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被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7本章字数:2039字

    “小绵羊,你可是我的三千万奖金呢。你以为我会让你在我眼前溜掉吗?”

    男人逼近了,身上还有一股酒臭味。扣住她肩膀的大掌,捏的她肩膀发疼。

    “你别过来——啊——”

    慌乱的扫视四周,瞥见脚边堆着高高的砖头,乔苏拿起一块,闭上眼睛就向男人砸去。

    “啊——”

    物体被砸中的声音,男人的呼痛声,一一清晰的传到了乔苏的耳中。

    乔苏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一大片红色,男人的额头破了道口子,鲜血涂涂滚落出,红了一地。可见她有多用力。

    丢下砖头,乔苏看着染上了妖艳的红色的手掌,心脏‘咯噔’一声,似乎要停止了。她伤人了!她居然害别人受伤了!是她亲手让别人受伤了——

    “你这臭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谦的五官都狰狞到了一块儿,正打算给乔苏一顿教训。却看到了乔苏晕迷倒地的身影。

    吐了一口血水,男人泄愤地抬脚狠狠踹向乔苏的腹部。

    “臭娘们!要不是雇主要的是你活着,老子早就一刀解决你了!算你运气好!”

    冰冷的雨水打在受伤的额角,简直是一种折磨。男人轻轻触碰了下额头,疼得他赤牙咧嘴五官都扭曲到了一块儿。

    该死的娘们!

    越想越生气,沈谦一把抓过乔苏的衣领,将她拎了起来。

    黑白分明的瞳孔被血丝占满,鲜血染红了他的脸,狭长的眼睛如同正在吐射着毒液的毒蛇般,恨不得将乔苏一口吞下去。

    雇主只说要见活人,可没说不允许乔天仁的宝贝孙女受伤!敢打伤老子,别以为晕了就能逃过去责罚!

    手掌高高地扬起就要扇向女孩娇嫩的脸庞。

    忽然,一颗石子从暗处射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砸在了男人的伤口上,沈谦闷哼了一声,抓着乔苏衣领的手掌松开,往后退了几步。

    “谁?给我出来?”

    今天真是他的倒霉日,为了抓乔苏,导致他一而再的受伤。

    “喂,差不多该停手了吧。”

    伴随着一阵傲慢的男音,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从黑暗中走出。

    昏暗的路灯下,男人嘴边叼着根烟,他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极低令人看不清他的相貌,身着黑色西装剪裁,擦得发亮的黑色皮鞋,令人不解的是,他的下面却穿了一件大花裤衩,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是个奇葩。

    “你……你是落神?”

    他也是在偶然的机会下,曾经远远地见过落神一眼。他是另一番势力的老大,没人见过他长什么样。每次都是以一件西装和大花裤衩,怪异的装扮出现在他人的面前。传闻,连乔氏帝国BOSS乔天仁都不敢轻易对落神出手,是个很神秘且强悍的男人。

    没理会沈谦,落神的目光移到了乔苏的身上。

    娇小瘦弱的身体安静躺在雨中,黑浓的长发杂乱不堪,交缠在她的脸颊上。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条条荆棘,将她牢牢的缠住。

    “被乔天仁饲养在温室的小公主,外面的世界本就不适合你。为什么要逃出来,自讨苦吃呢?”

    走近了,伸手将缠在她脸上的黑发顺到耳后,露出了乔苏苍白的小脸。

    伸回的手意外擦过乔苏的脸颊,仅仅是一瞬间,从指尖传递而来的温度冰冷无比。落神弯下腰去,隔着几十公分的距离,依旧能清晰地听到她的粗喘。

    “你对她做了什么?”

    “是她自己晕倒的,我可没做什么。”

    沈谦下意识的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他虽然对乔苏动手了,但那也是在她自己晕倒后的事。

    乔天仁势力之大,暗地里想推到他的人多不胜数。

    这个市的经济都被他控制在手里,这个男人太过恐怖。又以残暴为主。若是让他在猖狂下去,商业财政界恐怕永无翻身之日。

    乔天仁的主意是万万打不得,唯一的方法就是抓住他的孙女。因此,乔苏的名字被印上了赏金板的第一号人物。

    乔苏一直生活在乔宅从未出门。原以为没有结果的事,今天让沈谦遇上了。可惜的是,肉都要入口了,突然杀出来个程咬金。

    偏偏这程咬金,还是他绝对不能得罪的人。沈谦只能赔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着落神。

    “落神。她可是乔天仁的孙女,只要抓了她就能获得三千万啊!”

    一山不容二虎,乔天仁现在不动落神的原因他不明白,但沈谦相信总有一天这两人势力会开始真正的争斗。到时候,必有一方会倒。现在温殿的BOSS落神就在他的眼前,他一定要抓住这次的机会,巴结上落神的大腿!

    虽然有些不爽到口的肉飞了,但一想到从此之后,吃穿肯定不愁!以前那些看不起他的人,甚至会上门来登门道歉,跟条狗一样的来讨好自己。这样甚好!

    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沈谦喘了口气,镇定下来说道:“三千万对您来说不算什么,但抓了乔苏拿去威胁乔天仁,肯定能将他一击搞垮。我知道落神您的势力与他不相上下,您也不想挑事找事。可那老奸巨猾凶残的乔天仁也许不这么想呀。”

    “喔?原来可以这样呀——”

    懒散的声音看似不带威胁,他垂着眸,一下又一下的点着乔苏的脸颊。

    真的是比雨水还冰冷呢。

    指尖一路滑下,手指停留在她的鼻息处,急喘的呼吸为他证实了心中所想之事。

    能躲开乔天仁的眼线而走到这一步,在雨中淋了这么久的雨水,饶是平常人都会发烧。何况是这位娇柔,并且患有心脏病的大小姐呢。

    “没错。您再这么下去,地盘势力迟早会被乔天仁吞并。不如趁着这次的机会,将乔苏当做人质,要挟乔天仁将他公司的股份,与那些暗地里的势力全部交出来。”说着,沈谦顿了顿,看了看落神,发现他的脸色并没有变化才继续说道:“落神,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这次,您的地盘……”

    “既然你都说能拿这小妞威胁乔天仁了。你说,我会放你离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