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神秘大叔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6本章字数:2099字

    赵柏丢下一句‘原来是你’,然后带着他的人离开了。不过走的时候诧异的看了眼韩熙城,再没有多的举动。

    车队浩浩荡荡的离开,留下外面一群观望的平民。帽子男扫了他们一眼,打了个响指,小弟们快速上前,把人群驱散了。

    而诊所里,此时一片狼藉。

    老袁卸下了心头的大石,长长的松了口气,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刚才真的好险,吓得他这个经历无数风雨的老油条都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你来得及时,落神。”

    帽子男就是落神,外人只知道他是落神,至于真正的身份,连乔天仁缜密的情报网也没有查到。他是温殿的另一方势力,若没有必要,乔天仁也不会和他起冲突,所以当时赵柏走得很干脆。

    落神推了推帽檐,蹲到老袁面前,瞥了他一眼:“老头,你看上去快死了。”

    “离死还有一段距离。”

    老袁叹了口气,管不了自家诊所的惨况,晃晃悠悠的往里面走去。

    “带小韩走吧,我没有力气医治他了。”

    “好。”

    看着老袁走进里面后,落神向韩熙城伸出手。

    韩熙城打开他的手,起身看了他一眼,突然往外面走去。

    “你还想去追?”

    “为什么要放他们走?”

    落神冷笑着没说话,抱着双臂,若有所思的看着韩熙城。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韩熙城眼里的愤怒和在意,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见落神没有说话,韩熙城吐出嘴里的血水,冷着脸往外走去。进来的小弟急忙把他拦住,谦卑恭敬却不退让。

    韩熙城握紧拳头,侧身用余光打量着落神,压低声线低吼:“让你的人让开!”

    “老韩,没必要发那么大的火。是不是对方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姑娘,让你失了魂?”

    “你应该知道,没人能骑到韩熙城头上!就算不是为了她,我也不会放过那些人!”

    落神却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韩熙城身边,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肩头,说道:“我劝你停手。

    韩熙城嗤之以鼻的反击:“你害怕?”

    “不是害怕,是不想惹得一身骚。”

    “what?”

    韩熙城感到有点不可思议,落神竟会选择避让。

    落神没有说话,还是拍了下他的肩头,停顿几秒,带着韩熙城上了车。他越是这样隐晦不言,韩熙城越是好奇疑惑。按他对落神的了解,死战不休,他不可能对任何人退让。因为他说过,他已经失去他最软弱的伤口,以后会随着自己性子乱来。

    那今晚的事情——

    车子停在了江边,夜光下江面泛着一片金黄,微波粼粼。落神抬头看着残月,想起那晚的月亮。也就是在一个残月的夜晚,他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人。

    韩熙城在车上睡了一会儿,出道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受那么重的伤。看见落神站在栏杆前,摸了下红肿的嘴角,吃痛的眼角抽搐了几下。

    叼着烟下车,坐在车头上,疲惫的打了个哈欠。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刚才为什么要放他们走了吗?”

    落神低头痴痴笑了几声,转身时眼神越发的空虚寂寥。

    “喂——”

    “你先告诉我,那个女孩是不是很可爱漂亮?”

    韩熙城不自然的别过脸,小声念叨了几句。见落神不会停止这个话题,犹豫了几秒,干脆一脸不耐烦的点点头。

    落神一副懂了的样子,坐到栏杆上,摘掉了遮掩的帽子。

    月光拉长他的身影,浅色的光弥漫在他的脸上,形成一种难以言语的悲伤。他咬着嘴唇浅淡笑着,目光孤寂而悲凉。

    韩熙城目不转睛的看着,很少人看见过落神的真面目,其实他不过是个落寞又无奈的男人。

    “不说我就回去了——”

    “你知道你想招惹的是谁吗?”

    最终落神还是选择开口。

    “老袁好像叫那个老头赵柏——”

    “那你记得你为什么要流浪?你的父母又是怎样死的吗?”

    韩熙城用力砸了下车头,倔强的扭头就走。他拒绝去想那些往事,关于他的父母,关于从小到大遭遇的一切孤单和磨难。

    可是——

    落神这么问摆明了是想说明什么,而且他没开口叫自己,事情似乎有点严重。

    绕了几圈后绕到了落神面前,欲言又止,不肯先开口。

    见韩熙城这么磨蹭,落神一脸的无奈,拍了拍他的肩头,缓步往车子走去。

    “说吧,我想听。”

    “她是乔天仁的孙女——”

    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在韩熙城的心里轰开了一片雷鸣。他懵了般愣在原地,心里响起无数个声音,无数个画面接连闪过。黑暗,痛苦,无助,最后是乔苏一张单纯稚嫩的脸。

    落神想过韩熙城知道真相后的反应,可是他没想到,韩熙城的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越是这样见鬼般六神无主,越说明他的在意。

    世界好安静,夜风竟会如此温柔。他一个人站了很久,听着自己心里的声音。一句句重复,最终将乔苏的脸粉碎。

    转身钻到车子里,点上一支烟,看着手机陷入了沉思。

    落神在外面停留了一会儿,他想自己该给韩熙城一个人安静的时间。回车的时候,韩熙城已经打完电话。脑袋靠在位置上,叼着烟痴痴发笑。

    手机屏幕还亮着,那个电话是打给其中一个床伴的。

    启动了车子,落神漫不经心的问:“这次又是随机?”

    韩熙城没有说话,他被戳中了伤口,想一个人安静的疗伤。

    “接下来你会怎样对待这件事?”

    “不是我能怎样,才是必须要这样——乔天仁的孙女,呵呵,你不早点出来告诉我!!”

    韩熙城勃然大怒,控制不住暴走的情绪。

    “谁知道乔天仁的孙女会出现在外面,还被你遇到了。是你的不幸还是她的不幸,你们之间……”

    “什么也没有!也不会有什么!”

    落神心里想到一个词:口是心非。他了解韩熙城,虽然韩熙城伪装的很好。他对女人从来不上心,玩完就甩。可说到乔苏是乔天仁孙女的时候,韩熙城眼底明显有一丝迟疑。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我会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全部从乔天仁身上拿回来!”

    此时烟雾迷眼,空虚的笑后,谁也没去打破这种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