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一肩扛起整个江山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0本章字数:3197字

    商贩的吆喝声,市民讨价还价的声,一声声,组成了京城的繁华。

    纵使在连年天灾不断中,京城依旧是富饶的京城。

    京城的人们的腰依旧挺得笔直。

    在楚璃向着外面望去的时候,她的目光忽然一凝,她的目光捕捉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

    萧昀。

    “他干什么?”

    楚璃脑海中滑过这么一个想法后,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轻轻的从二楼一跃而下,悄然的跟上了萧昀。

    脚踏实地的那一瞬间,楚璃不由得再次感叹,南宫烈这些日子来的操练果然是没有白费的!

    起码这从二楼跃下却是毫发无损,这一点就可以完美的体现出来。

    楚璃悄然的尾随在萧昀的身后,跟随而去,她倒是要看看,他想要干什么!

    萧昀在走出不远后,身子微微的在一个卖扇子的摊位上顿了顿,脸上闪过一抹不可捉摸的笑意。

    于是他开始向着人少的街巷走去。

    当越走越是偏僻,到了一条杳无人烟的街巷,却发现前方已经没有了萧昀的身影后,她就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正想要转身离开时,萧昀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前方,似笑非笑的看着楚璃:“不知道楚王妃跟随着在下一路而来,所为何事?”

    “我为了什么,你还不知道么?”楚璃冷笑吟吟的看向萧昀:“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你那颗聪明的脑袋就记不住么?”

    “有些事情,是你自己找的,怪不得别人!不!或者说要怪就怪你是楚大将军的唯一的女儿,而又恰巧的是被选为联姻的对象,你说我说的对么?楚璃!”萧昀笑眯眯的看向楚璃,字字珠玑的问道。

    楚璃脸色微变,霍然抬头看向一脸风轻云淡的萧昀,他的这些话,相当于变相承认了他行凶的事实。

    萧昀眼中一抹杀意,一闪而过。

    在此刻,他想过是否要对楚璃动手。

    因为事情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算得上他承认了一些事情是他干的。

    不过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他的眼神微动,因为他的眼角余光扫视到了一片衣角。

    南宫烈!

    他,怎么来了?

    知事情不可违的萧昀,只能敛去身上的杀意。

    “楚王妃,你喜欢朕,也不用这样跟着朕吧?毕竟你已经是朕好兄弟,南宫烈的妻子了!朋友妻,不可欺!还万望楚王妃自珍自重!若是这是传到南宫烈的耳中,对朕,对楚王妃都不太好!”

    萧昀抿唇,淡淡的笑道。

    不对劲!

    楚璃目光一凛。

    若是刚才他没有看错的话,他对她是动了杀机的。

    但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后,就这样说。

    现在的楚璃是万万不敢转过头去看的。

    萧昀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

    况且除去这些之外,他的武功仅仅是略逊南宫烈一筹,十个她都不是南宫烈的对手,对上萧昀也一样。

    不过,她之所以敢这样贸贸然的追上来,是因为她的身侧跟着南宫烈分派给她的一个暗卫。

    隐藏在一侧的南宫烈,目光闪烁了下,原来,她喜欢的是萧昀这样的人。

    刚才他出了宫,正想来赌坊,找楚璃一起回王府,但是到赌坊门口那一条街,他就恰好看到楚璃从二楼一跃而下的一幕,出于好奇,他尾随在她的身后,但是却发现,她竟然是不知什么原因追萧昀而来。

    她这个傻瓜,难道不知道,刚才萧昀对她动了杀机么?

    她不知道,自己跟踪技术,实在是太过的憋足么?

    是!或许她的跟踪技术跟踪普通人是绰绰有余。

    但是却绝对跟踪不了身经百战,经常在刀尖上起舞,时刻有生死危机的他们。

    这个傻瓜!

    现在的南宫烈心中涌起更多的不是醋意,而是担忧!

    这一次,他在这里,萧昀就算是动手的话,也绝对不会成功!但是下次呢?

    “楚王妃,后会有期!不过朕在此警告你,不要试图跟踪我,这样,很危险!”萧昀说完对楚璃邪魅一笑,身子晃动间,消失在楚璃的眼前。

    楚璃嘴角抽搐了下,这家伙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得很!

    她就算是喜欢猪,也不会喜欢一个杀害自己的仇人吧?

    想到这里,楚璃回转过身,看向身后。

    只是她的身后,现在不过是空空如。

    楚璃皱了皱眉,也没有多想,便向着王府走去。

    在楚璃离开后不久,南宫烈皱着眉,眼神复杂的看向楚璃离开的方向。

    他竟然喜欢上了萧昀这样的类型!

    他真搞不懂,萧昀那个骚包,怎么就那么讨女人喜欢!

    若是楚璃知晓了现在南宫烈纠结的小心思的话,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喷笑出声。

    然而楚璃却是不知道的。

    若是此时南宫烈肯问下跟随在楚璃身边的影子侍卫的话,肯定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但是南宫烈太过的骄傲了。

    或者说,太过的不好意思了!

    所以他没有问。

    “既然你喜欢他这样的类型的话!那么……”

    ……

    这几天楚璃觉得南宫烈的行为举止很奇怪。

    在她的面前,好像是在模仿谁的行为举止一般。

    直到有第四天,看到南宫烈一身妖冶的红衣出现在她的面前,给她一股熟悉感的时候,楚璃一拍额头,总算是想起来了。

    这丫的行为举止,岂不就是萧昀的翻版么?

    他这是要干什么?

    专门在她的面前恶心他么?

    目光直愣愣的盯着对面一袭红衣,吃饭都是挑剔又挑剔,吃一口饭,还要专门用手帕,擦唇的南宫烈,楚璃翻了翻白眼:“你这几天是怎么了?”

    来了!

    南宫烈听到楚璃的问话,心中一喜。

    看来他这几天的伪装没有白费。

    果然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跟个娘们一样,你不觉得恶心么?”楚璃把筷子搁下,用怪异的眼神盯了南宫烈一眼:“你这样子,根本就让人食不下咽!”

    “呃……你不喜欢这样的人?”南宫烈不由得追问了一声。

    “喜欢?我脑袋又不是秀逗了,我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伪娘!”楚璃再次翻白眼。

    身为一个王爷,他能够为她做到这一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不管是为了他不用扮演得那么辛苦,还是为了自己的食欲,她都觉得非常有必要,阻止他这样扮演下去!

    南宫烈在听完楚璃的话后,不由得彻底傻眼了。

    不喜欢!

    她竟然不喜欢!

    可是之前,明明……

    不对!

    之前似乎都是萧昀一个人说的,楚璃都没有回答他。

    而自己竟然一厢情愿的认为楚璃喜欢萧昀。

    想到这里,南宫烈差点就想从地面上找一个缝钻进去。

    尴尬!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吃饱了,你慢慢享用!”在这时,楚璃擦了擦唇边的油腻,站起身来,向着阁楼外走去。

    “噗……”在楚璃离开不久,伺候在一旁,憋笑憋得很久的侍剑,终于忍不住喷笑出声,不够很快又被他止住。

    “剑叔,你想笑,就笑出来吧!”南宫烈看了眼憋笑憋得脸色通红的侍剑,神情恹恹的对侍剑说道。

    侍剑听了南宫烈的话,立刻爆笑出声:“我说这几天王爷,你怎么表情动作那么的不自然!原来王爷是模仿别人!”

    “我说王爷,这是谁教你的办法?”侍剑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南宫烈的脸色从红色,变成了绿色。

    他就知道,不该听信南宫翊那个小屁孩的话!

    看看!闹笑话了吧!

    “剑叔,你笑够了吧?”南宫烈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口中往外蹦。

    “等下!马上就好!”侍剑捂着肚子,笑了回后,这才板好脸。

    只是他唇角的笑意是不管他怎么抑制都抑制不了的。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位主子,竟然会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同时,他在南宫烈看不见的角度,目光中露出了一抹担忧。

    或许主子自己不知道的是,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为楚璃改变太多。

    这看似没什么,但是却代表着楚璃现在在南宫烈心中无比重要的地步。

    这场闹剧,就以在南宫烈尴尬中结束。

    “王爷,丞相府最近似乎有异动!”侍剑在这时,忽然开口说道。

    “异动?”

    果不其然,南宫烈的目光瞬间被吸引到了这里。

    “是的!最近这几天,他似乎网罗了几乎所有大臣,而目的似乎都只有一个,明天晚上前往伊人馆!”

    “青楼?”

    “青楼!”侍剑点头答道:“据说伊人馆进行一场选秀!选出伊人馆的下一任头牌!”

    侍剑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情凝重:“恐怕,这里面有内情!”

    “全部大臣?”

    “除了陆大将军一脉的军官外,其他人基本上都被网罗,并且答应前往!”

    “哦?这样!”南宫烈眼一眯:“我倒是要看看他想要玩什么!”

    南宫烈说到这里的时候,凶光从眼中一闪而过。

    “这件事情,不要让王妃知道!”南宫烈特别交代道。

    “呃……好!”侍剑点了点头:“我这里是绝对不可能让王妃知道的,但是若是别人口中……”

    实际上他发觉到了一个规律。

    王爷越是交代不想让王妃知晓的事情,到最终都会被王妃知道。

    这一次,他还真不敢答应。

    “如果是别人口中的话,那不关你的事!”南宫烈唇角出现一个无奈的笑容。

    “好!”侍剑松了口气。

    其实侍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其实虽然公孙丞相没有请到陆大将军,但是却是跟陆大将军说了这件事情!而告诉了陆大将军,依照陆大将军那大嘴巴,就相当于告诉了陆桑!

    而陆桑知道了,也就相当于王妃也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