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逃脱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7本章字数:2036字

    临近夜晚,金色的光逐渐暗淡下去,被湛蓝色代替。

    平日里热闹的闹区,此刻格外的安静。只因为某位大小姐的消失,导致乔氏倾巢而出,整个城市,都弥漫着沉重的气息。

    “西边的街道已搜查过,没见到小姐的身影。”

    “东边也没有。”

    “北边和南边同样没有。”

    这个城市说大不大,但要从千万人海中寻一人,的确有些困难。

    当乔苏气愤跑开乔氏帝国乔座,没过多久,正在这附近巡逻的他们就接到了赵柏的命令,不管如何都必须寻到小姐。

    BOSS的雷霆怒火,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早在他们打定主意跟随那个以暴力出名的男人时,就打从心里的明白,乔苏是乔天仁心中的逆鳞。

    碰此逆鳞者,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乔氏的倾巢而出,连续几小时的地毯式搜索,甚至连那些乔苏不可能去的地方,他们都寻过了,唯独不见她的身影。

    巷角的一处角落,足足可装下好几人的绿色大型垃圾桶,在他人不察觉的情况下,慢慢地移动着,没入了黑暗。

    任凭他们怎般猜测寻找,都绝对想不到身为乔氏下一任继承人,乔天仁最疼爱的孙女,竟然为了躲避他们一头钻进了满是细菌肮脏地垃圾桶内。

    “队,接下来怎么办?”

    一般以寻常道理来说,那些逃脱了的犯人,会奔进比较热闹地市区,通过人群的掩盖自身,以防被抓到。

    当然,乔苏不是犯人,而是他们尊敬的小姐。

    一直活在被BOSS保护下,从未踏出进入凡尘闹区的乔苏,究竟是如何成功地躲开了乔氏庞大的眼线?还是说乔苏的忽然失踪,是有人在暗地里帮助她?

    这一切都还不得而知。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街道上的众人来来往往。目前正值晚饭的时间,位于小吃区的街道摆着夜摊小吃食的小贩们一改往常的叫卖,微微颤颤地缩在一旁,两边的侧道已经是人挤人,甚至排起了一排庞大地队伍。

    唯独第二部队站着的地方十分地空荡。只因他们曾经护送着乔天仁上一个节目。乔氏帝国,早在几十年前就以暴力而出名的一所财阁,发展到至今已是全球人民尽知的存在。

    若说乔氏帝国是这所城市的王,人民是仆,也绝对丝毫不夸张。

    “是,是——我明白了。”

    挂下电话,二队队长的眉头不禁深皱。

    与其说是意外,倒不如说是意料之中,三队的人马也没寻找乔苏。如此,他只能……

    他思索了会儿,二队队长做出了一个选择。

    从西装里侧口袋掏出一团类似水泥混合成的东西,交到旁边的男人手中,寓意深长地说道:“小西,你去回趟乔氏大宅。去找一队的队长。之后将这东西交给他就行了。”

    一队?

    当场的几人都愣了愣。

    “剩余的人跟着我在去附近找!”

    一群人离去,空气中顿时少了那份凝重与压抑,人群开始涌向小贩的摊位前,属于夜晚的闹事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街上人来人往,今晚是半弦月,弯弯的,像是某人笑起来时的眼角的弧度。黑色的天幕上只有几颗暗淡的星辰在发亮,空气中带着一股沉闷的热感,很明显是暴风雨的前奏。

    乔苏捂着胸口在街上行走着,她费劲了方法为了躲避爷爷的手下,导致身上有些脏兮兮的。胸口有些发疼,头脑也开始发胀,浑浑噩噩的向前行走着。

    事情会发生到这样的地步,是她从来想象过的。现在的她,还没控制好胸口那份即将要爆发而出的感情前,是绝对不会回去。

    她害怕,一旦看到乔天仁的脸,就会想起胖厨师他们……

    十八年来,心脏病一直跟随着她。她好害怕,如果有一天她再也睁不开眼睛,一个人离去。任由独留爷爷一人在原地哭泣,白发人送黑发人。

    十八年来,她像是公主一般,待在城堡里。被人所保护着。

    入世未深,许多人情世故,她都不明白。

    宗帅总是以‘小公主’的外号来称呼自己。没错,她是被爷爷,乔天仁所保护的公主,一直活在他的光下,所以才能活在现在。

    乔苏常常在想,若是换做平常人家,她只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小女儿。是不是,他们早就放弃自己了。不过转念一想,用为数不多的时间换来一个正常的家庭,妈妈与爸爸。充满亲情的家庭,这是她所向往的。

    不过,这些事情不过只能去试想罢了,自从她有记忆起就没见过父母,也不知道父母是谁。乔家大宅里连一张父母的照片都没有。

    她的爷爷,乔天仁,是个很残忍的人物。但对于她,是很深深地宠爱着。

    为了她,能倾尽所有。为了她,甚至能去残忍地伤害那些对她没恶意的人。虽然宗帅没将关于那家黑店胖子厨师的话题再延续下去,但她也从中猜测到了,属于胖子厨师他们的结果。

    若说乔天仁是在天空翱翔的龙,那她乔苏便是乔天仁的鳞,不允许任何人逆他之鳞。违者,杀之!

    十八年来虽一直常笑着,天生的心脏病的恶感却一直缠绕在心头。每当夜晚的降临,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就有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感受着冰冷从脚底涌上头顶。

    她不会为任何人带来困扰,乔苏很深刻地明白,她是一个包袱。她的生命不属于自己,可能随时会被死神带走。

    宗帅是被乔天仁所逼,所以才会选择跟她在一起。而她,是被关在温笼里圈养长大的,不能违抗乔天仁的命令。

    看似不懂世事的小女孩,内心的情感却十分的细腻。

    如果,她的身体能好一点,如果,她不是她该有多好。

    倚在墙边抽烟的男人,深吸了一口烟,黑暗笼罩着他,却让人无法忽视他双眸中的贪婪与怀疑。名贵的衣服,看似年龄在17、18岁,相貌与赏金通缉榜上的女人几乎是一模一样。老子今年居然要转运了!居然让老子碰到乔天仁那老鬼的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