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兄弟奇葩的相遇方式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09本章字数:3116字

    “混蛋,你竟然……”南宫烈一把从后面拽住南宫翊的脖领,怒吼一声,把那男人翻了个,一拳正要捣鼓在那男人的鼻梁上,只是当他的拳头即将要跟南宫翊的鼻梁做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他的动作僵住了。

    南宫翊一见是南宫烈,整个人也僵在了那里。

    整条脖子都缩了大半。

    心里更是凉了半截!

    额滴个神啊!

    自己好不容易溜出宫来,竟然被自家老哥抓了个现行!

    苦逼!

    悲惨!

    倒霉!

    实在是太苦逼!太悲惨!太倒霉了!

    而且偷溜出宫被抓个现形,这还不是最悲惨的事情!

    最最悲惨、最最残酷的就是,自己不仅溜出宫被抓个现行,而且还是在老哥最讨厌的赌馆中被抓了个现行!

    南宫翊整张脸苦了下来。

    只是让南宫翊没有想到的是,南宫烈只是冷哼了一声,就松开了对他的控制。

    “你来这里干什么?”楚璃见南宫烈出现在面前,不满的蹙起了眉。

    每次这丫的来这里的时候,就会引发众人的围观。

    难道他不知道他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么?

    瞅瞅,整个赌馆因为他的到来,瞬间变得寂静无声,而且全部都用八卦到了极致的眼神,齐刷刷的望了过来。

    “怎么?我不能来这里?”南宫烈眼一眯,冷着脸,从鼻孔中冷哼一声:“别忘了,这赌馆是属于谁的!”

    “呃……能来!能来!你当然能来!来!来!来!亲爱的,来喝杯茶!”一听南宫烈的威胁,楚璃整个人就矮了半截。

    没办法!这赌馆还掌握在这丫的手中呢!

    只要他一句话,分分钟就能把这赌馆给回收了!

    赌馆若是被回收了,她还玩个球啊!那样的日子都无趣啊!

    哼!都说女人善变,眼前这个冷面男,那才是善变到了极致!

    之前还说得好好的,若是她经营得好,就给她经营下去。

    现在倒好,分分钟把这收回赌馆,挂在嘴边!

    而最最苦逼的就是……她还不得不受他的胁迫。

    为了能够继续经营赌馆,她……忍了!

    不就是讨好么?

    不就是卖笑么?

    她,也会!

    “来!来!来!亲爱的,来,喝口水!小心烫哟!”于是在众目睽睽下,战王妃恭恭敬敬、和和美美的给战王爷倒茶、敬茶,并且那过程中,还无微不至的问候,瞅瞅那温柔的神情,那温柔的笑容,简直都能让钢铁都给软化了。

    这实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秀的一手好的恩爱!

    让一群单身狗,以及一群不幸福的有妇之夫和有着严重的妻管严的有妇之夫,对着战王爷那是好一阵的羡慕嫉妒恨!

    瞅瞅!什么叫做真男人?

    战王爷这样的男人就是真男人!把自己的妻子管的那叫做一个服服帖帖!

    端茶倒水,还在敬茶时,把茶水吹得半凉,才递给战王爷。

    只是众人艳羡的看着战王爷的时候,却不知道身为当事人的战王爷可没有他们看到的那么淡定。

    面对千军万马而不改色的战王爷,对于那由自己女人吹凉,递到面前的茶水的时候,雪白如玉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木有错!

    这一幕看得最为了解南宫烈的南宫翊跟陆桑一阵傻眼。

    额滴个神啊!

    他们没有眼花吧?

    那个啥?

    哥哥南宫烈,他竟然脸红了!

    没错!脸红!

    他竟然会脸红!

    卧槽!这不是做梦吧?

    这个冷面杀神,这个榆木疙瘩,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竟然会脸红!

    这简直就是破天荒,头一回啊!

    此刻他们再次看向楚璃的时候,本来就崇拜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崇拜了,她竟然能够让这个冷面杀神脸红!

    南宫烈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一把接过楚璃递过来的茶,猛的灌入喉中,然后……被呛到了。

    没错,因为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南宫烈喝得太急,他被呛到了!

    “啧……怎么那么急躁!”楚璃娇嗔了眼南宫烈,手轻柔地在南宫烈的背部缓缓的拍了起来。一边拍,一边在心里暗暗诅咒:妈蛋,呛死你得了!怎么就不把你这贱人给呛死呢!

    南宫烈察觉到背后轻柔的拍着自己背部的玉手,整个人就僵住了,一口气没转换过来,咳嗽得更卖力了。

    整张脸不知道是羞红,还是因为咳嗽得太卖力而憋红的。反正脖子到脸再到耳根,全然红得犹如熟透了的虾一般。

    南宫翊跟陆桑见到这一幕,身为最了解南宫烈的两个人之一,哪里看不出南宫烈这完全就是羞红,而非憋气憋红的。

    好!很好!非常好!

    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没想到南宫烈也会有这么一天!

    两人憋笑得转过头去,不去看南宫烈!

    不然他们可保不准会在第一时间喷笑出声。

    只不过在两人转头的时候,却是转向的却是同一个方向,俱都看到了对方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意。

    陆桑怔住,难道说,他认识南宫烈?

    南宫翊心中叫糟,她不会是察觉到什么了吧?

    等南宫烈缓过神来后,楚璃收回了手掌:“亲爱的,你今天不用忙么?”

    口中虽然温柔,心中却恨不得拿把扫帚赶着他走:瘟神,赶紧走!你都影响到我生意了!

    “忙完一段,我只是过来看看生意如何了!”南宫烈说完,别有深意的扫了眼南宫翊,小子,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南宫翊缩了缩脖子,身子微不可查的打了个冷颤,心里嘟囔着:完了!完了!竟然被杀神盯上了!妈呀!嫂子你赶紧收了这妖孽吧!

    心中作如是想,脸上却不敢表露丝毫,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老僧入定模式。

    幸而,南宫烈没有声张,当然最要是不能声张,若是让人知晓,司南国当朝圣上竟微服私访到赌坊中赌博,成何体统?

    所以,这是不能说!不可以说!更加不能声张!

    在南宫烈扫了眼南宫翊,收回目光后,南宫翊悄无声息的向后退,向楼下退去。

    眼下只有趁着皇兄被皇嫂拖着走不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赶紧开溜才是正经!

    “喂,你去哪?”

    可天不遂人愿,陆桑的一句问话,直让南宫翊整个身体僵在了原地,心中更是暗自骂娘:姑奶奶哟,你啥时候那么关注我了?你啥时候找我玩闹都行,咋滴这时候给我来那么一声哟,这不是要我老命么?

    “没……没……没去哪,人有三急,那个啥……咳咳咳……”在南宫烈似笑非笑的目光下,南宫翊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解释道。

    “滚吧!”陆桑一听是这事,满脸顿时羞红,羞恼的吼道。

    南宫翊尴尬的咳嗽一声,赶忙逃遁!

    南宫烈深深的扫了眼逃遁的南宫翊一眼,慢悠悠的接过楚璃再次递过来的茶水,喝了几杯后,这才起身离去。

    茅厕处。

    南宫翊小心翼翼的瞄了眼身后,发觉南宫烈没有跟上来后,悄然的松了口气,一个纵身,跃过了高高的围墙,拔腿就要向着皇宫逃去。

    “你这是要去哪?”南宫烈低沉冷冽的声音,突兀的在他的身后响起,让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南宫翊缓缓的转过身,满脸堆着讨好的笑,结结巴巴的喊了声:“皇……皇兄!”

    “原来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皇兄啊!”南宫烈板着一张脸,显得极为的高深莫测。

    “有!有!有!皇兄一直都是我心目中最帅气、最俊俏、最强悍、最无与伦比、最英明神武、最足智多谋的好兄长!”南宫翊都快要哭出来,每次皇兄板着一张扑克脸的时候,就证明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呜呜呜……我怎么那么倒霉,怎么就被皇兄抓了个正行呢?

    早知道就不该因听到京城多了一家多种玩法、趣味无穷的赌坊,而一时手痒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玩,而且这赌坊还是皇兄的!

    可怜悲催的!

    倒霉!他太倒霉了!

    “你以为你讨好就有用了?嗯?”南宫烈的声音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身为一国之主,你竟然带头前来赌坊赌博!最近你的胆子肥了很多啊!”

    “皇兄!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南宫翊苦着一张脸,低着头,诚恳道歉。

    “跟我回宫!”南宫烈说着不等南宫翊反应过来,拽着他的衣领,施展轻功向着皇宫飘了过去。

    ……

    楚璃在南宫烈离开后,百无聊赖的倚在栏杆处,俯瞰着整个赌场。忽而她的眼角余光瞄到了身侧站着的陆桑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她的目光不断的、焦急的在四周扫描着,脸色隐隐不安。

    “怎么了?”楚璃不由得问道。

    “楚璃,那个黄翊怎么到现在没有回来?这都去厕所那么久了,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陆桑皱着眉,有些焦急的看向楚璃。

    南宫翊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化名为黄翊。

    楚璃听了陆桑这话,一怔,深深的看了眼陆桑,若是她没说的话,她还真没感觉有啥不同,不过,这丫头貌似太过关心那叫黄翊的家伙了吧?

    “估计是有事,离开了吧!”对于南宫翊的离开,她是没感觉,不过见到陆桑如此焦急,便也宽慰了她一句。

    “不可能!”陆桑斩钉截铁的说道:“往常,他回家都有向我们报告!现在又没有人来找他,他绝对不可能屁都不放一个的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