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灰色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38本章字数:2057字

    手稿在宗帅那?那她之前找到的那本笔记是什么?乔苏发懵的看着总监。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女编辑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整个办公室内静悄悄地,女总监的双手十指相交在一块握拳,筹措着理由该怎么跟乔苏说明。

    当她翻开笔记的第一页,看到了宗帅的深情语录日记。他的那些话,并非是写给乔苏,而是写给一个叫做任若的女孩。

    传闻乔苏性格温婉柔弱。一旦她受到丁点的伤害,乔天仁势必不会罢休。如果把笔记里的那些话告诉乔苏,老板会不会有危险?

    “总监小姐。请你等会转告宗帅,爷爷希望他去趟公司。我在家里等他。”

    良久良久之后,乔苏打破了怪异的气氛。

    能让一个人为难,那本笔记肯定不简单。乔苏不会特意去逼迫别人。她浅笑着拿过背包,转身向门口踱去。

    “请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您应该去了解这本笔记里的内容。”

    老板既然肯同意与乔苏同居。在他的心底里,乔苏应该拥有不寻常的位置。既然迟早会被察觉到这本笔记里边的内容,何不趁现在让乔苏明白呢。

    “这是宗帅的隐私。”

    嘴角梨涡深陷,乔苏笑着打开了房门。

    “乔小姐!”

    总监急忙追逐而去。这样的少女,明知秘密而不是了解,一直相信着别人。她是不在乎宗帅,还是太过爱他,才去无条件的相信他呢?

    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件事情她必须要让乔苏知道。

    “我就说吧。依照于总监的火辣性子,怎么会允许别人欺负到她的地盘上来。看,这不就吵起来了。”

    “哎。只能说她生的好。是乔天仁的孙女。不然哪一点比得上我们的于总监呢。”

    “就是就是。于总监和老板青梅竹马,他俩站在一块儿就是金童玉女嘛。而你看看那个女的……”

    “听说呀,老板本来不同意和她结婚。是乔天仁拿宗克集团相逼,老板这才不得已的同意……”

    乔苏被于总监截拦在厅内。本来隔着玻璃窗看戏的人群,立马涌到了一边。甚至有些想象力丰富的人开启了各种玛丽苏场景,一句接一句说个不停。

    “再不回去做事,这个月奖金扣半!”

    充满寒意的凤眸一瞥,八卦的人群吓得一颤,哆哆嗦嗦地回到了座位。

    这于总监可不好惹。

    “乔小姐,让您见笑了。”

    清者自清,愚人者才会相信他们的话。

    “没事。”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管不了。只是他们的话语的确打击到了乔苏。她暗自看了眼于总监,能幻想到她和宗帅站在一块的场景,的确很相配。

    “乔小姐,你能给我几分钟时间吗?关于老板的事情,我希望你知道。”

    乔苏皱了皱眉,她没兴趣去打听别人的过去。可又看到于总监诚恳的神情,她又狠不下心来拒绝。

    人的本性都是八卦的。乔苏也无非意外。她思索了几分钟,理性被八卦占据。最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再次回到办公司。这回,于总监特意拉下了窗帘,不再让外面那群小崽子偷窥。

    毕竟,她接下来要她要说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乔小姐,您对老板了解多少?”

    乔苏回想了下她和宗帅见面时的场景。记忆里的宗帅,是个傲慢得不可一世,喜欢蔑视别人,会用另类的方式安慰鼓励她,做错了事后会打着哈哈转移话题。有时候又很冲动……

    但那真的是他吗?现在细细想来,记忆中宗帅的面庞开始逐渐模糊。他,仿佛戴上了一个面具,令人看不透他。

    “这本笔记里所述说了老板以前爱人的往事。”于总监将笔记往乔苏桌前推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两件不愿意提起的往事,自从那个女孩离开后,老板这三年里表面看上去跟以前一样。但我明白,他一直忘不了那件事情。他明明站在你面前,但看到他的眼睛时,会发现他是空的。或许随着她的离开,老板的心也死了……”

    “总监小姐说的女孩指的是任若吗?”

    三年前,女孩,离世。联合宗帅昨夜所讲的那件事情。乔苏隐隐感觉她口中的‘她’,就是任若。

    看来你在小宗的眼中真的不一样。于总监推了推眼镜。

    如刚才那群人所说,于总监和宗帅青梅竹马这事不假。三年前,当宗帅拉着任若当着她们的面宣布要娶她的场景,于总监到现在都记得。

    如果不是那件事,或许现在宗帅和任若早已有了爱情的结晶,享受天伦之福。

    于总监的沉默,令乔苏更加肯定了她的想法。

    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该到此为止了吧!”

    房门被踹开,宗帅阴着脸快步走进屋内。他直着背,眉头皱紧,清澈的双眸就像是要喷火,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于秋念,我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来多嘴了?又是谁给你的资格,讨论我的事情?如果你不想在这家公司干下去,就立马收拾包袱滚人!我宗帅可请不起像你这样的人!”

    宗帅的话很绝情,非常的绝情。

    能与宗帅来往相交二十多年,她于秋念也不是吃素的。

    推开椅子,于总监起了身,仰着头说道:“你现在这么郁郁寡欢坠落的模样,你以为任若看到了还会爱你吗?宗帅,宗大少爷!她给你带来了欢乐,为你的世界染上了色彩。她希望你能一直快乐下去,而不是这个模样!”

    “够了!于秋念,你没资格提她的名字!”

    “三年前,我们瞒着你将任若偷偷带到你家,这件事的确是我们做错了。大家也都在尽力补救三年前的错事。三年过去了,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她?我们为你担忧了三年,可你却把我们的真心当狼心狗肺,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三年前?你们?呵……”

    宗帅反身一脚踢向茶几,随着清脆的声音,玻璃碎了一地。

    “你们拿什么补救?说的再多,不如做给我看呀。她因为你们而死,你们想补救是吧?那就拿你们的命来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