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猜忌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0本章字数:3105字

    默默地吃,默默的吃完后,两人就默默的离开。

    这一场午餐,除了吃的尴尬外,啥都没有。

    实际上这也怪不得他们。

    因为在吃饭的时候,一静默下来,他们就不由得想起之前他们两个的意外之吻。

    于是乎,这场午餐的气氛吃得那叫一个怪异。

    让站在身后的侍剑,急得挠头搔耳。

    侍剑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真实含义了。

    在两个人默默的吃完后,侍剑终于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剑叔,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傻的?”等楚璃离开后,南宫烈挠头,傻笑着问道。

    “这个……”侍剑抽搐了下嘴角,这叫他怎么说呢?实话么?

    实话,那何止是傻,简直傻透顶了!

    但是这实话能说么?

    “别说了,我知道了!”就在侍剑张口想要说的时候,南宫烈捂住脸蛋,叹息一声:“我知道了!肯定是傻透顶了!”

    “咳咳咳……那个啥,我啥也没说!”侍剑咳嗽了一声,本来是想要补救一下的,但是当脱口而出的却成了坑爹的补刀。

    补得南宫烈脸色涨红。

    “我进宫去了!”

    妈的!之前南宫翊所说,要跟自己爱的人,时常进行一场促进生活美好的进餐。

    可是,这太尴尬了!简直尴尬头透顶了。

    当南宫烈把这糗事喷给南宫翊听的时候。

    “哈哈哈……”

    南宫翊一边拍着桌子,一边大笑:“皇兄,这绝对是我本年度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但是你却是出了这么尴尬事件后,进晚宴行,你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

    “你说什么?嗯?”在南宫翊笑得不行的时候,南宫烈近前一步,整个人的黑影笼罩住南宫翊。

    “砰砰砰砰……”

    “皇兄,你别打!疼!”

    南宫烈不断狠揍着南宫翊。一点情面也不讲。

    南宫烈在揍南宫翊的时候,拳拳到肉,但是却非常有分寸的把南宫翊揍得痛得死去活来,但却不留半分伤痕。

    等揍累了,两人相对而坐。

    “皇兄,其实,我觉得皇嫂应该是不喜欢你这样的类型!”南宫翊笑道。

    南宫烈目光瞪视着南宫翊,“不喜欢我这样的类型?那她喜欢哪样的?像你那样的?”

    南宫烈忽而不太肯定的摸着下巴问道“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学啊!学皇嫂喜欢的人的类型啊!这样就可以把嫂子的视线吸引过来了!”南宫翊毫不犹豫的说道。

    “不过,在这之前,我觉得皇兄,你还是应该找出皇嫂喜欢的人是谁,不然你到哪里去学?”南宫翊摸着下巴,肯定的下了判断。

    “这件事到此为止!”南宫烈微微挑了挑眉,神情变得肃穆:“对于这次四国盛会,你怎么看?”

    本来还一副老师模样般的摸着下巴的南宫翊的手,僵住了,脸色也由刚开始的轻松变得严峻:“不太好!恐怕这次盛会过后,四国将乱了!”

    “局势!你怎么看?”南宫烈微微颔首继续追问。

    “看似我们司南国在跟楚国联合之后,处于绝对安全的位置。但是我总觉得,还是有些怪!这局势不太明朗!楚国实际又何尝没有考校我们的意思!”南宫翊微笑着对南宫烈说道:“而这其中又以皇兄的看法最为重要!毕竟皇兄你身上维系着两个国家和平的重任!”

    南宫烈微微的挑了挑眉,目光幽深的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这个……皇兄还真把我给难住了!”南宫翊不由的苦笑:“皇兄,明知道我是不可能,逼迫皇兄做任何皇兄不想做的事情!皇兄何必把皮球踢给我!”

    “你的答案!”南宫烈挥手止住了南宫翊的话头,神情淡然。

    “皇兄可以前往一趟楚国,看看楚国他们是什么态度!”南宫翊说到这里,唇角不由得泛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之争!”南宫烈闭了闭眼,敛去眼中思绪:“从这点看,阿翊你还不足够的成熟!”

    “你不需要看他们什么态度!”南宫烈说到这里,睁开眼,目光中蕴含着凌冽的光芒:“你只需要记住,国家强,那么别人就会看你的脸色行事!纵使现在我们国家看似天灾不断,但是我们的班底还在,我们的战斗力依旧不减!”

    “天灾非战之罪!”

    南宫烈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深沉,宁静:“只要我们战斗力不减,而我们对百姓的抚慰到位,那么百姓也自然会理解我们!支持我们!现在,我们看似不应该战斗,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怕战斗!”

    南宫烈说到这里的时候,唇角一勾:“他们能想到动用百姓的力量,我们自然也可以用这样的舆论力量来反制他们!百姓的舆论向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我说的这些,你能理解么?”南宫烈说完这些话后,追问南宫翊道。

    “我明白!”南宫翊点头答道:“可若是导向不好,这些舆论就会成为一把刺入心脏的利剑,这后果不是我们所能够承担的。”

    “这些暂时不用你来管!”南宫烈深呼吸一口气:“虽然我很想让你来管,但是现在的你,还不能引导这股力量!”

    南宫翊深深地、深深地看了南宫烈一眼。

    自己的这个皇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宠着他,护着他。。

    他把自己置身于最危险的地界,而把他永远都放在最安全的地界!

    这样的皇兄,他又如何不感动。

    “可是皇兄不让我锻炼的话,我永远也长不大!我现在已经不小了!”南宫翊却坚持自己的看法。

    “现在的你还太嫩了!或者说,这一切是我的错!因为从小到大都很少让你经历太大的风雨,一切都为你扛着,这导致了你内心有所依靠!”

    南宫烈说到这里,不由苦笑:“可是这世界上有谁的依靠,能让你一直靠着!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就没有永远能够靠得住的靠山!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永远让你依靠着!”

    “皇兄,你……”南宫翊不敢置信的看向南宫烈。

    “你要学会自己独自飞翔!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你依靠!我不行!这天下没有任何人能行!你是一国之君,你要让这整个国家的所有人,上到王公贵胃,下到贫民百姓都觉得,你靠得住!这样的你,才是真正的成功的帝王!”

    “而我……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有意外发生,而我身处的还是最多意外发生的战场,有可能在下一刻,我就会死于某给意外也说不定!再而就算是我没有死于意外,等你大点,等到国家更加安稳一点,我也该去过我想要过的生活!”

    南宫烈说到这里,目光中生出许多的向往的意味。

    “皇兄,我不想让你走!”南宫翊眼中闪过极度的不舍:“这个国家的一切本来就属于皇兄的,我不过是一个窃贼,窃走了皇兄的一切!”

    南宫翊说到这里,双眼蕴着泪光。

    “都长那么大的人了,还犯傻!”南宫烈笑笑:“别哭鼻子了!都快要成家的人了!你老实告诉皇兄,你对陆桑是否是真心实意的?我可告诉你,一直以来,我都是把陆桑当成亲妹妹看待!若是你抱着玩一玩的心态,那么就赶紧把这段感情完结了!”

    “我对陆桑确切是真心实意,没有半分作假!我爱她!真心实意的想要跟她在一起!”南宫翊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笔直的瞪着南宫烈的双眼,一字一句、郑重的承诺道。

    “如此,这帝后之位,就给陆桑吧!”南宫烈的一句话,轻巧的就把后宫之主确立了下来:“我走了!”

    来皇宫已经够久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这次他跟南宫翊从个人私事开始扯到国家大事再次转圜回到个人私事中,在这次交谈中,他们两个都获益良多。

    在南宫烈离开后,南宫翊深深的看着南宫烈的背影,心中的温暖却是止不住的泛滥。

    谁说帝王家就必定无情?

    他生在这样的帝王家,就是有情的!

    从小到大,皇兄都是这般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保护着他!

    一切的一切都让着他!

    如果说他南宫翊这辈子欠谁最多,这个人非南宫烈莫属。

    南宫烈在他的南宫翊的心中,永远都是最可歌可敬的人!

    正是这种信任,他对南宫烈放权,却更让整个国家的人,都以为他怕了南宫烈,更加的坐实了南宫烈是真正的大权在握的掌控者。

    没有人知道,皇兄,从来就不曾对着所谓的皇权感兴趣过!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自己才会对皇兄这么的放心吧!

    南宫翊想到这里,眼神不由得复杂了起来。

    “皇兄,你当初为何……不愿意坐这个皇位?”

    这个问题,他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皇兄,得到的结果,都是相似的,对皇权不感兴趣,崇尚自由!

    可是……皇兄真的是崇尚自由么?

    世间的男子,哪一个不希望建功立业,治国平天下?

    皇兄,他就能例外么?

    想到这,南宫翊不由得甩甩头,甩去脑海中翻涌的思绪。

    在南宫翊想着这一切的时候,在南宫烈向着宫门走去的时候,楚璃正站在赌坊的二楼窗口处向外望去。

    窗口外,是车水马龙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