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银耳雪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163字

    南宫临静静的看着,那个当了三年皇后的人。从入宫以来,他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她笑过,想着嫁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确实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只是从前几日中毒醒来之后,他的皇后好像变了一个一般。脸上有了生气,会笑,会不高兴。淡淡的,却那些的般的耀眼。

    那光亮一下子照进了南宫临的眼中,让他觉得有点无所适从,却是让他那样放心安稳,不再权力,不再生存。从母妃离开之后,他似乎再也不曾那般的…

    南宫临没有发现,自己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松懈了。

    “娘娘,怎么?今天不想喝这银耳雪羹吗?”尚莲不明白,落一拿起又放下的手。

    “等药喝完了再喝这个。你先放着吧!”脸上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却又不能影响药效只能在那里忍着。

    “是!”尚莲恭敬的将羹汤放在了旁边的小几上。

    落一突然觉得自己好馋,那羹汤的美味正好好的传到的闻子里。越闻越香,她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不过半刻,她觉得自己有点忍不住了。

    “药还没有好吗?”一刻钟真难等,落一纠结。

    “回娘娘,还要一会儿。快了…”尚莲脸上轻笑,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皇后如此孩子气的一面,皇宫中没有的东西都让她觉得万分美好。

    南宫临坐在那里看着。

    “好了没有?”落一觉得自己被那碗羹汤勾去了魂。

    “还没!”

    ….

    “娘娘,药来了…”在落一千求万盼之下,她的药终于让尚莲端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药,落一有点纠结,还很烫…

    闻着药味,落一对那碗银耳雪羹没有那么多纠结了。慢慢的闻着,胸口上的翻滚没有那么厉害了。只是再看一样那雪羹,嘴里还是好馋,落一拿着手给药扇凉。

    “这药,是太医给开的方子吗?”熏香的味道被落一的药味全部都盖住了,只是那药味跟落一往常的喝的不太一样。

    “回皇上,这药是太医开的,只是娘娘自己给前天又给改了几味。”

    “哦?皇后会自己改药?”说着,南宫临看向他的皇后,果真这几日,他觉得皇后不一样了,生中不免生疑。

    只可惜,他的怀疑并没有得来落一的一点点的紧张。这让他有点恼怒,那碗雪羹,比她性命重要,比他皇帝重要。

    “皇后!”南宫临不悦的叫出声。

    “啊?”落一没有想到皇帝的声音在这一刻离得她这么近,近得她似乎有点看到他的样子一般。

    “有事?”

    “皇后,最近有些不太一样了?”南宫临警惕的看着落一脸上的表情,不愿意错过一点点的线索。

    “有吗?”落一心虚,这都从皇后落依变成落一了,哪还能一样!

    果真药还有些烫,半吐出被烫着的舌头,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好吧!凉药更苦,落一决定,苦就一次就好,闭上眼一口气把那药喝了个干净。

    接手尚莲递过来的水,落一咕噜噜的喝了个干净。

    “娘娘…”那是她拿来给皇后漱口的,可是她却全喝的。

    “呃…”落一也终在喝完的那一刻反应过来。不只是那漱口水,还有那药,她只要喝半碗就好了的,可是她却把一整碗给喝了。

    那种苦闷,落一觉得超极不爽。看来,心里苦闷也只有用吃才能解脱了,她才要借着那模糊的影子,伸手去拿那碗雪羹,就见有一个人的手在她之前伸出去了。

    “尚莲…”落一不确定是不是尚莲要帮她端过来。

    落一的声音没有听到回应,尚莲已经在刚才她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在皇帝的示意下离开了。

    她抬起头来,寻找着人影,确定,这房间里只剩下一个人了。而那人那般的不听话,想也不可能是尚莲了,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

    “皇帝有事?”落一不甘不愿的应承了一声。

    “这银耳雪羹确实美味呢!”看着皇后那般委屈可怜的样子,南宫临觉得心情倍感舒爽。

    “是很美味!”落一警惕眯上眼,想要看清,皇帝想要对她的羹汤打什么主意,却迎来了满面的酒气。

    “那是我的…”她落一本就不畏强权的,更何况是一个喝醉酒的皇帝。

    “这羹汤是你的?这全天下都是我的,连你都是我的,你说这一碗羹汤就成你的了?”南宫临细细的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这个最近有点不太一样的皇后。

    “那个,皇帝要不要来点醒酒汤?”呃,醉酒的人都是那么缠人的吗?落一感觉到南宫照半个身子,几乎都压在她身上的了。这叫她怎么淡定得了。

    “醒酒汤?我又没有喝醉了,要什么醒酒汤,说起来朕还真有点渴了。”

    说着南宫临坐起身来,一口就把那雪莲羹给喝了下去。

    “那是我的…”

    她眯眼下却看见,皇帝已经把她的那碗羹汤给喝掉了。却也是在这时候惊住了,她能够看得见一些影子了…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件喜事呢,至于皇帝喝了她的银耳雪羹?好吧,她宽宏大量的原谅了。

    不是,那碗雪羹,里面似乎放着什么东西,让她闻着,有点失了警惕呢!难怪刚才自己满心心里的想着喝下它。

    “那个,皇帝…”想到这里,她才要阻止皇帝,却没有想到皇帝,已经将空碗放在了她的面前。

    “怎么了?皇后有意见?”想到皇后的不情不愿的样子,南宫临觉得这几天心中的阴郁都化作了浮云。

    “没有,你是皇帝嘛,我怎么会有意见呢?”落一想到那药的作用了。迷情之物,药物等级不高,下药的手段也是一般。可又是谁在下在她的食物里?皇宫里确实有很多人想她出事啊,死什么的,可是这国公府里?难道是白欣雪?

    “这么说来,若我不是皇帝,那你就是有意见了?”

    “没,怎么可能会有意见呢!”你若不是,问题是现在你是啊,傻瓜才会承认有意见了,落一在心里腹议。

    “皇帝要不要来点醒酒汤?”转移话题绝对是面对你不能回答问题的最好办法,这是落一觉得人世间最好的办法。

    “醒酒汤,我又没醉用那醉酒汤做何,说起来,朕还真有一些渴了。”看着这样的皇后,南宫照心里生出一些趣味来了,薰迷的双眼里多出一些玩味来。

    他当着落一的面一口将那雪羹饮尽,只着落着在那里干瞪眼的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