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原来如此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0本章字数:3172字

    “王妃,我来呢,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斗胆问王妃一个问题!”管家恭敬的福了福身,看向楚璃,问道。

    “管家请问!”楚璃颔首点头,表情严肃的看向管家,在她看来,管家要问的话,估计绝非等闲。

    “王妃万万不要误会!我来就是跟王妃唠嗑一两句!”见楚璃这等严肃的表情,管家不由得苦笑,不过,也没有再过多的解释,而是看向放在桌子上的褐色的粟子糕,开声问道:“请问,王妃,这粟子糕,可好吃?”

    粟子糕?

    楚璃不解的看向管家,然后再看看摆放在托盘上的粟子糕,不由得有些傻眼,这王府上下,今天脑袋似乎都不怎么正常?

    南宫烈亲自给她送来粟子糕,这也就罢了,怎么现在这王府的管家,也问她关于粟子糕的问题?

    “还行!怎么了?有问题?”

    楚璃是真要被折磨疯了。

    这一个又一个的来问,简直要命!

    “没!那王妃可知晓,这粟子糕却是王爷辛辛苦苦的做了一下午的成果?王妃要知道,王爷从来不曾入厨房,却为了王妃,特地请来了京城最为有名的糕点师,教他制作粟子糕,也便是王妃眼下所吃的粟子糕了!”管家见到楚璃那茫茫然的表情,哪里还不能明白之前南宫烈并没有跟楚璃说这粟子糕的来历,连忙开口给南宫烈邀功。

    王爷啊王爷!你这忙活了一下午,咋就不来邀功呢?

    你来邀功,王妃不就知道了么?

    你不说,王妃怎么知道啊?

    管家简直要为南宫烈把蛋都操碎了。

    “啊?!!什么?你是说,这……这粟子糕竟然是南宫烈制作的?”楚璃这次可真被管家的话,给吓到了,手指颤巍巍的指着桌上放着的粟子糕。

    “是的!王爷为了王妃,可是煞费了苦心了!就这一盘粟子糕,王爷整整学习了三炷香的时间,才成型的!”管家很是肯定的点头说道。

    楚璃心中划过一抹暖流,这一点,她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南宫烈一个大男人,竟然为了她制作糕点。

    这对于这古代有着绝对的“君子远庖厨”的大男主义思想的男人而言,下厨房,为女人制造糕点,可是有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

    只是……

    “他脑袋没病吧?”

    是的!

    南宫烈的脑袋没病吧?不然怎么会给她制作糕点?

    管家听了楚璃的评论,不由得满脸黑线,蹙起眉头,不满的对楚璃说道:“王妃,王爷可是为了您制作这糕点的!”

    管家因为不满的原因,所以口气不免有些重了起来。

    “管家,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太震惊了!”楚璃见管家那不满的脸色,立刻就知道这管家误会了,但是也难怪,自己那句话,是个人都会误会!

    “实在是王爷对我的宠爱,实在是太高、太厚、太重了!”

    高到令我心悬!

    厚到让我胆颤!

    重到让我担忧!

    管家听了楚璃的解释,脸色稍霁。

    因为不要说是王妃了,实际上就算是身为他这个旁观者,这个从小看着王爷长大的人,都为王爷的做法震惊,更何况王妃自从来到府上,王爷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她会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太过的奇怪。

    但是就是这么荒谬的行径,王爷却是做了。所以王妃震惊成这样子,也就成为了了思索当然了。

    “王爷为我做的,我很感动!但是我对于这粟子糕,实在是没有像小时候,那么的喜欢了!”楚璃见管家那殷切的目光,不由得再次开口解释,之后抬头认真的看向管家:“麻烦管家,吩咐一下,给我上热水,我得好好的梳洗一番,累了一天了!”

    “是!”管家恭敬了一声,就要下去。

    “对了!来了那么久了,还不知道管家的名讳,每天这般管家,管家的叫,却是不太好的!”楚璃叫住了管家,问道。

    “王妃叫我侍剑便好!”侍剑管家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微微感动。

    他在王府的身份虽尊,但再尊也尊不过主子。以前他亦是担忧过,若是王爷娶妻后,是否会纳入一个太过难伺候的主子,现在从今天王妃的表现看来,他,可以放心了。

    退下去后,吩咐了下人,上水后,便向着南宫烈的锦龙阁走去。

    “怎么样?”待侍剑来到锦龙阁后,便被南宫烈唤了进去,进去第一瞬间,便见到南宫烈用殷切的目光看向他,问道。

    侍剑不由得苦笑:“看来,王爷这次做的似乎……不够!”

    南宫烈也不由得苦笑一声,何止是不够,还是非常的不够、很不够!

    “但是王爷也别灰心!实际上,王妃也是多有感动的!只要王爷持之以恒,肯定能够感动王妃的!”侍剑笑着宽慰。

    他这话倒非是乱说,从之前楚璃的表现看来,她却是有所感动的。

    但是也跟他之前所说的那般,王爷做的,还有些不够!很不够!

    不过持之以恒,定然能够感动王妃的。

    女人,本身就是一个感性动物。

    “真的?”南宫烈听了侍剑的话,不由得眼睛一亮,追问道。

    “本该如此!”侍剑点头:“王爷,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下去了!”

    侍剑说完,等南宫烈首肯后,便退了下去。

    独留下南宫烈一个人静坐在书房中,目光中闪烁着精光。

    实际上,侍剑还有一句话没有对南宫烈说,若是王妃心里有你的话,你做的这一切,迟早都会感动王妃。若是王妃心里没你的话,纵使你做得再多,纵使能够让王妃感动,却不能让王妃动心。

    这句大逆不道的话,他自然不会说,也不适合说。

    因为这句话说出来,后果太严重了。

    能共可供猜忌的东西,太多。

    “之前,阿翊所说的,女生喜欢金步摇,玉钗之类,我是否……”南宫烈想到这里,不由得拉开了抽屉,目光看向抽屉中放着拳头大小的紫玉。

    这块紫玉,是一件稀世珍品。

    紫玉上遍布云纹,一层又一层递进,这些云纹是自然形成,紫云的质地温润柔软,一直以来,他都不舍得用掉。

    但是现在……

    南宫烈眼一眯,提起削铁如泥的匕首,在紫玉上削了起来。

    楚璃所在的院子中。

    洗着澡,楚璃的脑海里不由得响起了之前侍剑管家所说的:“王妃可知晓,这粟子糕却是王爷辛辛苦苦的做了一下午的成果?王妃要知道,王爷从来不曾入厨房,却为了王妃,特地请来了京城最为有名的糕点师,教他制作粟子糕,也便是王妃眼下所吃的粟子糕了!”

    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脑海中荡漾、回响。

    她不由得响起,之前南宫烈在她尝了糕点后,那种期盼她夸赞的眼神,不由得轻声笑出声。

    这样的南宫烈,真的很……可爱!

    没错!

    可爱!

    本来这两个字跟南宫烈是压根就不挂钩的!但是现在楚璃却觉得南宫烈实在是可爱得可以!

    起码比起他之前臭着脸色,摆着一张扑克脸,冷冰冰的对人,好很多、很多!

    想着这些,不由得联系起了之前的一系列的事情,她的心不由得柔软了几分。

    这样优秀的男子,这样对她,她非草木,孰能不动情。

    抛弃两国身份,南宫烈确实是一个值得珍惜的男子。

    高高在上的王爷,却没三妻四妾,更加不入烟花之地,活似一个苦行僧,更是被所有人都标榜为断袖。

    本来在刚进府中时,她亦从下人口中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也几乎以为南宫烈是一个断袖。

    但是连日的接触下来,却明了,他绝对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男人。直男!

    只是就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既然如此,他有情,她也有所意向,那为何不试试看?

    上一世,她还未来得及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就香消玉殒了!

    这一世,既然老天爷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若是再错失机会,那该多可惜!

    他的武功高超,而自己对于这一世的武功,更是羡慕得紧。

    之前,萧昀跟他的战斗,上天入地,简直牛到不行!

    既然如此,为何不让他教一下?

    也好让彼此互相的接触接触!

    也算是给他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很快的楚璃,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后,洗完澡就直接上床歇着了。

    转眼第二天,楚璃来到了南宫烈的锦龙阁吃完早餐后,跟南宫烈提出了要修习武功的事情。

    南宫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这本身就是一件好事!更何况还能跟楚璃有更多的接触,这如何不让他欣喜若狂。

    于此,他也知晓,实际上自己昨天做的粟子糕还是非常的有用的。

    “站桩,一个小时!侍剑,去给王妃挑一个二十公斤的沙袋,让王妃负重练习!”

    说练就练,在操练起楚璃的时候,丝毫不怜香惜玉。

    听得直皱眉,但是在看到楚璃那剑刃般坚毅目光后,也知晓这件事情是不可更改的,便摇头叹息去做这件事了。

    因为他从楚璃的目光中看到了坚持,看到了坚定。也就意味着楚璃提出这个要求并不是单纯的要跟王爷接触的。

    所以,只能由着南宫烈了。

    当然,他更多思量了一点,王爷一有战事就是要前往战线的,若是王妃有所武功,这样对她的安全,也是有所保障的。毕竟现在的王妃已经是王爷的心头肉,若是以后有人把王妃抓了,那么势必会影响到王爷的判断。

    这也是他没有劝南宫烈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