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你好新朋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6本章字数:3304字

    乔氏大宅内——

    暴风雨咆哮了两天,这里人人自危,说话都不敢大喘气。生恐一个呼吸太过响亮,惹得乔天仁龙颜大怒。

    昏睡了两天后,乔苏缓缓睁开眼睛,茫然的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阳台。她梦见了韩熙城,想起那天自己突然昏倒,他留在耳畔边的温柔和仓皇。

    可是——

    这里是她的房间,布置依旧,富丽堂皇。最终她还是回来了,回到了这个让她感觉风都是禁锢的家。

    午后的微风温柔的吹起窗帘,她安静的看着,一句话都没有。就这样安静的想着韩熙城,不自知的痴痴笑着。

    这时外面走廊响起脚步声,开门声,众人惊喜欢呼的声音,最没引起注意的,是乔天仁微微松气的声音。

    昏睡了两天,终于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你们出去。”

    “遵命,老爷。”

    门关上了,乔天仁一个人走了进来。

    她的脸还是那么憔悴,双眼无神的落在阳台上。她曾说自己要自由,可是她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

    所以她总是入神的看着外面的阳光和微风。

    “这次我死了多久?”

    “不准说这种晦气的话!”

    乔天仁暗自握紧拳头,走到床边坐下,溺爱的看着乔苏。

    她低声笑着,笑着笑着泪水满眶。

    “其实在十几年前,我就已经死掉了,是不是?”

    “你是我乔天仁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没人能夺走你,死神也不可以!!”

    乔天仁发誓,无论用尽什么办法,都要保护乔苏!

    “爷爷,是谁带我回来的?”

    乔苏转头看着他,哪怕用尽全身力气,也挤不出一丝微笑。舔舐着干涩的嘴唇,疲惫的闭上酸痛的双眼。

    “那晚你跑出去后,我让赵柏带人去找,那些废物找了三天也没有你的消息。后来有人说在芙蓉区看到过你,赵柏立马带人过去。从那些不知所谓的赏金猎人知道,你被一个叫韩熙城的男人带走了……”

    “韩熙城?”乔苏突然坐了起来,慌乱无措的念叨。“他怎么样了?爷爷你有没有把他怎样——”

    乔天仁急忙坐下安抚住乔苏的情绪,可没有回答乔苏的问题。看着床上备受痛苦病魔折磨的孙女,无力的别过脸。可执拗不过乔苏的痴缠,冷哼一声,说道:“忘记那个人的名字,他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了!”

    “难道——”

    乔苏推开乔天仁的手,挣扎着下了床。身体发软,突然倒在了地上。乔天仁吓了一大跳,急忙把乔苏抱了起来,佣人和医生循声赶来,挨了他一顿呵斥。

    在乔天仁的压力之下,医生检查完乔苏的身体,一脸难色的站到乔天仁面前。还没说话,就被乔天仁轰了出去。

    一想到乔天仁的手段,乔苏不安的追问:“爷爷,你还没回答我……”

    乔天仁不屑一顾的冷冷说道:“敢对我乔天仁的孙女不敬,下场只有一个!”

    一行热泪划出眼眶,乔苏咬紧嘴唇抽泣了几声,拉过被子蒙住了脑袋。

    看见乔苏这个样子,乔天仁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拉开被子擦掉乔苏脸上的泪水,神情哀默的说道:“爷爷没韩熙城出手,他没事——”

    乔苏这才松了口气,胡乱抹着脸上的泪水,生怕乔天仁不放过韩熙城,抓住他的手,紧张兮兮的说道:“爷爷,不要伤害他,他对我很好……”

    “孩子,那是韩熙城不知道你是我乔天仁的孙女。现在的他知道了,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为什么?”

    乔天仁明显不想谈这个话题,温柔的帮乔苏拉好被子,示意她先好好睡觉。乔苏不依不挠,抓住乔天仁的手,恳求的看着他。

    “好孩子,别问了。爷爷只能答应你不会主动去碰韩熙城,不过,他最好也放聪明点!”

    “爷爷!!”

    爱惜的抚摸着乔苏的脑袋,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侩子手乔天仁,此时只不过是个宠溺的老人家。

    “你好好休息,等你的病养好了,爷爷带你环游世界——”

    “我的病好不了的,我……”

    “胡说!!就算这里的医生没用,还有全天下,全世界!要是全世界的医生都不能治好你的病,我会让他们做不成医生!连我乔天仁的孙女都救不了,他们配当什么医生!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乔苏不会就这样离开爷爷的,爷爷也不会让乔苏就这样离开!”

    “可是韩熙城……”

    “你先好好休息,爷爷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晚上,爷爷带你认识新朋友。”

    拉住乔天仁的手,不安的问了一句:“韩熙城,爷爷不会是要对韩熙城……”

    “那个小子还不配我乔天仁出手!”

    乔天仁危险的眯起眼睛,右手微微握紧,危险的气息在蔓延。他轻轻拍着乔苏的手,见她有了困意,小心的放回被窝里。

    “你先睡一会儿,乖乖的,不要让爷爷担心。”

    “可……”

    “爷爷答应过你的事从来都会做到,也不会让你难过伤心。假设你能忘记韩熙城,爷爷自然不会对他出手。”

    乔苏点点头,瞌睡虫来袭,缓缓进入了梦乡。至少在梦里,阳光是温暖的,微风是温柔的,爸爸妈妈还能回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隐隐约约听见外面走廊上的声音。是脚步声,还轻缓,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来来回回,可却一直没有敲门。

    “是李烁吧?”

    乔苏坐起来,顺手把长发挽到肩后。

    “抱歉,吵醒小姐了。”

    “有事吗?”

    这时已经天黑了,斑驳的树影落在阳台上,像是扭曲缠绵的画。

    “老爷让我上来看一下小姐是不是已经醒了,说如果醒了,就请小姐下楼。”

    “哦。爷爷说的新朋友来了吧。”

    下床,拿过一边外套穿上。仔细一想,打开衣柜,随意拿出一件连衣裙穿了起来。镜子前,仔细打量自己的脸。因为心脏和一直没出去的缘故,她的皮肤白得接近透明,血管清晰可见。即便再美貌的一张脸,看上去还是有点吓人。

    乔苏随意扑了点粉,涂上唇彩,戴上黑框眼镜,走出房间。

    李烁恭候在门口,她走他也跟着走。从五岁那年开始,什么也不问,一味的追随她的身后。

    下楼的时候,乔苏问了一句:“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这个老爷没说,但好像是宗克企业的人——”

    “宗克企业呀。?”

    乔苏仔细回想,在乔天仁的文件里看见过这个名字。这座城市另一个大企业,可和乔氏帝国相比,微弱的可怜。

    “爷爷这次介绍的新朋友,似乎也不怎么样。”

    意味深长的浅笑,她听过关于宗克企业的新闻。确切的说,是关于宗克企业那位大少爷的花边新闻。

    李烁没有说话,目光追随她而去。

    楼下的客厅里,远远看见乔天仁坐在沙发上,旁边站着管家老杜。另一边坐着一个女人,穿着黑色连衣裙,一头长发干练扎起。脸上化了点淡妆,弄弄的御姐范儿扑鼻而来。

    “爷爷。”

    “我的宝贝乔苏来了。”

    只有在乔苏面前,乔天仁才会不吝啬自己的笑。起身迎过乔苏,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李烁习惯站在乔苏身后,安静的看着听着。

    女人笑着,自然的说了些夸奖的话。但在乔苏听来,女人的目光并不在自己身上。从她双腿交叉对着的方向,以及目光若有似无落向的方向,都是自己的爷爷乔天仁。

    这也难怪,乔天仁今年五十多岁,身强体壮。老婆死得早,家产又那么丰厚,膝下只有自己这么一个重病缠身的孙女。外面的女人自然会想缠上他,觊觎他千亿家产。

    “你好,我是乔苏。”

    礼貌的握手。

    “我是宗克企业的董事长,谢谷芳。早就听过乔老大有一个美貌的孙女,可惜一直无缘相见。记得十几年前在生日宴会上见过你一次,没想到你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真是女大十八变。”

    太过官方的寒暄,反倒有点刺耳。

    乔苏浅笑点头,见乔天仁有点皱眉不安,猜测他是对重要主角没到而耿耿于怀。他总不可能介绍这个四十几岁的老女人给自己认识,主角应该是传说中的花花公子宗帅。

    “乔老大,上次提的那个计划,您考虑的怎么样?”

    “现在宗克当家的是你,还是你的儿子?”

    “宗克的董事长还是我,那个小子不太喜欢公司的事,就……”

    “难道我乔天仁的邀请,他一句不喜欢也能爽约?!”

    气氛急转直下,乔天仁不满的冷哼,谢谷芳的脸色有点难堪。

    “一方面求我答应合同,让你们宗克集团能在激流之中活下去。一方面放鸽子,给足你们宗克集团面子,你们还不识好歹!谢谷芳,你当我乔天仁是什么人!不管是你,还是你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都不在我眼中!”

    “乔老大,您误会了,我……”

    “你要看着宗克建立的企业倒闭,我一点意见都没有!没有一点关系,就想我出手相助,你以为你们宗克集团够这个实力,能让我乔天仁看一眼?!”

    谢谷芳难堪的没有说话,出门前她联系过宗帅,那小子模糊不清的支吾了几句,然后就挂断了。

    之后就打不通电话了。

    看到这里,乔苏已经心知肚明。所谓的新朋友,就是乔天仁给自己物色的结婚对象。为了自己尽快摆脱韩熙城的伤,为了让自己不再孤单。

    “爷爷,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车子在半途抛锚了,让大名鼎鼎的乔老大久等,是我这个后生晚辈的不是。罪过罪过。”

    随着轻佻男声的响起,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

    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和西装裤,一头杂乱棕色短发的男人走了进来。

    乔苏微微扬起嘴角,靠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

    下垂眼,看来对象比传闻中要更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