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我会娶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7本章字数:2151字

    “这门亲事,我不会拒绝。”

    他不能逃避。自欺欺人的确不是他作风。他不愿意看乔苏委曲求全,去哀求乔天仁取消这门亲事。可能结果是乔苏所想的,解除婚姻。

    但一想到,日后乔苏会遇到另一个男人,一个可能只是觊觎乔氏帝国财力而去迎娶她的男人,他就浑身不舒服。

    以前,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任若在病魔痛苦,每天每夜与化疗奋斗扎挣。直到最后无可奈何地赌上一把,以百分之二十的概率,签订了危急手术单。结果是他们早就猜到的,手术失败……

    宗帅在这几年内常常问自己,与其看着对方痛苦地陪伴着自己,还是与其放手让她安心离去,不在被世间的病魔所折磨。这两个选择,若是换做现在他会怎么选择?是不是还和当年一样……

    看着心爱的女人离去,还是由自己一手照成。那样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去忍受。再一次看着自从任若后,唯一有了好感的女人从自己手中离开,同样的痛楚,他不想在经受第二次。

    宗帅的回答令乔苏一愣,回想着以往他与自己见面时,虽然他总是装出一副乐意的模样,但他的眉宇间掺杂了些烦躁和不屑。

    很明显的,他在不屑被人逼押来强行与自己约会。

    她现在给予他机会,解除这场闹剧的权利。

    是他在担忧婚约解除不成,反倒是闹大了事情,连累到他母亲的公司吗?

    想到这,乔苏有些郁闷。难道自己就这么一副靠不住的样子吗?但转念一想,乔天仁的性子是说一就是一的性格,容不得他人反对拒绝他。不然他怎么能成为这座城市赫赫有名的霸主呢。

    虽然有些郁闷宗帅对自己的不信任,但乔苏还是能理解他所顾虑的事情。毕竟连她自己也不能百分百的肯定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

    “宗帅——”乔苏转过身去,接下来将要说的话她不敢在看他“要后悔趁现在,一旦回去乔宅了,你跟我就再也没有退路。”

    她想要结婚的对象,不是宗帅,不是以后那些从未跟她有过交集,却突然闯进她生活中的陌生人。而是那个痞痞的,夺走了她初吻,跟乔家血海深仇的男人——韩熙城。

    幻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生平第一次爱上的男人,却发现是不能去爱之人。

    韩熙城,如果我结婚了。你会不会觉得难过?我们是不是再也没有以后了——这样想的我是不是很犯贱,你早就结婚了,你的另一半是李芊芊,而不是我乔苏……

    只是,我不舍,不舍得就这样将最后那根线彻底地割舍掉。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剩下的,恐怕就是我乔家与你韩熙城的仇恨……

    “我不会后悔。我会向世界宣布,你——乔苏,是我宗帅此生唯一所娶之人。永不背叛。”

    现在的乔苏还是一张白纸,很容易被世俗所玷污染上黑色。既然不舍得乔苏离开,那就沦落吧。用他此生护乔苏下半辈子的日子平平安安。愿她永远都是那个笑得天真烂漫地小天使。

    “谢谢,谢谢你——宗帅!”

    无论宗帅出自于什么目的,就算那个人不是自己心中的男人。乔苏还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话感动了。

    据说,无论是什么年龄段的女人,在看到求婚或是被求婚的场景时,都会感动到落泪。洁白的婚纱,圣洁的教堂,最爱的男人,一路踏着红毯被神父众人祝福的场景。仍是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感动吧。

    也许就是因为第一次。第一次接触并且亲耳听到了求婚的话语,乔苏笑着笑着就大哭了起来。

    就算外表改变了,本质还是原来的模样。小天使,愿将来我们能好好的。

    乌云拉开,皓月的光照亮漆黑的夜晚,柳树堤坝下,一对璧人紧紧地相拥着。

    韩熙城垂下眸,不愿再去看那场景。嘴角,噙着一抹苦笑。

    乔苏,你终究还是选择了宗帅。

    你与我,再无可能。唯一剩下的只有两家的仇恨。

    转身,离去。

    “老板,夫人忽然乱砸东西,并让你马上回去。”

    不知不觉走了多久,当韩熙城回过神来时,阿一已经站在他的身旁。

    李芊芊?

    韩熙城皱眉,那个女人又发什么疯?

    “去查宗帅和落神……以及乔苏,他们几人是如何相识的。”

    “是。”

    两人离去,缓步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风静静地吹着,宁静的夜晚,又有多少人在烦恼?

    翌日清晨——

    早早就猜到乔苏会跟着宗帅离去的落神,正抱着阿花蹲守在大门口。

    在看到乔苏的身影,阿花亲切的吠叫着,顺即从落神的臂膀中挣脱而开。落地后欢快地向乔苏奔去,一副狗腿的模样直挠着乔苏的小腿。

    “你想跟我一起走吗?”

    乔苏一把抱起阿花。幸好阿花不重,不然她真心抱不动。一人一狗的脸相贴甚近,乔苏伸手摸了摸阿花的胡须。

    “汪汪汪——”

    回答她的是一阵欢快的叫声,乔苏会心地揉了揉阿花。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没想到阿花在落神的驯养下,居然那么的乖巧懂事。

    看着睁大眼卖萌的阿花,再看了看依旧叼着根烟倚在墙上的落神,乔苏有些为难。

    毕竟阿花是落神的爱犬啊,他怎么会让她带走它呢……

    “有了姑娘就忘了爹。臭小子,我平日里白疼你了。”

    抽完最后一口烟,落神丢下烟头用脚踩灭。语气有些怪异。

    依旧是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极低,只能看到他嘴角噙着的笑容,带着几丝邪恶的气息。令乔苏讶异的是,今日的落神居然穿的不是西装也不是衬衫,而是一件涂鸦白色工字背心。相隔着几米,都能看到他手臂上的肌肉是多么的坚硬。

    “汪……”

    被落神这么一指责,阿花立马阉了下来,毛茸茸的耳朵半垂下,乌黑的大眼睛湿漉漉的望着自家主人,企图以卖萌打滚的模样,同意让它跟乔苏再玩两天。

    “把它给我。”

    “我看阿花挺可爱的,你能不能把它借我几天……”看着落神快步踱到自己面前,乔苏环抱住阿花的手臂也不禁使上了几分气力“就三天!我保证,在三天后一定会把阿花送回来给你!拜托你了!”

    待在落神的小破房子里的这两天,都是阿花在陪伴着她。现在她俩要分开了,真有些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