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不祥的预感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1本章字数:3144字

    “其实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最容易的办法就是:生米煮成熟饭!当两个人有了孩子之后,女人的心就会落在孩子们的身上了!”

    “这个经验实际上就是你母后传授给你的!”侍剑说到这里,促狭的对南宫烈眨巴了下眼:“你母后早就知道你的个性比较木讷,所以一早就交代我,若是以后你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有对你有意思,那么就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就可以抓住那个女人的心了。”

    “当然,你母后还说过一句话,那个度,你要好好的掌控!”

    “不然纵使最终你能够抓住那个女人的心,恐怕就不是爱,而是恨意了!”

    “而这个问题,你别问我,我没有试过这个办法!”侍剑说到这里,对着南宫烈嘿然一笑,光棍的说道。

    听了侍剑这般光棍的说法,南宫烈不由得有些无语的抽搐了下嘴角。

    “好了!剑叔,我们就不要在这个小问题上纠结了!我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一下剑叔!”南宫烈说到这里,目光开始转换为冷凝。

    侍剑点了点头,脸色也变为严峻:“按照你之前是吩咐,我特地叫人查了一下!这一切确实是公孙越所做,而且这件事情或多或少的涉及到了萧昀。只是这一点,还是不能绝对的肯定!”

    “而且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我认为应该把公孙越抓起来,好好的拷问!”侍剑目光冷冷的闪烁了下。

    “你去办吧!”南宫烈点了点头:“跟阿翊说一下!”

    “我明白!”侍剑点了点头,便想着门外走去。

    在侍剑离开后,南宫烈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床边木板,发出“叩叩叩”的声音。

    随着清脆的敲击声响起,南宫烈的眼神则是不断的在转换不定。

    并且脑海中关于之前伊人馆的一切,在慢慢的串联起来。

    所有事情都过滤了一遍后,他的唇角不由得现出了一抹苦笑。

    他发现之前楚璃说的猜想,还真就吻合了现在他现在串联起来的一切的猜想。

    想到这点,他心中微微的叹息一声,他究竟爱上了怎么样一个恐怖的女子啊。

    是,现在她的修为是不高,但是她的脑子却是恐怖到了极致。

    只是让他有点想不明白的是,楚国怎么会把这么一个聪慧的女子送到他这里。

    若是楚国有楚璃坐镇的话,那么楚国将会成为他最为强劲的对手。

    比萧昀还要恐怖的对手。

    不过,现在这个对手,却成为了他的女人。

    这世界上的奇妙之事,还真的是一言难尽。

    在南宫烈滤清了一切事情的走向后,侍剑恰好也回来了。

    “一切都办妥了?”南宫烈抬起头看向进来的侍剑,问道。

    “已经知会陛下了!”侍剑点了点头:“丞相府已经掌控在我们的手中。公孙越跟公孙胜两人都已经抓回王府,阿大正在行刑,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

    “嗯!”南宫烈点了点头:“只希望这一切不要太过的复杂才好!”

    南宫烈说到这里,揉了揉眉心:“剑叔,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祥的预感?

    侍剑蹙了蹙眉。

    他记得南宫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五年前那一场雪国狙击中。

    当时在采到九天雪莲的时候,南宫烈也说过同样的话。

    而在那时,他们接近七百里的逃亡生涯便开始了。

    现在南宫烈再次说出了他的不祥预感。

    这就不得不引起侍剑的注意了。

    “希望,你的预感不会成真!”侍剑苦笑了一声。

    当年的那一场追杀,当真是九死一生,若是一个不小心,他们恐怕就会全军覆没。

    实际上当初采集九天雪莲的时候,包括南宫烈在内是二十六个人。

    他是隐藏在南宫烈的身边,保护南宫烈的。

    “我也希望不要成真才好!”南宫烈也不由得笑了笑。

    “王爷,拷问出来了!”便在两人话音落下的时候,血卫首领阿大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阿大进来后,脸色有些严峻的看向南宫烈:“王爷,事情严重了!”

    “严重?”南宫烈的眉头不由得蹙起,声音微微的沉重了起来。

    他跟侍剑两人对视了一眼,刚才他们两个才说完他有不祥的预感,这转眼,阿大却是说事情严重了。

    “是的!”阿大说着肯定的点了点头:“前往伊人馆的所有官员都中了慢性毒药!”

    “什么?中了慢性毒药?”侍剑声音不由自主的拔高了八度。

    “回禀剑大人!我们司南国前往伊人馆的所有官员都中了慢性毒!这毒药是由兆国的陛下萧昀提供的,就算是公孙越也没有解药!”阿大脸色严峻的说道。

    “不可能!”侍剑却一口回绝了阿大的说法:“王爷根本就没有中毒!”

    “毒药都藏在了那群歌姬身上。”阿大淡淡的说道:“只要接触到歌姬的人,都有可能中毒!”

    “阿大,你快去唤璃儿来一趟!”听了阿大的说法,南宫烈的脸色沉了下来,重重的吩咐道。

    “是!”阿大说完,就前往通知楚璃去了。

    “剑叔,看来这件事情,又要你出山了!”南宫烈说到这里,苦笑的看向侍剑说道。

    “王爷跟我客气什么?”侍剑摇摇头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这次事件若是不解决的话,还真的会给我们司南国带来严重的祸患!”南宫烈说道这里,不由得叹息一声:“没有想到这次的不祥预感,是因为这个!这还真是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只要有我在,这天下,就没有我解不了的毒,王爷尽管放宽心好了!”侍剑豪迈的笑道。

    “这是自然!有剑叔在,这世间上有什么是剑叔医治不了的病,解不了的毒?”南宫烈倒是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只是我学医晚了点,不然的话,你的父王跟母后就不会……”侍剑说到这里,眼神黯淡了下来。

    “剑叔,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剑叔就不要责怪自己了,这跟剑叔没有任何的关系!”南宫烈摇了摇头,劝慰道:“再者说,父王、母后泉下有知,也该含笑了,毕竟剑叔为了我们兄弟两付出了那么多!”

    侍剑苍白一笑。

    没有说话。

    南宫烈没有经历过那一个阶段,永远也不可能了解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爱的人,慢慢的死亡,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那种感觉。

    他就是因为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母后死亡,四处求医后,没有办法,在最终终于找到一个医道圣手,并且在那医道圣手门前苦苦哀求,才请得圣手出山,本以为她有救时,圣手却诊断出,他们来晚了。

    若是他能早一年来请他的话,能救。

    但是他却是整整的晚了一年。

    于是最终,她把他们两兄弟,托付给了他。

    他一边照顾他们两个,一边求学在医道圣手门下,一边创立了血卫组织。

    就这般慢慢的看着他们两个从小孩,慢慢的长大成人。

    南宫烈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会学医术,全部都是因为他的母后。

    在他们沉默时,楚璃已经被请来了锦龙阁。

    侍剑向着楚璃告罪一声,便开始仔细的替她把起脉来。

    把脉的结果却是让南宫烈松了一口气。

    楚璃没有中毒。

    “阿大,你去抓一个中了毒的官员回来,让我研究研究那种毒!”侍剑的目光替楚璃把完脉后,看向阿大吩咐道。

    “是!剑大人!”阿大说完,身子迅疾的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在阿大消失后,楚璃不解的看向南宫烈:“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烈把事情的经过向楚璃转述了一遍。

    “啧……萧昀还真是好大的胃口啊!司南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他吃得下么?”楚璃啧啧两声后,鄙夷的说道:“也不怕撑死!”

    “如果他怕撑死的话,就不会这样算计了!”南宫烈好笑的摇头:“不过这次,他是真的触及到了我的底线了!”

    南宫烈说到这里阖上了眸子,遮掩住眸中森冷的杀意。

    “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一件事情了!”楚璃经南宫烈这么一说,拍了拍额头,对南宫烈说道:“那个伊人馆,是要查封的吧?”

    “这是肯定的!” 不等南宫烈回答,一侧的侍剑倒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的话,你把这伊人馆给我吧!”

    “你说什么?给你?”南宫烈霍然从床上坐起,因为起身太快,扯到了伤口,他不由得疼得咧咧嘴,但是他的双眼却是想要吃人一般的瞪着楚璃问道:“你知道你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么?”

    不仅是南宫烈被楚璃这话吓得不轻,就算是侍剑听到楚璃这话,都不由得瞪大了一双眼睛,以惊恐的目光看向楚璃。

    “这不是废话么?我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话了,我在跟你要伊人馆!”楚璃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实际上对于南宫烈这种反应,她早就已经有所预料了。

    她本来是打算不告诉南宫烈的。

    但是依照南宫烈那通天的手段,纵使她不想告诉他,最后这事情也必然会传进他的耳中,有鉴于此,他决定还是直接的告诉他。

    这样还能省了不少的开销!

    南宫烈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尝试着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楚璃:“你要这伊人馆,是不是想要把它发展成为赌坊的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