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挑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4本章字数:2275字

    落一半躺在贵妃椅上,享受着身边第一女官递过来的茶水。

    半涩半苦的,落一却能在那味道里喝出美味来。如果不是现在皇后的身份,她绝对会忍不住的,滋滋出声来。

    在心里默默的享受着那,药力在身上运转开来的感觉。解去她那一身也不知积了多少年的毒。

    上辈子,还是孤儿的自己,跟养父出去转悠,居然遇上了仇家。然后,她两人被一起绑在了炸弹上,一阵爆破之后,她跑到这里来做皇后了。

    而自己在前世唯一在意的养父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也跑这里来了。

    想着这些,落一觉得她又开始有点抓狂了。想着在前世,自己身好牙好胃口更好,可现在这个皇后身体先不说,就说那经脉都感觉不到的坑爹体质,这让落一恨不得从娘胎里再生一次。

    更坑爹的是这个皇后的身体,居然一身的毒,似乎连着心脏都伤了。落一转念一想,估计就是这样子,所以她才有幸借着皇后的身体活下来的吧。

    尚莲站在一边,她心里有点发毛,因为这个时候的皇后似乎带着点点的怒意,让她觉得有点害怕。

    “什么人在外面吵闹…”听着外面的吵闹声,尚莲本能的喝斥出声。虽然现在皇帝皇后因为那国公大人病了来探病,可这若大的国公府也太不懂规矩了吧。

    随着尚莲声毕,外间为首的走进了一个明艳万分的女子骄傲张扬,就连女子身后拥簇着的也是个个明艳。

    相对之下,身着轻纱,慵懒半倚着的落一,实在朴实得太多了。看着没有反应的落一,尚莲有点不高兴了。

    对方虽然是晋王妃,可她的主人却是皇后,身份尊贵于其不知几分。而落一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要是生在平常人家,那自然是态若自怡,可这是皇家。你弱了,总是会有人欺到你头上来的,想活着,那就不能像现在这样。

    尚莲有点想不明白,进宫三年的皇后是怎么样活下来的。

    若是落一这个时候能听到尚莲的心里话,她一定会热心的告诉她一下,皇后确实没有活下来。

    落一只是看着了一眼那个自称本宫的女人。按礼自称本宫也是合礼数,只是有皇后在,又有谁更有资格如此自称,看来,皇后不只在皇宫里没有位置,连着在这娘家国公府也是一样没位置啊。

    一闭眼,再睁开之际,那计算几乎已不可寻。慵懒自怡,再次与落一全成一体,心中却着不多明白,这白欣雪自小有公国爷的父亲护着,自然不用学那阴谋算计之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如此,落一也不介意来国公府探病的时候,给自己来点娱乐什么的。面上不变,身体却因心中的轻笑而轻颤几下。

    “怎么,你一个小小的女官也想要,跟本宫对叱喝不成?”

    “奴婢不敢,只是王妃如此,怕是要扰了皇后静养。”尚莲心中早就看着来人不爽,只是身份在那,让她不得不恭谨得体。

    “不敢?”晋王妃轻蔑一笑,眼里却全在注意着落一的一举一动。想她还未嫁之际对自己害怕的模样,看来当了皇后也没有改变几分。

    心中更加骄横,看着尚莲,连着皇后也没有说她什么了,可那个小宫女却强在她面前不卑不亢的,难道她觉得自己比皇后还厉害不成。

    想着却也寻到了个理由,先治了那尚莲,灭灭皇后的威风。

    想下,她对着身后的婢女瑶月一个眼色,这些从,从白欣雪懂事以来就已经跟着她了,又怎么能不明白那眼色的意思。

    只见那瑶月脸上讥笑走上前去,尚莲如临大敌,却也只能为力站在那里,不敢逃去.

    尚莲看着落一,希望着皇后也许能救自己一下,只可惜,她的那棵救命草,像不知道面前的事一般,依旧半躺在那边。

    逞着晋王妃的威风,瑶月心中得意。步态轻盈,享受着自己给别人带来的恐惧。

    “小心,手滑…”随落一高声急呼之下,一个药碗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瑶月的头顶上。

    “啊…”准确无误的命中,让瑶月尖叫出声。

    “怎么了?有刺客吗?”落一无辜的,弱弱的说了一声,那声音似乎又没有,仅尚莲一人听到。

    等待有厄运来临的尚莲没想到,情景急转而过。辛涩苦在整个房间中蔓延开来。浓稠的汤药几乎将瑶月淋了个通透。

    尚莲看着眼前的场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皇后这是在帮她吗?可是她不是看不见吗?难道真的是手滑?她来不及多想,只是似乎听到了刺客两个字,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不确定的看着皇后脸上那来不急收起的精明。

    “有刺客,有刺客,快来人保护皇后。”下一刻尚莲眼中精光而过,却是变得一脸彷徨。

    外面的人本来就因为晋王妃的到来,而好奇着里面的一举一动,毕竟晋王妃与皇后不和,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

    所以当听到有刺客之时,自然是能清清楚楚的。皇后要是在这国公府里出了事,那他们这些当奴才的肯定是死得最惨的了。大家互看一眼,心中害怕,却又惜,很快的大家达成了一致意见。

    大家一起蜂拥而进,到时候谁人遇见了刺客倒了霉,那也只能自己认了。

    顾不急自己头上疼痛的瑶月,听到有刺客,只想的表现一番自己的忠心。

    晋王妃又如何能让那汤药沾染自己分毫,她身后的宫侍又怎么能不明白自己主子的心意,几个步伐,几人就将晋王妃护在中间。靠近瑶月的那人,想着之前的恩怨,她不着痕迹的推了一下瑶月。

    本来那人也不敢太用力,只是进来的人有点多了,把那一个椅子都推倒了。又不凑巧的让想要去保护皇后的尚莲勾了一下,那椅子正好送到了瑶月的脚下。

    她一下子摔倒在地。瑶月闷叫出声,头上的痛让她带着晕眩,嗑得青黑,这让她如何能不疼,却又不能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大声,瑶月只能把疼往心里咽。

    尚莲嘴角似一笑,却又生生的变成了着急。有刺客呢!她要保护皇后娘娘的。

    “快保护皇后娘娘。”明显的慌乱,如果皇后出事了,那她可是要跟着陪葬的。担心着脚下一个不注意,又踩在了瑶月的手上。

    “啊”这样的突然,瑶月再也忍不住了。

    “噗!”落一忍不住的笑出场来了,突然想起场合不对,她硬生的又将声音给忍了回去。

    “我不是故意的。”轻轻的一场,也不是为自己不合时宜的笑场,还是对那个被自己砸了头的瑶月。

    “肃静!”

    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但里面的混乱没有一个人能听到尽管不大却威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