奋过后,楚璃恢复往日的模样,却发现气氛有些诡异。

    陆桑张大嘴巴呆呆的望着她,眼底闪过抹嫉妒。

    反观南宫烈,脸上表情稍显尴尬,浮现朵朵红晕,就连耳朵都是泛着绯红,实在可疑。

    “还不离开?再不走,本王就反悔了!”南宫烈冷冷喝道,鼻息间尽是楚璃残留的香味,还有柔软粉嫩的唇印在他脸颊上的美妙感觉。

    一听这话,楚璃顿时大叫,“不行,答应了的事怎能反悔!”眼珠子瞪的溜圆,一副反悔就要吃人的模样。

    南宫烈冷哼一声,双臂环胸,轻挑俊眉,不自然的吼道,“快点离开!”心跳个不停,楚璃再不离开的话,他就要崩溃了。

    生怕南宫烈会改变主意,楚璃拽着陆桑头也不回的离开。在离开之前,陆桑看了眼南宫烈,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南宫烈脸上浮现的红晕是她从未见过的,直觉告诉她,南宫烈已经对楚璃产生了别样感情。

    “小桑儿,你怎么不高兴啊?”出了书房,楚璃才发现陆桑魂不守舍,关心问道。

    陆桑仰头,唇角微勾,露出勉强笑容,“我没事啊!”陆桑将心事压下,不管她和南宫烈结果怎么样,她都不想失去楚璃这个朋友。

    还处在兴奋中的楚璃也没多想,脑中已经勾勒出赌坊未来的情景,大把大把的银子已经飘进她的口袋。

    “走吧,去赌坊看一看!”楚璃拉着陆桑便跑,一点都不顾形象。

    楚璃和陆桑是得了南宫烈的命令而来,轻易的进了赌坊。这个时候,楚璃才仔细看看赌坊的模样。

    赌坊是一二楼连体的,一楼只有三四张桌子,每个桌子上摆着老掉牙的赌具。二楼是一间间的房间,许是给贵客用的。

    楚璃像模像样的点头,修长的手指轻抚下巴,脑中已经勾勒出怎样装修赌坊,让赌坊的生意比之前要好。

    陆桑眨了眨幽黑的眸,茫然的看着楚璃,见她沉默,陆桑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乖乖站在楚璃身边。

    过了许久,楚璃才回过神,眼底尽是精光,“好了,明天开始动工。我要让这赌坊成为司南国最红的赌坊!”这般豪言壮语惊呆陆桑,第一次看见有人将经营赌坊为志愿。

    陆桑识时务的鼓掌,为楚璃加油,“楚璃,你肯定会成功的!”偶像说什么都是金玉良言!

    楚璃莞尔一笑,绝美的容颜宛若花朵般盛开,惊的陆桑都愣住了。

    两人又站在一起说了一会话,时间已经不早,陆桑和楚璃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楚璃美滋滋的踏进战王府,不管遇到什么人都笑脸相迎。惊的那些下人不知所措,还以为楚璃的傻劲又回来了。

    “王爷在哪?”刚好遇到管家,楚璃伸手拦住他,灿烂的笑着问道。

    管家微怔,一头雾水,“回王妃的话,王爷不在,进宫了!”管家如实回答,看着楚璃的眼神多了层好奇。

    楚璃眼底难掩失落,轻声“哦”了句,转身想要离开!

    刚走没几步,楚璃猛然转身,唇角上扬,扬起抹诡异的笑,“管家,明天你帮本王妃找几个好手,本王妃要将赌坊重新装饰一番!好重新营业!”

    管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拱起双手,“是,老奴遵命!”尽管王爷对王妃还是爱答不理,但王爷能把好不容易到手的赌坊给王妃,这也说明了王妃在王爷心中有一定地位。

    楚璃心里笑开了花,只要想到赌坊属于她,楚璃就异常兴奋。

    尽管南宫烈不在王府,可楚璃的状况他了如指掌,对楚璃的做法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

    管家也很给力,按照楚璃的要求找来很多能干活的好手。楚璃不分日夜的指挥,撸胳膊挽袖子的模样还真挺像回事。

    陆桑像个跟屁虫一样,整日跟在楚璃身后。不管大事小事,陆桑都跟着楚璃忙前忙后,一点大小姐的架子都没有,完全把装修赌坊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做。

    对于这一点,楚璃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管以后如何,陆桑这个朋友,她都交定了。

    三日后,赌坊装修完毕,重新开始营业。为了招揽更多客人,楚璃研究了很多新奇的赌具,还将二十一世纪的玩法加以改变,变得更加好玩。

    开业当日,楚璃的赌坊便爆满,人挤人。赌案上都是银子,堆撑了小山。站在二楼的楚璃双臂环胸,唇角上扬,扬起抹得意的笑。

    “小桑儿,你看看,赌坊生意多火。这可都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啊!”一身华丽云锦鹅黄色衣袍,彰显出楚璃的高贵。配上她绝美的脸蛋,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

    一边站着的陆桑也是满脸笑容,声音充满活力,“楚璃,你可真能干。我想,这赌坊在你手里,会越来越好!”

    楚璃重重点头,将陆桑的脖子勾住,姐妹情深的模样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有很多人都认出来楚璃,知道她是战王妃,能经营这么大的赌坊,不应该是传说中的傻子。

    就这样,楚璃在百姓中的形象变得高端大气起来。

    “他怎么来了?”楚璃忽然放开陆桑,上前一步,唇角不知不觉上扬。

    幽黑的眸子牢牢锁住刚刚走进赌坊男人,一身如墨的黑袍,泛着金光的雄鹰镶嵌在胸前,脚下柔软的鹿皮靴,贵气十足,无形中散发出冷冽逼人的气息。

    鹰眸环顾一周,对于赌坊的生意这么火爆,着实惊讶了一番。南宫烈完全没想到,楚璃经营的赌坊要比以前的生意好很多。

    南宫烈注意到一股目光注视着他,忍不住仰头,刚好对上楚璃幽黑的眸子,不知被什么击中,心猛然跳动,南宫烈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

    上了二楼,南宫烈依旧一副扑克脸,冷漠非凡,“本王只是路过,顺便上来看看。”还未等楚璃说话,南宫烈倒是先开口解释了,那模样可爱的很。

    楚璃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南宫烈冷漠的态度,“怎么样,生意不错吧!”楚璃向南宫烈炫耀,微扬的下巴玲珑小巧,得意的很。

    南宫烈不屑撇嘴,一点也不想承认楚璃的功劳,“一般般,别得意了,这只是刚开始,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楚璃冷哼一声,“真讨厌,就会泼冷水!”

    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被南宫烈一句话弄的降到冰点,楚璃撅着嘴,不肯去看南宫烈。而南宫烈高高在上惯了,又不肯和楚璃道歉,所以,两个人就僵住了。

    陆桑无奈摇头,这两个欢喜冤家,要她怎么办呢?

    “王爷公事繁忙,小小赌坊容不下您这尊佛,您还是尽快离开吧。”楚璃看到楼下的人发现了南宫烈,正对他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楚璃生怕南宫烈打搅了她的生意,赶忙下了逐客令。

    南宫烈冷哼一声,气极,这女人真过分,明显的过河拆桥,“不用你说,本王自然会走。本王可告诉你了,如果生意不好,本王会随时把赌坊收回!”

    楚璃仰头大笑,狠狠瞪了南宫烈一眼,冷冷说道,“王爷眼睛是瞎了吗?看不到楼下有多少人在玩?而且玩的满头大汗,不亦乐乎。王爷说的生意不好,根本不存在!”楚璃傲娇的仰头,有能力的人就这么嚣张。

    楚璃的叫声引来不少人的目光,楼下赌的正欢快的人都仰头,呆呆的望着楚璃。那句“王爷瞎了吗”响彻整个赌坊。

    南宫烈的面子被楚璃狠狠踩在脚下,被碾得到粉碎。

    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南宫烈深深觉得,他进赌坊就是个错误。看到楚璃时,他还有那么点开心,尤其是看到她唇角洋溢的笑,南宫烈是打心眼里高兴。

    他怎么忘了楚璃是个忘恩负义,不知好歹的女人。啧啧,今日令他颜面扫地,还真是她的作风呢。

    南宫烈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眸底尽是冰冷的寒光,看着楚璃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吃掉,甚是恐怖。

    连一只没说话的陆桑都觉得生起气来的南宫烈可怕的很,陆桑小心翼翼拉了拉楚璃的衣袖,用眼神示意她不要那么强硬,温柔一点,向南宫烈认错。

    那么聪明的楚璃当然知道陆桑是什么意思,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别过头,把南宫烈完全当成了空气。

    南宫烈冷哼一声,负气头也不回的离开。南宫烈虽然离开,赌坊上空萦绕着股冰冷气息,久久都不能散去。

    原本的好心情都被南宫烈搅乱,此时的楚璃烦躁不安。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和南宫烈那个混蛋一般见识,可深吸了好几口气,都无法摆脱心理的那份烦躁。

    “南宫烈真是混蛋!”楚璃快被南宫烈气的发疯,好在能听到楼下赌客们忘情的吆喝声,能让楚璃的心稍微舒服一点。

    陆桑依旧无奈,深吸了口气,目光看向远方。

    楚璃实在不愿回到王府看南宫烈那副讨厌的嘴脸,可是不回王府,她又没地方可去,只好硬着头皮回到王府。

    回到王府已经天黑,楚璃累了一天,因为兴奋,什么都没吃。现在是又累又饿,就算面前摆着一碗搜饭,她都能吃下去。

    回到后院,点了蜡烛,楚璃这才发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晚饭。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摆放不久的。

    楚璃有点感动,眼眶有些湿润,这是她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第一次觉得感动。虽然饭菜单一,但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很好了。

    狼吞虎咽的吃完,楚璃已经神志不清。为了赌坊能顺利开业,她一连忙了好几天。现在赌坊已经开业,而且生意还不错,楚璃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闭上双眸,楚璃沉沉的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