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一语鬼神惊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0本章字数:3183字

    赌馆。

    “陆桑,你怎么了?”楚璃见陆桑那在自己面前纠结了一天的小脸,几次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终于楚璃忍不住问出声来。

    陆桑向来都不是一个能忍得住事的主。一有事,全部都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这或许跟她是武官世家的原因。

    “没,没什么……”陆桑连忙摇头。

    这话该怎么告诉楚璃。说,丞相在明晚邀请了所有官员,前往青楼,公然嫖妓。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最重要的是,既然自己的父亲都受邀了,那么南宫烈也极有可能也在受邀之列。

    这若是让楚璃知道,自己的男人竟然明着去妓院,依照她的性格,不把那妓院拆了就怪了。

    所以这话,是坚决不能告诉楚璃的,不然的话,就有可能破坏了他们夫妻间的感情。

    但若是不告诉的话,她内心就备受煎熬。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她纠结了一天的原因了。

    “没什么?你觉得你这话说了,我能信么?”楚璃翻了翻白眼,感情陆桑是把她当成二愣子耍了。

    “不能!”陆桑肩膀垮了下去。

    “是不是你跟南宫翊之间出了事?”楚璃眯眼,猜测。

    “不是!我们好得很!”陆桑说到这里,脸上扬起一抹娇羞的笑容。

    见楚璃张口还要猜测,陆桑可保不准,在下一刻楚璃口中还会说出什么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于是开口说道:“事情是这样的!这件事情主要还是出在公孙丞相身上!”

    说着,陆桑把事情跟陆桑说了一遍:“我爹爹都要气疯了!实际上这也怪不得我爹爹!我爹爹他自从我娘死后,洁身自好那么多年,公孙丞相却是来邀请我爹进入烟花之地,我爹没一拳头揍死他,都算克制了,还邀请我爹去!”

    “伊人馆!青楼啊?”令陆桑咋舌的是,楚璃并没有立刻发飙,而是摸着下巴,笑得一脸的意味深长。

    “嗯!是啊!伊人馆就是青楼啊!”陆桑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楚璃,点头。

    “听说伊人馆很多美人?”

    “嗯……”陆桑这句话答得有些勉强。

    楚璃说到这里,她哪里还猜不到楚璃根本就不生气,甚至似乎还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她可不信,聪明如楚璃,没有猜到,南宫烈也会去这个伊人馆。

    不管是否收到了公孙丞相的邀请,他都必然要去。

    毕竟,太多的高官在场,这就势必造成了一些危险因素在里面。于情于理,南宫烈都必须去!

    “南宫烈,应该也要去吧!”楚璃问这就话的时候,神情就变得更加的感兴趣了。

    “呃……这个,应该、也许、可能会去吧!”陆桑干咳嗽了一声,答道。

    “那就是会去了!这简直是太好了!”楚璃一拍手掌,高兴的说道。

    “呃……太好了?”陆桑彻底傻眼的看向楚璃,一字一字的重复道。

    一般女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都是想方设法的不让自己丈夫前往的么?怎么到了楚璃这里,却变成了……太好了!

    若是换做是南宫翊去了青楼的话,她不把南宫翊的耳朵拧下来,让他跪断几个搓衣板,绝对不会让他起来。

    “楚璃,难道说你一点也不担心南宫烈,嫖娼么?”最终,陆桑还是问出了心中的想法。

    “不担心!好了!今天这个话题,就在这里截止!”楚璃说完,目光便环顾整个赌坊。

    在她的目光环顾整个赌场的时候,她的心中却是在暗暗思量着,明晚前往青楼的事情。

    既然南宫烈也要去的话,自己也跟着去!

    她不是去看南宫烈是否出轨。

    男人如果心都不放在你的身上的话,你就算是如何管,他都必然出轨。

    而且,男人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先回王府了!”楚璃说完,不等陆桑说什么,向着楼下走去。

    “你明晚是不是要去伊人馆?”

    冲进南宫烈的锦龙阁,楚璃直来直往的问道。

    “呃……”南宫烈一脸的尴尬,目光悄然的瞪视了眼侍剑,这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侍剑一脸无辜的回看向南宫烈。

    “是不是?”楚璃再次追问。

    “呃……对!”南宫烈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我也要去!”楚璃毫不犹豫的说道。

    “啊?”

    南宫烈跟侍剑两人不由得嘴歪眼斜,这什么情况?

    她说:她!要!去!

    “你知道伊人馆是什么地方么?”虽然不该问这句话,但是南宫烈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不就是青楼么?如果伊人馆不是青楼的话,我还不去呢!”

    楚璃的这句话,再次把两人震翻。

    不就是青楼么?

    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竟然要去青楼!

    “不行!不许去!”南宫烈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难道说,这伊人馆,你们男人可以去,我们女人就不可以去不成?不就是一个妓院么?我又不是去看你嫖妓,你紧张个什么劲啊?”楚璃一翻白眼:“我不就是好奇一下,这妓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么?”

    妓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

    这强大的一句话,只把南宫烈跟侍剑两个大男人再次雷得外焦里嫩!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

    楚璃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她实际上还真的好奇这个古代能够光明正大敞开大门做生意的妓院,是怎么样的!

    当然她也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但那要去了之后才知道。

    “真的没法商量?”楚璃来到南宫烈的身后,一把从后面抱住他,软着语气问道。

    “你……你,放开!放开说!”察觉到背后的柔软的南宫烈,整个脸蛋瞬间红了起来。

    “你说让不让我去啊?”从后面看见南宫烈那涨红的耳根,楚璃心中暗笑不已。

    在之前发现他似乎对女人有着天然的敏感的时候,她就知道,用这一招,准没错。

    “不,不让!”南宫烈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虽然心中窃喜,但是从小到大,还真没有接触过女人的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招式啊!

    尤其是这种招式还是自己心仪的女人对他施展的时候,就更显得捉襟见肘了。

    侍剑在一侧看得直摇头,主子现在是被楚璃吃得死死的。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败下阵来。

    恐怕其他人永远都不会相信,南宫烈身为一个堂堂的王爷,竟然会对女子如此的敏感。

    可,事实就是这样。

    十六岁对这方面还非常懵懂的年纪,南宫烈就开始带兵打仗,整整五年的时间都用在了行军打仗中。

    军妓是有的,但南宫烈嫌脏!

    当然还有女战俘,但南宫烈不屑逼迫!

    也有投怀送抱的,但南宫烈看不上。

    所以造就了这么多年来,南宫烈一直还单身着。还是感情方面的初哥。

    于是现在,楚璃在这方面针对南宫烈时,南宫烈显得那么的腼腆,若是换做是其他男人的话,恐怕现在的楚璃这一招,完全没有任何施展的余地。

    侍剑摇着头,悄然的离开了锦龙阁,完全无视了南宫烈求助的目光。

    开玩笑!

    这种事情,说白了是他们小夫妻两人的恩爱生活,他这个外人不能横加干涉。

    况且说了,身为男人的侍剑,又如何看不出来,其实南宫烈还是蛮受用的!

    所以,身为下人的他,要懂得看脸色行事。

    比如说,南宫烈现在脸上一副痛苦的模样,实际上心里不知道爽得要死。

    实际上就是尴尬,不好意思!

    说得直白点,那就是,你赶紧给我出去,让我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

    “真的不让?”

    楚璃的唇微微的翘起,笑问道,说这话的时候,呼吸喷在了南宫烈的脖颈处。

    南宫烈一个颤抖。

    心中不断呐喊,楚璃是哪里学的这般邪惑手段。

    若是楚璃知晓南宫烈现在的想法的话,绝对会笑喷,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人,哪一个没有经历过那种文化的熏陶。

    就算是没有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要对付南宫烈这个初哥,只要拿出一点点技巧,绝对把他拿得服服帖帖的。

    “让!”终于在楚璃的折磨下,南宫烈屈服了。

    “啪!”楚璃的一个吻,就这么狠狠的印在了南宫烈的脸颊上。

    感触到脸颊的那一瞬柔软、温润,南宫烈的心不由得一荡。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好!

    于是在他还在回味的时候,楚璃已经像是一阵风一般的席卷出了锦龙阁。

    独留下南宫烈摸着脸颊,傻笑。

    侍剑回来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侍剑嘴角抽搐,之前不知道是谁说自己有分寸,但是眼前这个摸着脸,傻笑的人,可还知道自己有分寸?

    若是现在有一个人来行刺南宫烈的话,侍剑都不知道,南宫烈能否抵挡得了。

    “王爷让王妃去了?”侍剑进入锦龙阁后,问道。

    “嗯?嗯!”南宫烈回过神来, 点了点头。

    侍剑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向南宫烈,实际上在楚璃兴致高昂的冲出门去的刹那,他就知道,南宫烈败下阵来了。

    “王爷,不觉得尴尬么?”侍剑咳嗽了一声,问道。

    毕竟那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场所,本来就不适合女眷前往,这南宫烈却是带着一个女眷前去,这未免有些……丢脸。

    “没事!难道还有谁能指责我不成!既然璃儿想去,那我带她去看看也好!反正……反正也不涉及到那方面的事情!”说到那方面的事情的时候,南宫烈的脸色染上微红,微微咳嗽了一声后,说道。

    “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