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王府来客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09本章字数:3153字

    “哦?”楚璃不禁来了兴趣了,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陆桑一眼,她该不会在这段时间跟黄翊接触下来,对这黄翊动了感情不?

    “他离开就必须要跟我们汇报不成?毕竟我们可不是他的什么人!”楚璃不由得开始引导道。

    来王府这段期间,因为赌博的事情,跟王府的下人都打成了一片,从下人们口中自然是不难打听出,陆桑对于南宫烈的感情。

    眼下,见陆桑似乎转移阵地,把目光投向了黄翊,她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心中更是暗暗决定,回王府后就叫南宫烈好好的查探下黄翊的资料。

    “他都那么大的人了,难道还能丢了不成,别过多担心了!说不定他真有急事出去了!”楚璃劝解了一声。

    陆桑应了一声后,点了点头,脸上担忧神情依旧凝而不散。

    楚璃不由得失笑。也不多言。继续看管起赌场。

    午间,楚璃回到王府时,守卫通报道:“王妃,有客人在客厅中等你!管家说,等您回来后,请移步客厅!”

    “哦?客人?”楚璃诧异的挑了下眉,她似乎来到司南国后,除了陆桑跟黄翊后,似乎没有认识有其他的朋友,那么这客人究竟是谁?

    “贵客是谁?”楚璃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是王妃的兄长!”侍卫回忆了下,这才回报道。

    兄长?

    楚璃心中咯噔了下,这可是主角身体原本最为亲密的人,若是让他发觉不对劲,那么……

    在脑海中仔细的搜索了下脑海中,楚璃的兄长的资料。

    楚啸。打小被楚璃的父亲楚天涯所收养,成为了她的哥哥。在楚国官居三品参将。为人刚正不阿,英勇热血,对楚璃极为照顾、宠爱。

    平时每次打仗归来都会带给她不少的地方特产给她。

    楚璃回忆到这里,眼睛咕噜噜的转了几圈,这才对守卫点头道:“嗯!”

    当楚璃来到客厅后,见到楚啸正坐在喝茶,管家则在一旁陪聊。

    “王妃!”管家一眼就看到了踏入客厅中的楚璃,于是连忙跟楚啸告退,离去。

    “小妹!”楚啸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急走几步,来到楚璃的身前,给了楚璃一个深切的拥抱。

    “哥,你怎么有空前来司南国?”楚璃尴尬的推搡开楚啸,离开了楚啸的怀抱,唇角挂着不失亲切却带着几分疏离的笑容。

    楚啸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不过转眼高兴的笑道:“小妹恢复健康,这是一件好事!喏,这是我打我们楚国带来了你最喜欢的粟子糕!”

    楚啸说着连忙从桌子旁拿来一个礼盒,递给楚璃,讨好的笑道。

    “谢谢哥哥!”楚璃接过,放置在一旁。

    “这次我能前来,是因为四国盛会即将在司南国召开,我可是央求了父亲好一阵子,父亲才让我前来呢!小妹,你在这战王府,过得可还习惯?战王爷可有欺负你?瞅瞅你,都瘦了!”

    楚啸说到这里,目光中闪过一抹心疼。

    “南宫烈待我很好!”与此同时她在心里嘀咕一句: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变态,最近态度有些诡异之外。

    “哦!这样啊!那就好!”楚啸神情有些复杂的应道。

    至于楚璃为何会变得如此聪慧,楚啸并没有进一步追寻。不管她是傻,还是聪慧,她都是他的妹妹,都是他最爱的女子。

    “这次哥哥来司南国的任务四国盛会外,还有其他需要办理的么?”楚璃在楚啸有些出神的时候,坐了下来,饮了一杯茶后,问道。

    “没有!”楚啸摇了摇头,答道。

    实际上楚璃这句问话,已经触及到了一些国家政要了,若非楚啸是她的哥哥的话,便可以因为楚璃这句话,而治她一个大不敬之罪。

    在楚璃跟楚啸交谈的时候,南宫烈恰好回来了。

    途中他已经听过管家的汇报了。

    “对于楚啸这个人,你怎么看?”南宫烈侧首看向管家,问道。

    “刚正不阿、忠臣、英雄情结!不过,对于王妃,似好得有些过分了!”管家稍微的提点了南宫烈一句。言外之意,就是他对楚璃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好得有些过分了?”南宫烈挑挑眉重复问了一遍。

    “是的!好得过分了!”

    “嗯!我知道了!我倒是要好好的会会这位哥哥!”南宫烈说着,唇角勾勒起狂邪的笑痕。

    管家笑笑后,没有在说话,退到了一边,做回了他的一副好管家的模样。该说的、该提醒的,他都说了,于是接下来就没有他的事了。

    “原来是哥哥来了啊!来人设宴!今晚哥哥就在王府用了晚膳再走吧!爱妃,下午赌坊你便不要再去了,跟我一同陪哥哥在京城走走!”南宫烈一进门,就一叠声的吩咐,说了下来。

    知晓南宫烈性格的人,都不由得用诡异的目光看向他。

    我去!这位主子,真的是那个冷面王爷南宫烈,该不会是别人伪装的吧?

    这也太……热情了点吧?

    楚璃傻眼的看着南宫烈。

    不要说是楚璃,就算是管家对于南宫烈这等反应,也是傻眼、怔愣不已。

    但在回过神来后,欣慰的笑了。

    主子终于长大了, 懂得了怎么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争风吃醋了!

    没错!南宫烈这无厘头的的行为就是争风吃醋!

    管家应了一声后,就下去安排了。

    而吩咐完后,南宫烈一屁股坐在了楚璃的旁边,面含笑意的看向楚啸:“哥哥对楚璃真是疼爱,马不停蹄的来到驿馆后,便前来看望璃儿!”

    说着,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桌子上的包装精美的粟子糕礼盒上,目光中闪过一抹了然,原来楚璃喜欢吃粟子糕,回头得专门找个师傅给她做。

    “这是我应该做的!”楚啸僵硬着一张脸说道。

    他能够看出来,南宫烈看楚璃的眼神就好像是他看楚璃的一样,他是忠实刚正,但是不代表他笨了。这都不能看出来。

    这样一来,也就从侧面的证明了刚才楚璃所说的,南宫烈待她很好。真的很好!

    “眼下四国盛会即将来临,不知哥哥对于这四国盛会有何看法?”南宫烈很快的挪开了之前的话题,直接把话题对准了朝政大事。

    也就是眼下四国瞩目的盛会上。

    当今大陆天下以司南国,楚国,立国,兆国四分,而楚璃所在的楚国最为嬴弱,眼下楚国与最为强盛的司南国结盟,也就免却了腹部受敌的下场。

    四个国家实则面和心不合。

    大家都对于腹地身居中原,土地肥沃、资源丰富的司南国垂涎不已。

    眼下的四国盛会,看似是为了四国共商和平条约所举办,实则又何尝不是考校一个国家强弱,制订接下来的行动方针的重要依据。

    “这个……我不过是一介武夫,对于政要大事,实则是捉摸不透!战王爷问我,可算是问错人了!”楚啸笑着摇头,引开了话题。

    开玩笑,这问题,可万万不能答,怎么答,都是错!甚至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引火上身。

    政要大事向来就是这么的敏感。

    只是让楚啸不解的是,这次他跟南宫烈不过是首次见面,为何南宫烈却是如此的争锋相对,这按理说是不应该啊!

    毕竟他们从表面上看就是亲家,是一家人啊!

    两国联盟,他不应该会如此刁难他才对。

    难道说是两国和平协议有变?不可能!

    司南国再怎么强盛,也绝对不敢小看了楚国。楚国虽弱,但兵马却也算得上一等一的强。

    除了这个之外,难道说他看出了自己对楚璃的非分之心?

    想到这,楚啸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抬眼看向脸色玄奥难明的南宫烈,一时琢磨不透南宫烈的心思。

    “哥哥谦虚了!”南宫烈淡笑着再次转移了话题:“眼下立国跟兆国已经在前来的路上,不日将会抵挡京城。这几日,哥哥可是要好好的在我司南国的京城好好的逛逛!好好体会一下,我们这异国他乡的京城风貌!这一路,我跟璃儿定然全程相陪,璃儿你说好不好?”

    南宫烈说到最后,却是开始征询起楚璃来。

    “好!”楚璃硬着头皮答道。这样温柔似水的南宫烈实在是让人有些吼不住!说实在话,若是要她选择的话,她情愿面对的是之前冷面面瘫版的南宫烈,而不是眼下犹如笑面虎般的南宫烈。

    想到这里,楚璃不由得暗自啐了自己一口,我这是有自虐倾向还是咋滴?竟然情愿面对面瘫,也不愿意面对笑脸迎人的南宫烈。

    “那就这般愉快的决定了!”南宫烈心满意足的定了下来,看着面色晦暗的楚啸,心中却是在暗暗得意不已,小样,我还治不了你?

    “我哥千里迢迢而来,一路风尘仆仆的,先让他歇个一、两天吧!”楚璃看了眼,双眼掩饰不住疲倦的楚啸一眼,对南宫烈说道。

    “也好!”南宫烈的脸色微不可查的变了变,哼!就知道关心你哥哥,也不见你像对待你哥哥那样的对待我!

    “那就麻烦战王爷了!”楚啸对着南宫烈抱了抱拳。

    “来人,给楚啸将军安排客房,让楚啸将军好生歇息!”

    等楚啸离去后,楚璃见着脸色瞬间变得冷冽下来的南宫烈,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了下,这丫的变脸的功夫,也太快了点吧?

    “你发什么神经?”楚璃可不管这丫的脸冷不冷,总而言之一句话,今天的南宫烈很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