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契约拟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6本章字数:3273字

    乔氏大宅内,一记低吼划破房顶。氛围显得不安躁动,乔苏被李烁抱了进去,医生杰斯紧张的尾随而去。一大群黑衣小弟跟随上了楼,留在客厅里的,将宗帅团团包围。

    乔天仁坐立不安,咬着烟斗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焦虑不安写满了双眼,无论身边赵柏怎么劝,他一句话也没听进去。抬头看楼上的频率越来越快,可那里始终没传来讯息。

    他只知道从乔苏被宗帅抱回来时,她的身体已经凉透了。

    这几个小时里,恐惧惊慌,坐立不安,好像世界突然静止了一样。

    握紧手里的烟斗,乔天仁转头瞪着不远处的宗帅,嘴里发出野兽的嘶吼:“放肆!”

    宗帅焦虑的看了眼楼上,知道这次真的闯祸了,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内疚的低头:“抱歉——”

    李烁从楼上下来,见宗帅还站在客厅里,冲上去一手拽住他的领口,眼里的愤怒在喷火。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让小姐变成这样!!”

    宗帅抬头淡淡扫了眼暴走的李烁,紧握的拳头动了几下,却只能内疚的躲开李烁的视线:“我不知道小天使会突然昏过去,我……”

    “你对小姐做了什么?!跑过来把小姐带出门,却让小姐这个样子回来!你这个混蛋,我……”

    乔天仁突然推掉桌子上所有的东西,怒目瞪着不知所谓还在争吵的两人。看了眼手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楼上一点回应都没有。不安的继续低头走着,烟斗几乎要被拽的变形了。

    “我明白了,老爷。”

    李烁犹豫着甩开宗帅,听到楼上传来声响,痴痴的低语几声,慌里慌张的往楼上跑去。他记得对乔苏的约定,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守护在她身边。

    像经历了一场厮杀一样,宗帅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收拾被拽皱的衣服宗感觉整个乔氏大宅都躁动起来了。刚才抱乔苏回来的时候,影子一样的黑衣小弟从各个角落涌出来,差点就把他扔后院做花费了。

    十几年来,世人都以为乔天仁不再喊打喊杀的时候,其实他只是在韬光养晦。要是有人敢对他有一丝不敬,他的爪牙还是会扑出来将你撕成碎片。

    做都已经做了,是男人总要承担后果。

    想着宗帅走到乔天仁面前,嘴巴张了几下,出来的却是哑语。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的乔天仁就像随时爆发的原子弹。

    “在找借口脱罪?”

    宗帅苦笑着摇摇头:“没这个必要——”

    乔天仁突然转身,一手挥在了宗帅脸上。拽住他的衣领,皮笑肉不笑的瞪着他。

    宗帅却一脸无害的笑,直视乔天仁的愤怒:“乔老大,你对我发火也没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会逃避也不会躲。不如我们心平气和的坐下来?”

    乔天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带着一丝质疑。僵持了几分钟后,攥紧烟斗,走到一边沙发坐下。赵柏急忙递上茶水,他没有接下,冷冷瞪着宗帅。

    “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带着我乔天仁的宝贝孙女出去打架吗!那种场面,是我的孙女能去的吗!无论你是不是赢了,让乔苏置身那种混乱危险,你就罪该万死!!”

    “我知道——”

    宗帅甩了甩头,心想乔天仁不愧是舵把子,一大把年纪了下手还那么重。刚才那么利索的一下,耳朵到现在还嗡嗡作响。不过,他的心里更乱。不由看了眼楼上,那里太安静了。

    楼上人头涌动的那个方向,是乔苏的房间。所有人都在忐忑不安,是自己的失误让乔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呵。乔苏要是有什么事,我让你和宗克集团一起在这个人间蒸发!!”

    宗帅急忙解释:“这次只是我的错,和宗克集团没关……”

    “比起乔苏的安危,毁掉整个世界我都在所不惜!!咳咳——”

    情绪太多激动,乔天仁不由咳嗽了起来。脸色涨红的捂着胸口,额头冒着细汗。

    “快拿药!”

    赵柏紧张的大喊一句,连忙接过药丸让乔天仁服下。见乔天仁脸色稍微恢复了一点,稍微放了下心。

    “宗帅,你最好祈祷乔苏没什么事,不然你,谢谷芳,宗克集团,都会变成灰烬!”

    “乔——”

    宗帅突然咧开嘴角冷笑,脱掉褶皱的西装外套扔到沙发上,直接走到乔天仁面前,神秘的看着他的脸。

    “事到如今,磕头认错都已经迟了……”

    “磕头认错是对死人的,我宗帅从来不提倡这种活动。”

    赵柏愤怒的插了一句:“宗帅,你该适可而止!”心里却在想宗帅的用意,这张看起来不算太笨的脸,不可能只会火上浇油。

    乔天仁意外的安静了下来,点燃烟斗深深吸了一口,抬眸看着宗帅,示意他往下说。

    宗帅不吝啬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淡定悠闲的点着烟,烟雾后面,看不清的是眼神。

    赵柏站不住了,指着宗帅恼怒大骂:“宗帅,你……”

    “赵伯伯不要动怒,希望您离开一下,我有私事和乔老大聊。”

    “你……”

    乔天仁摆摆手,赵柏无奈的带着小弟离开。关上门的那一刻,乔天仁敲了敲烟斗,拿下了鼻梁上的老花镜。

    “年纪大了,看事看人也不清楚了。不过你也是明白人,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吧。”

    “呼——”宗帅为自己续上一支烟。“我想娶乔苏。”

    乔天仁紧握拳头,却还是不动声色,慢悠悠的抽着烟斗。

    见乔天仁没有直接臭骂自己,宗帅心里有点小嘚瑟。至少他觉得,自己摸到乔天仁的底子了。

    想着不由浅浅一笑,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万缀金灯,语气俏皮的说道:“这也是乔老大的意愿吧。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陪在乔苏身边。”

    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乔天仁敲了敲烟斗,转头给了宗帅一记眼刀:“你认为你合适?小子,别大言不惭。虽然今天乔苏应允你陪着她,但你却让她遭遇了那些。我乔天仁没什么可以摆到台面上说的,只有一个乔氏帝国,区区千亿而已。我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像狗一样,能够一心一意对乔苏好的男人。不过看起来,你还是个刺头儿——”

    宗帅不妥协的迎上乔天仁的眼神:“至少乔苏不排斥我。”

    想起车内那个吻,假设乔苏真的不接受自己,用力推开就是。她只是挣扎了几下,然后容忍自己的肆意。也许她孤单了,只想有一个人陪着她。

    乔天仁呵呵的低笑了几声,继续为烟斗里添烟丝,动作却慢了很多。余光打量到宗帅的脸,他在有恃无恐,他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初生牛犊不怕虎,勇气可嘉。要是换了几年前,一个毛头小子在我面前大吼大叫,还不知死活的坐在我身边,早就已经沉尸大海——”

    “这不是现在的重点吧。”

    宗帅扬起嘴角,不卑不亢的看着乔天仁。和乔天仁的交谈中,他感觉自己已经要赢了。

    乔天仁冷冷看着宗帅的脸,过了几秒,突然把烟斗砸在了他手臂上。火烫的烟丝灼伤手臂的肌肤,几乎能闻见烤肉的味道。

    宗帅冷笑一声,轻轻推开烟斗,为自己点上一支烟,丝毫不在意手臂的烧伤。

    “你合格了。”

    老家伙,真是蛮横无理。

    宗帅拿过一支烟递给乔天仁,他犹豫了一下,接过点燃。

    “也许你能陪着乔苏,但因为乔苏的身体缘故,不能在她面前抽烟。”

    “了解。趁她不在的时候抽烟不就好了。”

    危机在顷刻间解除,想到乔苏如今的处境,乔天仁嘴角就是一抹苦涩。揉着酸痛的太阳穴,落寞的说着:“我看着乔苏长大,其实她是个很单纯很善良的孩子。要不是我树敌太多,她也不会过得那么孤单苦闷。”乔天仁意外红了眼眶,想起过往的种种,再心狠手辣的男人也会心塞难过。“我不指望她有多喜欢你,在乔苏有限的生命里,只要让她快乐,让她能多笑笑就好。”

    宗帅感受其中,舔舐了下干涩的嘴唇,为自己续上一支烟:“乔苏的心脏病是遗传的吗?”

    “嗯。她刚出生那会儿就有了,我一直想尽各种办法挽留她的生命——”

    可是到了现在,似乎什么办法都不管用,也已经没什么办法了……

    “那乔苏的父母呢?”

    乔天仁一愣,突然间勃然大怒:“你要做的只是陪着乔苏,不要让她受伤害!其他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宗帅赶紧做着遵命的手势,心里却暗自想着这个问题。

    世人都知道乔天仁有一个病重缠身的孙女,对于他的子女,却没有一点讯息。再强的狗仔,也抵不过乔天仁的铁桶江山和势力。

    这时楼上传来欢呼声,乔天仁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欢喜的起身往楼上走去。

    宗帅急忙跟上,却在楼梯口被拦了下来。面对乔天仁阴晴不定的脸,他胆怯的往后退了几步,挤出一丝驯服的浅笑。

    “乔苏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看一下也没关系吧,这样回去我也能睡得安心……”

    “你最该担心的,应该是一个叫韩熙城的男人。”

    宗帅一愣,看乔天仁担忧的模样,韩熙城并不是打着路人甲乙的身份出来的。

    “即使乔苏答应你留在她身边,韩熙城也是一个不定时炸弹。在那个孩子心里,韩熙城是不可抹去的伤害。你要想顺利成为我乔天仁的孙女婿,继承我的乔氏帝国,韩熙城会是你的绊脚石!”

    说完,带着赵柏上了楼。

    靠在楼梯扶手上,看了眼手臂的烫伤,不怎么严重,纯粹是乔天仁的考验。

    “韩熙城,看来你我的战役是免不掉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