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楚璃跟陆桑的震惊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09本章字数:3323字

    南宫烈冷冽的眼神瞄向了楚璃,忍着胸口即将爆裂的怒气,皱眉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啊?”楚璃被南宫烈这句话问得有些傻眼了,她知道什么?

    “楚啸不是你亲生哥哥的事!这件事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他本来就不是我亲哥哥啊!但是他对我却比亲哥哥还要亲!”楚璃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反答。

    “那他丫的爱上了你这个白痴妹妹,这件事,你清楚不清楚?”南宫烈终于忍不住愤怒的低吼着问道。

    “呃……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被南宫烈这么一吼,楚璃不由得有些傻眼了,因为这件事情,她还真的不清楚。

    忽而,楚璃的神色一凝,不对劲。

    “话说,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的?”

    楚璃的这一句反问,直接让怒意高涨的南宫烈的表情凝滞。

    这话,该怎么回答她?

    难道说,他因为在意她,所以调查了她?于是知道了楚啸喜欢上了她这个傻妹妹?

    我的天!饶了我吧!

    现在的南宫烈终于清楚、明白的知道了什么叫做自己挖坑,然后往里跳是什么感觉了。

    南宫烈干咳了一声,别扭的转过脸:“我就是知道!要你管!我警告你,不要跟他走得那么近!哼!”

    傲娇的搁下这句话后,南宫烈脸色绯红的连忙落荒而逃。

    看着南宫烈狼狈逃窜的声音,楚璃先是一怔,然后不可遏制的笑出了声。

    这样有点小孩子脾气,有点小霸道的南宫烈,怎么就……那么的可爱呢?

    没错!就是可爱!这丫如此表现实在是太可爱了,可爱到了极点。

    “哈哈哈……”

    终于,楚璃忍不住爆笑出声。

    她那犹如空谷幽兰般的笑声,清脆的在战王府上空响起。

    听到这笑声,狼狈逃窜的南宫烈顿住了脚步,唇角更是忍不住的勾了勾。

    但是笑了一会后,他的唇角不由得僵了下来,这次可真是糗大了。

    一下午的时光,转瞬即过,楚璃遵守跟南宫烈的约定,今天下午留在了战王爷府中没有去赌场。

    实际上现在的赌场,经过她的初步调.教、整顿,已经走上了正轨,她这个老板去不去,现在的影响已经不大。

    她只不过是喜欢那种喧闹的、热烈而疯狂的气氛,所以才会天天往赌场里钻。

    等楚啸起来,他们一起吃过晚宴后,楚啸便告辞离去,回了驿馆。并且约好四国盛会后,再好好的游玩京城风光。

    三日后,兆国跟立国两大国家的使者已经到了司南国。

    兆国前来的人更是兆国当今圣上萧昀。

    在第四日夜,当今圣上南宫翊设宴款待三国来使。

    南宫烈携楚璃进宫陪同。

    楚璃一身盛装打扮,眉心处点上了梅花落。

    纵使是南宫烈初见楚璃这一身打扮,也不由得惊艳不已。

    两人坐在马车上,来到了宫中。

    在刚踏入御花园的时候,便见到一个身穿明黄龙袍的俊逸男子挡在前方。

    “南宫烈,好久不见!”萧昀目光深沉的看向南宫烈,咧嘴笑道。他的目光在看向南宫烈的时候,满满的全是战意。

    南宫烈挑挑眉:“萧昀陛下,好久不见!”

    还不等南宫烈的话音落下,萧昀身子晃动间,在虚空划过一片残影,向着南宫烈杀了过来。

    南宫烈手轻轻的一推楚璃,把楚璃送离战斗场地,这才迎向了萧昀。

    两人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战斗所发出的声势更是骇人至极。

    只听得整个御花园,全是两人拳脚对撞所发出的轰隆声。

    两人从地上,打到了天上,两人竟然不靠任何的支撑力就在虚空中对战了开来。

    这里的一幕,更是引来与宴官员的围观。

    当然,这些人自是不敢进入战斗余波内的,只是在远远的围观。

    楚璃双眼精光闪烁的看着眼前的对战。

    这就是古武吧!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功吧?

    犀利!

    实在是太犀利了!

    刺激!

    实在是太刺激了!

    之前那刺客来刺杀她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得多么的高明,而南宫烈也没有真正的出手,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看出古武的犀利之处。

    在现代的时候,她也算是接触过一些古武方面的人,但是那些人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完全就没有现在南宫烈跟萧昀两人对战的时候,所能体现得那么的精彩。

    随着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响起,整个御花园掀起了一阵狂风。

    两人落在了地上。

    萧昀眼神闪烁的瞪了眼南宫烈,刚刚,他依旧是棋差一招,被南宫烈给击中了。幸而南宫烈卖了一个面子给他,并没有让他在众人面前太过的难堪。

    他本来以为这几年他暗中潜修,自己的修为大有长进,更是倾尽一国资源培养自己的修为,按理说,自己定然能够强于南宫烈的,可现在的事实却证明,南宫烈的实力依旧强他一筹。

    忽而他的眼角余光扫见了楚璃。怔愣了下,她不是应该 ……

    萧昀眼底迅疾的闪过一抹暗沉的杀意。

    萧昀自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却不知晓,他的这一眼,却被盯着他看的楚璃捕捉到了。

    他对自己产生了杀意。

    按理说,她跟萧昀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她又没有得罪他,应该不至于会产生杀意。

    而且刚才在他看自己的时候,眼底分明闪过了一抹诧异。表明他认识自己。不!或者说是之前的那个楚璃。可是在那楚璃的记忆中却分明没有萧昀的影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璃心中不可遏制的生起了许多的疑惑以及……怀疑。

    “楚璃,你终于来了!宴会超级无聊啊!”就在楚璃暗自怀疑的时候,一声惊呼响起,然后陆桑扑了上来,挂在了楚璃的手臂上,高兴的说道:“你来了!终于有个人可以好好都说话了!”

    楚璃跟陆桑这姐妹情深的一幕,看得包括陆桑的父亲陆大将军在内,都是好一阵的傻眼。

    在场的所有司南国的官员中,无一不知晓陆桑喜欢的人是南宫烈的。本来在司南国跟楚国还没有联姻之前,他们都非常的看好他们两个。

    但是自从楚璃跟南宫烈在一起之后,他们两个显然便成了不可能。

    而且现在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南宫烈对这楚璃是宠爱至极的。

    不然的话,你看到了哪个男人愿意放心自己的夫人出门经商的?

    偏偏南宫烈就放心!放心的把一个赌场交给了自己的女人打理,自己却从不去过问半分。

    赌场是个什么地方?那可是鱼龙混杂、一群赌起来,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亡命之徒所待的地方。

    由此可见,南宫烈对于楚璃的宠爱,究竟到了何等地步去了。

    按理说现在的陆桑应当是对楚璃恨之入骨的,毕竟严格说来是楚璃抢了南宫烈的。

    但是眼下的情况却是,两个人好的就跟姐妹似的。瞅瞅她们两个都好成什么样了?

    有心人不由得把目光落在了楚璃的身上,目光深沉中带着思量。

    传言中这个楚璃是个傻子,但是眼前的人,目光清明,举止如常,况且能够让一个赌场运转如常,且增设无数娱乐项目。

    这一项项的,绝非一个傻子能做出来的!恰恰相反,这个女人很聪明,绝顶的聪明。

    不仅聪明,还非常的有手段!

    不然就算是她背后有着战王爷南宫烈撑腰,她也决计不可能撑得起偌大的一个赌场。

    这些人的打量,并没有引来楚璃的不满,反而对于这些打量她的人,她依旧是唇角含笑,落落大方的对他们点头示意。

    只是这么一个点头,却是让这些人连忙错开了目光。

    美人大家都爱看。但是若是这美人是蛇蝎美人的话,那么他们就不由得细细思量自己能否驾驭得住了。

    更何况,你没有看到战王爷那紧随而来的狠绝、犀利的目光么?

    若是在这般对他女人多看一眼, 他们丝毫不怀疑,南宫烈会把他们的眼珠子都给挖出来。

    鉴于南宫烈的.淫.威,众人这才不由得错开了眼神。

    “女人,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南宫烈愤愤的凑到了楚璃的耳边,咬牙切齿的嘀咕道。

    她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对着别的男人笑!

    这是绝对、绝对不允许的事!

    这简直就是对他南宫烈的侮辱!

    因为有了这么一场闹剧,大家很是识时务的前往了国宴大厅,分宾主落座不久。

    随着太监总管的一声:“皇上驾到!”

    司南国的皇帝陛下终于姗姗来迟了。

    只是当楚璃跟陆桑在见到司南国的皇帝陛下的真面目后,两人不禁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两人不敢置信的对视了一眼。

    额滴个神啊!

    她们看到了什么?

    现在的她们恨不得自戳双目,假装什么都看不见。

    因为出现在她们面前的皇帝陛下,竟然是整日里跟陆桑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黄翊。

    没错!就是那个黄翊!

    这一刻,一切的一切都明了了。

    在赌场上南宫烈跟南宫翊两人的怪异举止,已经很明显的指明了这个皇帝陛下的身份了。

    “怎么了?”南宫烈不由得跟着站起身来,亲昵的搂住了楚璃的肩膀。

    “你……你……你……他……他……他!”站在楚璃身边的陆桑,指了指南宫翊再指了指南宫烈,陷入了一阵语无伦次中。

    这真不怪她,实在是眼前的这一幕太令人震惊了。

    南宫烈终于明白两人这么震惊的原因了,原来一切都是出在这里。

    “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幸而此刻众多大臣们,在忙着站起身给南宫翊迎跪,所以之前楚璃跟陆桑的举动就算不得太过的突兀了。

    南宫烈携楚璃两人就这么站在一大群跪倒在地的大臣中央,显得那么的突兀。

    身为战王爷的南宫烈并不用对司南国的皇帝陛下行跪拜礼,这是先皇就已经颁布的一个圣旨。

    实际上关于司南国的君主位,还有一个很深的典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