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满城风雨入城来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0本章字数:3150字

    一时间,满城风雨。

    其他三国倒是看了好一场热闹.

    身为制造这次事端的萧昀,唇角却是云淡风轻的笑着。

    他负手背后,淡淡的问着身后的侍卫:“暗,这次的事情没有留下关于我们的任何线索吧!”

    “主上放心,没有!”被称之为暗的侍卫,抱拳恭敬答道。

    “嗯!没有就好!南宫烈,谅你聪明无双,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查询到我们的信息!到时候的司南国可还是铁桶一块么?若是没有了你的司南国,什么都不是!”

    萧昀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中闪烁着晦涩难懂的光芒。

    “楚璃会是你的弱点么?若是有了弱点的你,还是否如此算无遗漏?”

    说到最后的萧昀唇角已经挑起了一抹算计的笑容:“好了,暗,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我们现在只是一个看戏的人!”

    ……

    战王府。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待?”南宫烈坐在锦龙阁书房中,看向站立在一旁的管家,问道。

    “这件事情必定不是王妃所做!”管家面目沉吟了一下:“这件事情既然发生,定然是他人嫁祸!若是说最有可能的人选,则是兆国的太子唐擎!”

    说到这里,管家的脸色忽然变得不太确定了起来:“当然你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别人让我们误会,毕竟昨天王爷您才让唐擎吃了亏,若是一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我们第一个想到嫁祸的人,就是唐擎,而把大量的时间放在唐擎的身上!”

    “奴才现在真的有些看不清了!”管家摇摇头,一脸苦涩的笑意。

    “那你认为谁最有可能?”南宫烈并没有因此责怪管家,反而双眼微微眯起,问道。

    “这个……”管家眉头微蹙:“按理说,楚国与我国成战略合作伙伴,不可能跟我们作对!而兆国的萧昀陛下则跟王爷交好,但是,萧昀他是皇帝!”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萧昀做的。”南宫烈唇一勾:“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变得有些意思了!”

    有意思?

    管家有些傻眼的看向南宫烈,是更加复杂了吧?

    若是这件事情果真是萧昀做的话,那就代表着他所谋甚大,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感到有趣,而做的!

    “王爷,我觉得这件事恐怕不可能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管家不由得担忧的看向南宫烈,警醒道。

    “就是因为不简单,所以才会比较有趣!不是么?”南宫烈笑着反问。

    管家怔愣了下,唇角挂起笑意,王爷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担心,证明南宫烈有信心摆平这件事。

    “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急促的报声。

    “进!”

    南宫烈目光看向门外,跪伏在地的侍卫:“有结果了。”

    问这话的时候,他用的是陈述而肯定的语气。

    “回禀王爷,有结果了!”侍卫诧异的看向平静的南宫烈:“公孙影儿破身了且被一匕首刺在死穴毙命!据王府一刀仵作说,刺杀公孙影儿是一个技术高超的刺客!”

    “技术高超的刺客啊!”南宫烈听到这里,不可名状的笑了笑。

    管家一脸果然如此的脸色。

    “那么,那根金叉呢?”南宫烈指了指一侧的金叉。

    “据一刀仵作采集的王妃的指纹,可判断,这判定这根金叉确属王妃所有,只是……只是这上面的指纹多有变迁,似乎经过多人之手,据一刀仵作判断,这根金叉虽属王妃所有,按时间跟指纹判断,这根金叉大概有三个月未曾动用!”

    “三个月。”南宫烈微微抬眉:“也就是说这枚金叉是王妃未曾嫁过来时,在楚大将军府时拥有的?”

    “是!”侍卫点头。

    “好,知道了!退下吧!”侍卫离开后,南宫烈看向管家,下令道:“既然公孙影儿并非完璧之身,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王爷,这似乎有些不妥吧!真正的真凶,还在逍遥法外,我们却是这般草草了结,这有些太过草率了!”管家脸色一变,赶忙说道。

    “就算最终找到了真凶,我们能奈何得了他们么?”南宫烈扫视了眼管家,反问道。

    管家闻言沉默。

    是的!就算是最终找到了真凶,他们也依旧拿他们没有办法!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你带着一刀往宰相府去一趟,给我好好的跟公孙越解释、解释,顺带着也让公孙越给我一个解释!”南宫烈说到这里,看着即将应了一声后,往外面走的管家一眼:“等等!这件事顺带让人传出去!传得越广、越好!”

    “啊?”管家有些傻眼的看向南宫烈:“王爷,这是……”

    “你只要照办就是了!”南宫烈高深莫测的笑道。

    “是!”管家不在迟疑,应了一声后,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死不可怕,身败名裂对一个女人而言,才是最可怕的!既然欺负过璃儿,纵使你身死,我也不让你好过!”南宫烈看着走出去的管家,唇角勾勒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随着南宫烈的这道命令的下发,整个皇城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气氛之中。

    身为当朝宰相之女的公孙影儿竟然是残花败柳之身。

    于是乎整个京城因为这件事,而有了更新一层的谈资。

    至于这个消息是从谁的口中传出的,反正不得而知了。

    这些事情,楚璃并不知道,即使是在接风洗尘宴上大出了风头的她,此刻依旧是王府到赌坊,两点一线间奔走。

    只是这些日子以来,楚璃却是见到陆桑自从上次宴会之后,却是闷闷不乐起来。

    为了开解她,她特地邀请陆桑去喝下午茶。

    茶过三巡后,吃得半饱后,楚璃终于提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陆桑,这些日子以来,我怎么觉得你一直都是闷闷不乐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来,跟姐姐说说,姐姐给你做主!”

    “楚璃,你说那南宫翊是不是太可恶了!哼!身为当今圣上,竟然公然赌博,实在是太……太……”

    陆桑被楚璃这么一说,变得义愤填膺起来,对着楚璃,立刻就爆了出来。

    实在是这些天,可是把她给憋得不轻。

    只是她在说了几个太字后,一时间却是词穷了。

    “太过分了!是吧?”楚璃眼中闪过一抹笑意,接口道。

    “对!对!对!就是!太过分!哼!”陆桑冷哼一声:“堂堂一个当朝天子,当今圣上,竟然赌博!就是太过分了!这若是传出去,成何体统!”

    “那你这意思就是身为当今身上,就不能有半分娱乐了?”楚璃好笑的打趣道。

    “这……这倒不是,但是他可是天子啊!掌握天下生杀大权的圣上啊!这……”陆桑说到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他不过还是个十九岁的孩子,不是么?”楚璃摇摇头,她算是听出来,实际上陆桑不是气南宫翊赌博的事,而是气他对她有所隐瞒。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陆桑的心里不知不觉间,竟然被南宫翊占据了?

    这……之前她可还对南宫烈爱得死去活来,怎么转眼间就盯上了南宫翊?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两个倒是很是合拍。

    若是能够的话,凑合凑合他们,倒是无妨。

    反正当朝天子,也到了娶妻的年龄了。

    不够,不管如何,陆桑的态度最为重要。

    若是她愿意,自然皆大欢喜,若是不愿意,还是不要闹这次乌龙不较好。

    “那你对南宫翊怎么看?”楚璃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紧盯着陆桑,很是郑重的问道。

    “啊?哈?什么……什么怎么看?”陆桑被楚璃的目光盯得心慌慌的,连忙避开了眼睛,紧张的凑了凑衣角,结结巴巴的反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对人家有意思么?”楚璃凑前一点,继续逼问道。

    “对他有意思?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意思?我脑袋又不是秀逗了!”陆桑跳起身来,连连摆手,否认道。

    只是她绯红的脸色,却是出卖了她此刻激荡的心情。

    “哦……原来你对他没有意思啊!唉……真是可惜了!我之前还听王爷说,要为他选后呢!本来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能成,想着是否能撮合一下你们,可是现在看来,你对他根本就不感兴趣,看来,我这是多此一举了!”楚璃说到这里,连连摇头叹息。

    “什么?选后?”陆桑再次被楚璃这话给震撼住了。

    “是啊!选后!实际上,这场选秀早就应该开始了,只是因为南宫翊一直不同意,这才作罢,现在嘛,皇朝后裔一事为大,必须要提上日程,所以这选后一事,自然也跟着提上了日程了!”楚璃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行!”陆桑一拍桌子,恶狠狠的说道:“谁允许他娶妻了?”

    卧槽?

    谁允许他娶妻了?

    楚璃瞬间被陆桑这霸气的宣言给震慑住了。

    难道说人家皇帝陛下选妃,还要经过你的同意才能选不成?你这也太霸气侧漏了吧?

    “哦?他身为一国之君,为什么不可以娶妻?难道说,他娶妻,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么?你又不是他的谁!”楚璃好笑的说道。

    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这小妮子,心里确确实实的是有南宫翊的存在的。

    “这个……那个……这个……反正不准就是不准!哪有那么多什么!”陆桑哼了一声,转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