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长痛不如短痛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1本章字数:3080字

    “除了这个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有其他的可能!因为王妃要前往伊人馆的消息,也只有我们府中的人才知道!而且……还是有限的几个人!”侍剑说到这里,眉头狠狠的蹙起。

    “可是这几个人却偏生不可能背叛王爷!而若是说公孙越就仅仅是因为王妃从这里到伊人馆这么一段距离的时间内就安排了针对王妃的刺杀,这办事未免……”

    “这份办事效率未免太高了么?”南宫烈唇角一勾:“那么你觉得,这有没有可能早就设计好了的呢?”

    “早就设计好了,就凭公孙越?”侍剑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就他那脑子,绝对不可能!”

    若是外人知晓侍剑对公孙越的评价是那么的不堪的话,不知道这些外人会有什么想法。

    毕竟一个国家的丞相代表着这个国家智力水平。

    而侍剑一个王府的管家,就这么直剌剌的鄙视自己国家的智力,这未免太……放肆了。

    “若是说这里再加上一个兆国的陛下呢?”就在侍剑说完后,一侧的楚璃,忽然接口说道。

    “什么?王妃,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兆国的萧昀也有参与?这不可能吧?”侍剑惊呼道。

    不过在惊呼过后,他却立刻闭上了嘴。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不可能,国与国之间,向来是利益之交。

    在这其中再加上一个萧昀,这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侍剑不由得把目光落向南宫烈。

    “璃儿,你说说看,你的理由!”南宫烈神情肃穆的看向楚璃。

    “之前那一批刺客是收到了萧昀身边的侍卫通知了之后,才会扑杀而去的!”楚璃皱了皱眉:“至于刺杀立国两位皇子的那一批却也是真正的刺杀。不过两个皇子身边的侍卫,武功了得,这些刺客又太弱,所以没有得逞!”

    “这批刺客,我认为除了最后那一个是萧昀派出的之外,其他的都是公孙越派出的!”

    “当然,这一切除了,我看见了萧昀侍卫通知外,其他的都不过是我个人的猜测罢了!现在是一个讲究法制证据的社会,而有些人就算是我们司南国的律法也不能把他绳之以法的存在。”

    楚璃说到这里,却是淡淡一笑。

    听了楚璃的话,南宫烈跟侍剑也不由得苦笑。

    确实。依照萧昀的身份,司南国的律法根本就不可能把他绳之以法。

    别说司南国的律法了,就算是四国间的国际律法也不能用啊!

    毕竟这针对的对象是萧昀这个兆国的皇帝陛下。

    “不过虽然国际律法不能约束他,不代表不能给他一个警告!”南宫烈目光中闪过一抹肃杀之意。

    没有人在算计了他南宫烈之后,没有不付出代价的。

    南宫烈跟侍剑交换了一个眼色后,侍剑暗暗的点了点头,很多事情,他们两个的默契根本就不用说出来,就知道彼此间的意思。

    “不过现在萧昀,还不能死!”南宫烈眯了眯眼:“起码不能在我们司南国死去!”

    “这还真是一件令人苦恼的事情!”说完这话,南宫烈不由得揉了揉额头:“剑叔,你去叫二十三、二十四去守护下立国的两位皇子吧!不然他们在我们国家出了事,我还真没办法跟他们的父皇交代!我们的国家还不适合开战!当然叫二十三跟二十四自己小心!”

    “如果不能保护住他们两个也没有关系,护好自己的性命就够了!我们司南国现在的状况虽然不适宜开战,但不代表我们司南国没有能力开战!”

    “两位皇子死了就死了,但是二十三跟二十四却绝对不能有事,因为他是我南宫烈的兄弟,最好的兄弟!不可替代的兄弟!”

    “是!”侍剑点了点头。

    南宫烈之所以有今天如此的地位,之所以能够得到二十四血卫的绝对效忠就是因为他,事事都为他们着想,为他们考虑,有很多的事情,在性命跟完成度相比的情况下,南宫烈向来让这些血卫保存性命,而非为了完成这个任务而拼命!

    而也是因为如此,为了完成南宫烈交代的任务,他们就算是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

    这种恐怖的做法的后果就是,他们每一次都能够保存自己的性命完成任务,完成后,却依旧要落得南宫烈的一阵处罚。

    但是他们对于南宫烈事后,非但没有奖赏而是处罚,却没有任何的怨言。

    因为这个主子,是真的把他们都放在心间的。

    而且南宫烈也并不是说说就算了,他更多的是这样做的。

    很多次,就是因为任务跟他们的性命起冲突,他却硬生生的放弃了这些任务,改为折中的方式。

    而这一切,他都是瞒着这些血卫的。

    南宫烈虽然这样做,但是却不代表这些跟随了他那么长时间的血卫不知道他的做法。

    这也是这群血卫是一群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汉子,却对南宫烈如此效忠的原因。

    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像南宫烈这样,身处高位,却对于他们这群本应该是死士的人,却像兄弟一般的关心?

    南宫烈做这些,从来就不是用计谋算计,而是以心换心的方式。

    这样的做法,得到的却也是这些血卫的真心。

    “王妃!”

    就在这时,一声喊声从外面传来。

    “嗯?什么事?”

    “回禀王妃,您的兄长,楚啸前来寻找!”

    “哦?好!我马上来!”楚璃一怔,点了点头,便站起身来,准备向着外面走去。

    等楚璃离去后,南宫烈从鼻孔中冷冷的哼了一声。

    虽然刚才他很想开腔让楚璃留下来,但是他是个男人,必须要对自己的女人大气。

    更何况,楚啸还是楚璃名义上的兄长。

    这时的侍剑却是已经离开了,去安排南宫烈所吩咐的事情去了,没有听见这声傲娇而耍脾气的冷哼声。

    楚璃在前往客厅的路上,已经想好了要跟楚啸摊牌了。

    楚啸对她很好!更加不会嫌弃她这个傻妹妹。他是对自己动了感情。

    但是……她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而现在的南宫烈足够的爱她。

    她内心中又不是对南宫烈没有任何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么她就有必要跟楚啸讲清楚,谈明白。

    他对自己的感情,她只能辜负了。

    “大哥!”进入客厅中,楚璃支开了跟来的下人,看向楚啸。

    “小璃,你没事吧?”楚啸见楚璃前来,赶忙站起身,急切的向楚璃走来,连忙开口问道。

    “我没事!”楚璃躲开楚啸向自己抓来的手,疏离的说道:“大哥前来,可是有事来找?”

    楚啸眼神一黯:“没事,我就是前来看看你,受伤没。”

    “嗯!”楚璃点了点头,唇角含着淡定的笑,目光犹如一把利剑刺入了楚啸的双眼中:“大哥,你喜欢我吧?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而不是兄妹那般的喜欢!”

    楚啸听了楚璃的话后,目光狼狈的躲了开来。

    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楚璃竟然发现了他的小心思,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楚璃竟然就这么果断的揭开了这块属于他的遮羞布。

    “哥哥,我现在是有妇之夫了!”楚璃的目光依旧定在楚啸的身上:“而且我们两个之间,也完全的没有可能!这,不是身份的问题,也不是伦理的问题!而是我对你只是妹妹对哥哥的感觉!也就是仅仅是有兄妹之情!仅此罢了!”

    楚璃说到这里,顿了下,无声的笑了笑:“我相信哥哥你也明白,我这些日子以来对你的疏离!其实我是有意疏离哥哥的!因为哥哥没有把自己的心态摆正!”

    “我们两个只能是兄妹,也只可能是兄妹!不可能有其他的任何的可能!哥哥对我的爱护,我明白!我理解!但是我们之间本来,就不可能!”

    “所以,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若是老哥今后还对我有不该有的感情的话,那么我就会依照现在疏离的态度对待哥哥!当然若是哥哥对我仅仅是兄妹的态度的话,那么我们就是比亲兄妹还要亲的兄妹!”

    楚璃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是无比的干脆利落的。

    “我知道了!”楚啸的严重闪过暗淡的光泽。

    不过,对于楚璃严厉言辞,楚啸并没有多大的反感。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看似狠绝、严厉,其实还是小心翼翼的维护了属于他的尊严,留了一条可以挽回的余地的线在那里的。

    他虽然忠厚老实,但是不代表他傻。

    “哥哥明白就好!”楚璃点了点头:“我只希望哥哥早日找到如意嫂嫂,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儿子,让将军爹爹高兴!我这个远嫁在外的不孝女儿却是不能将军爹爹膝下孝顺,所以将军爹爹那里还要有劳老哥照料了。”

    楚璃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中闪过濡沫的光泽。

    楚璃在这时忽然想起了前世,自己的赌王老爸。

    自己的老爸很有钱,但是对自己也是有求必应,爱护有加。

    可以说得上是疼宠入骨。

    而自己却丧生大海,就连尸体也不曾留下,独留下老爸一人在那个世上,也不知道老爸现在过得可还好?

    想到这里,楚璃眼中闪过一抹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