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我来帮你怎么样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7:11本章字数:3077字

    南宫烈听楚璃这么一说,脸色一僵,的确,新婚那天晚上,他给她唯一的见面礼就是一巴掌。

    察觉到南宫烈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愧疚,楚璃冷笑一声:‘战王若是没事,就不要打扰了,老娘没时间陪你耗在这里。”

    楚璃故意想要将南宫烈激走,若是南宫烈在这里,她还怎么实行她的色诱计划。

    感觉到南宫烈周身的气压又开始降低,隐藏在暗中的阿十实在是受不了两人之间这样墨迹,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从暗中走出来。

    “王爷,王妃她没让唐太子动一根手指头,反而还把唐擎那个淫贼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至于王妃脖子上的那些……额……痕迹,则是王妃自己用手拧出来的。”

    果然,阿十的话音刚落,南宫烈周身的冷气呀立马回复正常。眼神也不似方才的那般戾气。

    阿十见状,重新隐退到黑暗中去,只是在转身的时候不经意的低估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恰巧能够让南宫烈听清楚。

    “王妃,拧这个很疼呢。”

    “跟本王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南宫烈虽然心里已经软下来了,但是表面上仍旧是冷冰冰的。

    楚璃自然是明白南宫烈的想法,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她就不会收手。

    “不要。”楚璃一把甩开南宫烈的手,利落的回绝。

    “你……”

    眼见着南宫烈又要动怒,楚璃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

    “我们只身来到立国寻找解药,方法自然是越简单安全越好,而我这种办法,就是最好的。”楚璃挑眉看向南宫烈。

    南宫烈沉默了一会,楚璃说的不错,这的确是眼下最好的办法,现在立国四处动荡,若是他们有个什么闪失,绝对是得不偿失。

    见南宫烈许久都不回话,眼神还一直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上扫来扫去,楚璃被看得有些不自然。

    “我说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也没用!眼睛不要老盯着老娘看,哪来滚哪去!”楚璃被看得有些炸毛了。

    南宫烈见楚璃这幅别扭的模样,心情突然大好。

    “你们都到外面去守着。”南宫烈转头对着身后的黑暗说道。

    只感觉黑暗中几条黑影嗖嗖的过去,瞬间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

    “你想干什么。”察觉到南宫烈看自己的眼神变了,楚璃也有些紧张。

    “没什么,只是觉得,王妃都这么劳心劳力的为本王解忧,本王自然也是要为王妃解忧的。”南宫烈笑的好邪魅。

    “不需要。”楚璃强制按捺住心里的不妙的预感,转身就要离南宫烈远一点。

    “你会需要的。”南宫烈伸出胳膊,一把将楚璃拉进自己的怀抱,轻轻的咬住楚璃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轻轻呢喃,惹得楚璃身上一阵战栗。

    两个人突然的近距离让楚璃有些不适应,便想要挣脱开南宫烈的怀抱,却不想南宫烈借机将楚璃翻转过来,让楚璃面对着自己。

    南宫烈用一只手固定住楚璃,然后伸出另一只手来,用食指轻轻的触摸着楚璃脖子上那些被她自虐而来的“吻痕。”

    灼热的触觉自脖子上传来,惹来楚璃一阵阵轻颤。。

    “这里就需要我。”南宫烈一边往楚璃脖子上吹气一边说道,声音里是说不出的魅惑。

    “啊。”感觉脖子上传来湿热的触觉,楚璃惊呼一声,呼吸也加重了,想要挣脱开,却无奈南宫烈的臂弯实在是太坚固,只能让自己就这么任他摆布。

    随着脖子上或轻或重的吻,两个人的呼吸声也渐渐地加重了起来,感觉到南宫烈两只手开始乱放,楚璃一个激愣,她可没有忘记这里可是立国太子的房间。

    狠狠地一把推开南宫烈,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没好气的瞪着南宫烈。

    南宫烈则是一脸满足的样子,优雅的整理了一下方才被楚璃抓的有些凌乱的衣服,走到桌子旁边,将铜镜拿过来,伸手递给楚璃。

    “看,这样是不是就货真价实了。”声音里是说不出的戏谑。

    楚璃瞟了一眼铜镜里的自己,面色含春,领口微开,从脖颈到胸前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吻痕,想到方才肌肤上传来的那些湿热的触觉,楚璃不自然的脸一红。

    还好现在是晚上,南宫烈看不清楚。

    “好了,没什么事你就赶紧离开吧。”楚璃有些别扭,便急急忙忙赶南宫烈离开。

    却不想南宫烈顺手抓住楚璃的手,又将楚璃一把带入自己的怀里:“帮人帮到底……”

    “唔……”楚璃还未说出口的话都被南宫烈吻回去了。

    一阵缠绵的吻过后,南宫烈终于放开楚璃,舔了舔被南宫烈吻得肿胀的嘴唇,楚璃干咳了几声:“赶紧给老娘滚!”

    用词甚是霸气,只可惜发出来的声音却待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南宫烈见楚璃这幅模样,轻笑一声,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本王的王妃这幅模样留在别的男人的房间里,让本王如何放下心来离开。”

    “你!你还想怎么样!”楚璃见自己被占尽了便宜,南宫烈依旧是不依不挠,不由得小暴脾气又上来了。

    南宫烈倒是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司南国有句古话不知道璃儿你听过没。”

    楚璃轻哼一声,别过脸去不搭理南宫烈,南宫烈也不在意楚璃的态度,径自说道:“就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既然王妃以身涉险,那么身为你的夫君,我又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不如,你在这里几天,我就当你的暗卫几天,如何?”南宫烈虽是笑着,却也笑意不达眼底。

    楚璃知晓南宫烈的底线在哪里,却也不得不妥协:“老实在暗中待着,别给我惹麻烦,要是出了什么乱子,看我怎么收拾你!”楚璃恶狠狠的说着。

    南宫烈挑了挑眉,表示同意。

    两个人达成一致之后,剩下的问题就是解决唐擎了。

    南宫烈皱眉看了唐擎一会,有些嫌弃用脚踹了踹他,唐擎依旧睡如死猪:“不准让他碰你。”

    楚璃点头。

    “不能跟他单独在一起。”

    楚璃深呼吸一口,点头。

    “不能跟他同房休息。”

    楚璃深呼吸两口,再点头。

    “不能跟他说话。”

    “妈蛋!南宫烈你要是再敢对我指手画脚,你就滚回客栈去等老娘带解药回来!”忍无可忍,楚璃终于炸毛。

    南宫烈碰了一鼻子的灰,心里的不满只能冲着门外的暗卫们发泄。

    “都滚哪去了,赶紧进来把这头猪给本王弄走!”

    话音刚落,阿大,阿十,十一三人立马就出现在了二人面前,见南宫烈脸色阴霾,楚璃又是一脸炸毛的样子,各自心里清楚,动作都比平常小心了十分,生怕哪点做不好,就成为了南宫烈的出气筒。

    “把他给我丢出去!”看着唐擎睡觉时仍是一脸色相,南宫烈心里一阵怒意,厌烦的说道。

    “你想把他弄哪里,放外面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楚璃及时阻止了南宫烈的醋意横行的举动。

    阿大和阿十看了一下南宫烈,发现南宫烈并未阻止,便将唐擎一把塞到了床底下。

    “这样可以了吧。”楚璃看着已经不被当成人看的立国太子,有些无奈的问南宫烈。

    南宫烈瞥了一眼床底下,有些傲娇的说道:“别然本王看到他的任何一个地方,否则看到哪里,本王就割掉哪里!”

    楚璃看了一眼床底下露出来的唐擎的胳膊,抬脚将露出的那块胳膊揣进床底下,由于踹的力道过大,唐擎微微皱眉。

    翻了个身,嘴里还不清不楚的念叨着:“美人,你轻点……”

    刚刚因为楚璃的举动消气的南宫烈听到唐擎的呢喃之后,脸色顿时又黑了不少,楚璃见状,心里暗骂道,真是个多事的晚上,要是可以真想连南宫烈一起催眠了。

    但是现在还是赶紧安抚南宫烈:“你跟一个猪动什么气。”边说着边给十一使眼色,十一跟在楚璃身边久了,自然知晓楚璃想表达什么。

    未免唐擎在说出什么惹怒南宫烈的话,十一很有先见之明的给唐擎点上了哑穴。

    一晚上好不容易就这么过去了。

    早上楚璃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换成了昨天在床底下睡了一夜的唐擎,只不过唐擎身上被两条棉被紧紧地包裹住。

    看着唐擎被包裹成粽子一样的外形,楚璃不禁扑哧一声笑出来,南宫烈吃起醋来,还真是可爱。

    “太子殿下……”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楚璃急忙扯了扯自己的衣衫,露出一副害羞的表情,然后将一边熟睡的唐擎叫醒。

    “太子殿下,起床啦。”

    唐擎迷迷糊糊醒过来,见到身边楚璃一副羞怯妩媚的样子,不免又露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见状,楚璃心里暗骂一声:“色鬼,等拿到解药之后,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不过面上依旧是一副害羞的模样。

    “太子殿下,门外有人找。”楚璃现在只想赶紧离开唐擎的身边,因为楚璃已经感觉到了黑暗中某个地方已经开始散发出阵阵的冷气。

    “没事,就让她们等着吧。”唐擎听是府内丫鬟的声音,便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