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辩白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4本章字数:2191字

    金冠黄袍,不怒自威。深沉的眼眸让人猜出他的一点点心思。而一边的富海却还是的努力的猜测着主子的意思。

    “皇上驾到。”

    望了一眼皇帝南宫临之后富海扯开了他已经多年不曾喧唱的嗓子。

    终于这一次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只是却没有一个反应过来,刚才不是有刺客吗?现在又来了个皇帝?大家不确定的,你看我,我看你。

    尚莲见来人,不敢再有动作。只是恭敬参跪而下。

    落一心里不甘,难得玩一下,如果可以,她也想来一句刺客的,那场面可就比现在欢畅多了。

    只是皇帝的性子,她毕竟还没有摸着了,所以还是小心为上吧!想着失望在的在心是城叹了口气。躺回自己的贵妃奇上小寐一会。

    有人带了个头,后面的人自然也不傻,各个都跪在了南宫临的面前。

    南宫临看了一眼,只行了半个礼就径自起身的晋王妃,脚步平稳的向前走去。只是在经过落一的时候步伐慢了半拍。

    “怎么回事?”南宫临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去处理这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战斗,只是晋王的面子他不得不给。只是耐下性子随意问个一二。

    按着礼数,此时应由皇后来回答皇帝的问话,只是落一不明白这些礼数,只是就算她明白了,她现在也没有心情。

    “回…”尚莲觉得自己遇上了个不实务的主子,很是不愿。却也无奈,这宫中一荣俱荣的本质,她不得不为皇后勘着一二。

    可惜,晋王妃也不是她一个宫女能耐何的。

    “妾身来探望姐姐,不曾想哪里让姐姐不开心了,让姐姐用着药碗将气撒在了瑶月身上。瑶月虽是奴身,却是和妾身从小一起长大,妾当她如姐妹来待,如今却让她代妾身受了气。”

    说着楚楚可怜,眼角都要带上泪了。白欣雪动情的演着,她不管自己的话皇帝信不信,反正她相信皇帝可不敢,不给晋王的面子。

    “姐姐有气自管往我身上来,好生的却对着旁人撒气。”

    听着话只可惜,落一一点反应也没有,倒是让着旁边的尚莲气红了脸。

    尚莲虽不待见皇后的性子,可这宫中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方。所以她要努力,至少让皇后保住了颜面。想着她心中更气,晋王妃先是称奴为妹,后又称皇后为姐,这是将皇后比较奴啊。

    努力的想争口气,却碍于身份不能开口。

    “皇后。”

    皇帝坐在那里面无表情,他在等皇后开口开辩解,只可惜他的皇后似乎不知道现状,甚至一副就要睡着了的感觉。这让他在晋王妃的眼神下不得不开口。

    “皇帝!怎么,有事?”这皇帝的面子不能不给,落一这才大发慈悲的回了一句。

    “晋王妃的话,你可有说法。”

    皇帝的话让在场的人,骨寒三分。

    大家却也只能当成是,皇后把皇帝惹不高兴了,心中怪罪皇后,只求着不要有无妄之灾让身边的人受了牵连。

    白欣雪得意,一个不受的宠皇后,如此不识实务。这回,她一定要皇后过着比宫人不如。

    “哦,说起这个,我刚才在那里喝着药,也不知是谁突然间闯了进来,我一吓,眼睛又看不见,手上一个不小心,就滑了一下,接着就听到尖叫,我还以为是刺客呢。”

    看不见,三个字被落一咬得格外重,她瞎,哪里能害人啊,这些都是意外。

    “你胡说,瑶月离你那么远,若不是刻意,那碗怎么可能能打得到她头上。”白欣雪,没有想到,自己发的难,居然让皇后轻轻的一句给说了过去。她怎么能甘心。

    “晋王妃说笑了,我眼睛看不见,不说走一步都难,又怎么能知道瑶月在哪里?”落一努力淡定,因为她想笑。晋王妃敢来招惹她,自然要自己承受后果。

    “说起来,我的碗是落到了瑶月的头上,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晋王妃还不快快传太医为你妹妹诊断一二?”

    落一提起,晋王妃这才注意到,瑶月喝跟大伙一样跪在地上,只是她所在的一尺三雨之地已经被血染得鲜红。人更似乎昏了过去一般,趴伏在地。

    “瑶月!瑶月!”白欣雪站在那边,紧张的叫着。

    “皇上,瑶月居然已经伤成了这样了…”说着,还愤怒着的看着落一。白欣雪心中其实得意着呢,她可不信瑶月伤成这样了,落一能安然无恙。

    “是啊,娘娘,瑶月流了那么多血,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尚莲对着那些伺候的人吆喝着,却是将每个字送到了晋王妃的耳中。

    “还不快点传太医,若是延误了瑶月治疗,我看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对着晋王妃交待。”落一顺着尚莲的话接下去,对尚莲也是另眼相看,果真是在宫里滚过的。

    这样轻轻的一句话,就达到了两个效果,一是把瑶月伤的责任推到了延误治疗上,这二就更好了,晋王妃说对瑶月看重,却在那里争论,不给医治,这感情可真是深了。

    晋王妃气哄哄的看着尚莲,在她看来,皇后可不会这么聪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一切都是那个小宫女的话,既然她敢护着皇后,那她也只好过遇佛杀佛遇神杀神了。

    只是眼下确实也没有办法再去为难落一了,晋王妃只好愤愤离开。那些护驾的人自然也要识趣的离开。

    没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落一与皇帝。

    虽然,那地上的血已经被擦洗干净,可是空气中还是留留着淡淡的血腥味,落一闻得有点血气翻滚,想着自己刚才那碗药还着着半碗没有喝完。

    尚莲从外进来,手上持着点燃的薰香,落一不懂什么香,只觉得那东西闻着还是比血腥味舒服的。

    “尚莲,我的药还差半碗!”落一心中郁结,虽然这些毒药,难不住她,可是这俱破败的身体经不住猛药,只能慢慢的半治半养着。

    “回娘娘,那药还在熬着,还需等上一刻,娘娘不如先喝些银耳雪羹吧。”说着尚莲将落一扶了起来。

    这一次的皇后表现让尚莲看到了希望,从她奉着皇帝的命令侍着皇后以来,她是第一次真心实意的想要侍奉这个皇后。想着从前些日子以来,皇后似乎很喜欢这银耳雪羹,可是她不明白,皇后每次都从来不主动要,都是等她心情好了给端上一碗来,皇后才会美美的喝下。

    果真,听着尚莲端来的羹汤,落一的脸上露出了美美的幸福,那样的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