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三年前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8本章字数:2440字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月光下,一人举杯对月独饮,他的眉宇间有股化不开的哀愁。

    “你在想什么?”

    刚洗完澡地乔苏,不见宗帅的踪影。在屋内寻了个遍,才发现他坐在后花园地长椅上。远远地望去,便能察觉到男人身上的哀愁之色。

    阿花趴在宗帅的脚旁,闭着眼睛吹着夜风。

    一人一狗,迎着月光,勾出一副怪异的景象。

    自从那夜乔苏亲口同意和宗帅结婚,乔老爷子的态度顿时软了许多。虽然同意她搬出去,但前提是与宗帅一同居住。

    同时,隔天清晨的报纸,以乔氏帝国和宗克集团联姻的话题,占满了整个版面。

    宗克集团虽说上是个大公司,可在乔氏帝国的面前,不过是一只蚂蚁罢了。但在其他的公司面前,算是佼佼者了。

    两家联姻,连续占了三天报纸的头条,全国震惊。

    这完全符合爷爷的作风。乔苏并没感到什么怪异。昨日清晨她打算将阿花交还给落神,赶到他家却找不到人。回到家中后,宗帅主动提出交还阿花的事情交给他。乔苏回想之前宗帅与落神谈话时的画面,就点了点头允许了。

    可当宗帅在晚上回来后,神情就变了。阿花还在他怀中,没有还给落神。交代了落神将阿花在让他养几天后,就闷闷不乐地回了房间。

    她不知道宗帅和落神的关系,也不清楚那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那一晚,宗帅在是在看到落神后,脸色就变得很微妙。给她的感觉就是剑拔弩张,却又相安无事。

    怪异,太怪异了。

    而宗帅也未跟她解释过,他与落神之间的关系。相对的,乔苏虽然好奇他俩。但也不会特意去逼问宗帅。

    持续了两天,宗帅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乔苏曾经听说过一句话,所谓朋友有难,必当两肋插刀。

    “今天是她的忌日——”

    酒意朦胧的眸瞥了眼乔苏,再为自己添上一杯满满的干白。趁着酒意,宗帅将那些埋在心中已久的往事说出。

    三年前的爱情,三年前的悲剧,三年前……

    被谢芳谷威逼扣押到酒店与某集团千金的宗帅,漫不经心地听着某千金的自说自话。昨天嗨了个通宵,五点被他那群狐朋狗友送回老窝睡着。

    九点不到又被自家母亲谢芳谷催命似得从窝中爬出。来到酒店后,听了半小时的自我介绍以及学历和去哪国游玩的事,困意再次上头。酒店内二十八度的空调温度调的刚刚好,吹得宗帅打起了小盹。

    虽然在相亲当中睡着的确很失礼,但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小爷我受不住了。反正又不是他想来的。这样想着想着,宗帅就沉醉在了梦乡中。

    正讲的口水四溅的某千金,隐约看见了细鼾声。抬头一看,宗帅早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她皱了皱眉,娇气地出了房,向自家爹地告状。

    本想攀上这门亲事。没想到对方这般失礼在相亲中睡着。早就听闻宗克集团的小开不务正业,成天在社会上打混。原来真有此事。

    两家集团的婚事成不了,张总裁跟谢芳谷寒暄了几句后,带着羞愤的女儿离开了酒店。

    宗帅气跑相亲中的女孩不是第一回了。宗克集团日后肯定是由他来继承,唯一的儿子舍不得打骂。本想早早地替他定下婚来,指不定就能改性回公司。没想到,他还是死性不改,又一次地气跑了对方。

    谢芳谷无奈地看着自家儿子睡着的模样,下令让保镖将他扛回去。并且收走了他的钱夹,让他在宅中好好反思反思。

    宗帅在隔天醒来,听管家述说了谢芳谷下令不允许他出门后,他只好乖乖地回房躺着。

    别问他今天为什么这么听话,因为门口站着的那群保镖,可不是吃素的。平日里贴身带着的保镖,谢芳谷都舍得让他们待命在家看着自己了。硬闯是绝对不行,只能靠智取。

    宗帅打发下女佣。一人在花园内散步着。

    宗宅的后院种了一大片的百合花,此时盛开了一片。站在远处都能闻到那淡淡的香味。高墙少说有两米,没有梯子他是绝对爬不出去。

    四下打量了下,随着记忆中的方位,宗帅往百合花丛中迈步而去。右边的墙角,宗帅伸手轻触墙壁,再反手敲了敲。忽然抿嘴奸笑。

    没想到小时候挖的洞还能派上用场。

    反身,抬腿一脚踢上了墙壁,只见哄得一声,墙上多了个可容纳一个成年人般大小的洞。

    虽然有些洞口有点小,但宗帅还是挤了出去。

    “想困住小爷我,没门!”

    拍去衣服上的灰尘,宗帅头也不回地往街道上走去。

    待宗帅走了半个时辰后,他才想起他似乎忘了一个问题,钱夹被谢芳谷收走了。而他那小窝的钥匙也在钱夹里。

    摸摸口袋,只有一部手机还有张卡。

    按了半天开关键,都不见手机的屏幕亮起来。宗帅表示纳闷了。

    抬头四下扫视,一目了然,附近没有银行。他身边又没现金,去酒店是能刷卡,但若是住在酒店的话很容易被谢芳谷查到。

    天色逐渐暗下来,夕阳落入山后,街道上的人来人往从宗帅身边擦肩而过。仔细一看,眼前的街道有点眼熟,似乎……

    “渣男,你怎么在这?”

    刚才超市大采购回来的任若吃力抬着两大大袋子。

    “平胸小妞?”

    “不许叫我平胸小妞!你这渣男。”

    得到落神同意,一个人搬出来住的任若,从超市出来就感到一股寒恶。果不,刚没走几步就遇上了那虐狗渣男。

    “那我就叫你小花吧。”

    “你那是什么鬼名称!”一听这名字任若就不乐意了“我叫任若,单人旁的任,艹字头下面一个右字的若。”

    “行了。小若若,哥哥我出门忘了带钱,所以……”

    “想都别想。”

    见对方要走,宗帅连忙踱步到任若的面对,倒退着身子说道:“我跟你老哥可是朋友诶,那也可以算是你半个兄长了。看到兄长有难,你难道不应该帮一把吗?”

    “你也太会扯了吧。”

    将袋子放入车后备箱,任若倚在车上打量着宗帅。简单的T恤,蓝色七分牛仔,脚下踱着双懒人鞋,听老哥说过,这宗帅是宗克集团的小开,身价高的很。没想到会穿的这么平凡。看他的样子是没带钱,或许她能借此机会整整这位养尊处优的少爷。

    “小爷是出了名的能说会道。”

    “你跟我老哥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不过他今晚会来一趟我这,你先跟我回去。”

    “刚刚还那么抗拒,现在又那么爽快。不会有诈吧。”

    “你可以选择在街上蹲一晚上。作为你好朋友的妹妹。我友情提示一回,你向前走三百米再左转,那边有个乞丐集中的地方。或则你向前五十米,那边有个垃圾桶,你可以从里边翻翻有没有碗,我相信,以你的姿色做乞丐会有很多人给你钱。”

    说的好听。两者不都是做乞丐吗。宗帅轻笑着摇头,打开后座车门跃了进去:“不管你有什么诡计,小爷我都一一接下。”

    好,你可别后悔,宗帅。

    透过后视镜瞥了眼自我状态满满的宗帅,任若奸诈一笑,随即开动了车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