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闹别扭的南宫烈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1本章字数:3091字

    “妹妹,我会好好照顾爹爹的!妹妹你放心!你也别太担心!”楚啸在见到楚璃眼中一闪而逝的伤痛的时候,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在刚才,他差点就要像以前那般抱住楚璃安慰了,但是在想到楚璃刚才的警告的时候,手不由得僵硬在那里,焦急的看向楚璃。

    “嗯!我知道哥哥一定会的!若是以后有机会了,我就跟阿烈一起回去看望将军爹爹!”楚璃吸了吸鼻子,笑道。

    “好!楚将军府的大门会一直向你敞开!”楚啸点了点头,给楚璃一个大大的笑脸:“若是你在战王府受了委屈了,就托人告诉我一声,纵使我跟爹不是战王爷的对手,但是也自然会向他讨要一个公道的!”

    “不会的!他待我很好!”楚璃展演一笑。

    楚啸眼底一暗,是啊,南宫烈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又如何能不疼宠她。

    “好了!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我现在先回驿站了!明天就是四国盛会了!”楚啸对楚璃淡淡一笑,便要向着门外走去。

    “哥哥……”在楚啸向着门外走去的时候,楚璃叫住了楚啸。

    “嗯?”楚啸停住脚步,转过身,看向楚璃。

    “四国即将不太平了,要好好保重!”楚璃真诚的看向楚啸。

    “嗯!会的!小璃你也要注意保重!这次的事件是冲着你来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冲着你来,但是这件事情的发生还是跟这个有着脱离不开的关系的。所以,妹妹你要好好地保护自己!”楚啸郑重的点了点头后,大跨步向着门外走去。

    楚璃注视着楚啸的背影,心中微微叹息一声。

    楚啸他还没有看透事情的本质。

    若是这次设的局,真的就仅仅是针对她的话,那只能说包括萧昀在内,都是不折不扣的没有脑子的傻逼。

    而萧昀这个一国之主,显然不可能是傻逼。那么也就意味着这里面绝对有深意在里面。

    “王妃,该用晚膳了!”

    侍剑这时,走了进来,看着怔然的楚璃,提醒道。

    之前他们并没有服用晚膳前往伊人馆。

    而在伊人馆他们更加的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导致了到了现在南宫烈跟楚璃还都是饿着。

    “嗯!麻烦剑叔把晚膳摆到王爷的锦龙阁吧!”

    “已经按照王爷的吩咐,摆好在锦龙阁了!”侍剑点头,说到这里,侍剑的神情中闪过一抹无奈和好笑:“只是……”

    “剑叔,怎么了?”听着侍剑说完只是,便没有往下说,楚璃不由得追问下来。

    “王爷在闹脾气,不肯吃饭!”侍剑说到这里,简直就想要捂脸长叹了,毕竟王爷都那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跟小孩子一般的闹脾气,这实在是好说不好听啊!

    “啊?”楚璃听完侍剑的话,果不其然,傻眼了:“他闹什么脾气?”

    说完,楚璃一怔,随后了然。

    应当是自己在大晚上的接见楚啸,引发了南宫烈的不满了,所以他是用绝食来抗议了。

    想到这点后,楚璃不由得好笑。

    她完全没有想到,南宫烈这么一个有主见的男子,竟然还会有这么小孩子脾气的一面。

    “我知道了!”醒悟过来的楚璃,还不等尴尬的不知所措的侍剑说什么,点了点头:“没想到,南宫烈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可爱?

    这根本就是傻逼的一面,好吧?

    侍剑听了楚璃的话,不由得彻底傻眼。

    “还有,王妃……”就在楚璃就要向锦龙阁而去的时候,侍剑再次叫住了楚璃。

    楚璃停住脚步,看向侍剑。

    “还有一点,不过是身为下人的我,对王妃的一个忠告!”侍剑抬起头,看向楚璃:“王爷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王妃若是真心实意的对王爷好,那么我希望王妃就这般一直下去!若是王妃有其他用意的话,趁着还没有做出对不起王爷的事情之前,离开王府,看在王妃给王爷带来了快乐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

    这一番话,侍剑的字眼说得很是平淡,但是语气中却是充满了肃杀之意。

    而楚璃却是听懂了侍剑的话:“剑叔,我懂!就好像之前我所说的那般,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楚璃嫁进了王府就是王府的人了!”

    “那就好!如此,奴仆我就放心了!”侍剑说完话后,目光中是杀意收敛,成为了平时一般的平淡:“只希望,王妃永远都不要改初心!”

    楚璃好笑的看着侍剑。实际上,侍剑的这番话,还是很有意思的。

    在刚开始对他发出警告的时候,却是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对楚璃说的。

    而在楚璃应声后,却又转换成为了一个管家的角色。

    楚璃的心中为此也是感慨不已。

    南宫烈能够有这么一个疼爱他、宠爱他,默默为他付出的管家,这是何其的有幸。

    当然也从另外一方面证实了,南宫烈对下人的关怀。

    这世界上,收获与付出永远都是等同的。

    “剑叔如果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去看看闹脾气的南宫烈了!”楚璃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中闪过一抹好笑之色。

    “嗯!去吧!”侍剑不由得摇摇头,失笑。

    看着楚璃的背影,侍剑抿唇一笑。

    若是一切都如楚璃所说的话,那么他乐见其成,但是若是楚璃有做出一点对不起南宫烈的事情的话,纵使冒着身死的危险,他也要把楚璃击毙于掌下。

    他曾答应过她,她走后,好好照顾他,于是从此之后,他就跟在了南宫烈的身边。这一陪伴就是二十五年。

    在他的眼中,南宫烈就像是他的孩子一般。

    南宫烈不是他的孩子,他是他爱的人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侍剑轻轻一叹,缓步向着锦龙阁走去。

    “王爷,吃一口吧!你这伤口,只有吃多了肉食,才能好得快!”

    “不吃!”

    当楚璃进入锦龙阁后,听到了就是这样的令人好笑的对话。

    “当真不吃?”

    楚璃一步跨进房间,看向闹脾气的南宫烈。

    “不吃!”

    南宫烈扫了眼进来的楚璃,从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傲娇的回应。

    “真的不吃?”楚璃走到血卫身边,接下他手中的碗筷。

    走到南宫烈的床边坐下。

    夹起菜,递到他的唇边,温和笑道:“吃么?”

    南宫烈喉结微动。

    心中激动的呐喊着,她喂我吃饭!

    她竟然喂我吃饭!

    张嘴!快吃!

    另外一边,却傲娇的想着,她竟让当着我的面,光明正大的去见别的男人!

    哼!现在约完了会,才想起我,她当我南宫烈是什么人了?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男人了么?

    见南宫烈依旧如此的傲娇,楚璃抽回了递到南宫烈唇边的筷子。

    当唇边的筷子离开唇边的时候,南宫烈心中立即就不舍了起来。

    并且在心中暗暗责怪自己,叫你贱,叫你拿乔,看!好了吧!现在人家都不喂你吃了!

    “其实这次我见楚啸,目的是为了跟他摊牌的”楚璃收回碗,放置在自己的膝盖上,目光落在南宫烈的身上:“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我也知道自己是谁的夫人!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楚璃说着唇边泛起一抹柔和的笑:“所以,这一次我去找他,是为了跟他交代明白!让他断了念想,好好的找一个女子,好好的过日子!给我将军爹爹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让我将军爹爹的心思有所寄托,不会整天想念着我这个远嫁到司南国的不孝女儿!”

    “我……”

    “你不用说什么!我知道,很多事情,不仅仅是你身不由己,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身不由己。活在这世上的人,又有几个能身由自己的?”楚璃说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了下:“所以说,你不用说什么!”

    “我现在要跟你说的,其实算是给你这个身为丈夫的人,解释一下,我的原由!我也必须要给你一个缘由!楚啸不是我的亲兄长,他喜欢我!这一切我都知道,我相信身为我的丈夫的你,也查到了!”

    “今天摊牌后!不管他想没有想明白,我依旧是我楚璃,他依旧是我的哥哥,永远都只是我的兄长!现在,你可放心了?”

    楚璃说完,用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再次递给南宫烈的唇边。

    南宫烈这次终于没有再拒绝。张开嘴,开始吃起来。

    他的心,现在像是吃了蜜一般的甜。

    为了刚才楚璃之前的那一番话而甜。

    因为楚璃刚才的那一番话,代表着她在意他。

    等南宫烈吃完饭后,楚璃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后,起身,坐在凳子上,慢条斯理的吃起饭来。

    该断就断!该解释的解释!该证明的证明!

    这就是楚璃。

    她不喜欢误会,也不想自己的感情上有所误会!

    在楚璃吃饭的时候,坐在床边的南宫烈咧着嘴,傻笑起来。

    她今天不仅喂我吃饭。还吻我了!

    这一匕首,挨得值得!

    物超所值!

    等楚璃吃完饭,离开了锦龙阁后,南宫烈这才回过神来。

    摸着自己的脸颊,再次呵呵傻笑了一下。

    早就已经回到锦龙阁的侍剑抽搐了下嘴角。

    “剑叔!怎么了?”看着侍剑在一旁嘴歪眼斜的看着自己,南宫烈不由得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