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吐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31字

    “不带这么耍赖的,那可是我的,你想喝,你让人再做一个啊。”要知道,这雪羹定是要冰镇够一个时辰才能够体现它的美味所在啊。

    落一的不平却换来皇帝挑衅的眼神来。想到她落一来到这个什么都不是世界里以来,从来都是默默的看着这个世界,不挣不管,更不想,不想相信自己真的就这样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了,瞎了眼睛,虽然自己本身学过医,可是那中毒瞎了的眼,不比那外伤伤眼,没有经验的她,谁知道能不能治好。还有那个该死的老头也不知是死是活。

    全部的委屈在这个时候暴发,从来不愿意委屈了自己的落一,又怎么可能忍下这些,她一把抓住了,皇帝胸前的衣襟,脚顶皇帝腹部。一个用力,誓要把皇帝摔个人仰马翻。

    是皇帝怎么了,她还是落一呢。

    对于落一的举动,皇帝如临大敌,本能的自备的想要掐住落一的脖了,又见那是皇后,委屈欲哭。他转手抓住她的肩,另手环上了落一的腰身,以防自己真的摔下地去。只是那手上的轻飘,让南宫临不禁去想皇后在这皇宫里的日子,是个怎么样的日子。

    一种不忍的东西在南宫临心里漫延开来。

    落一只觉得一阵旋转,就见那皇帝跑到自己身下去了。而肩上传来的疼痛,可让落一感觉不出南宫临的好意来,她挥起拳头,就要来个以牙还牙。

    太弱的身体,顺带着让她的攻击也弱了几分。

    轻意的让南宫临给抓住了的落一,再一次的进攻,只可惜,她依然失望,而她现在的身体也让她生不出力气来,反抗。

    南宫临觉得自己受刺激了,他好心不想压伤了她,而她却要打人,那眼神不达目的,不罢手。

    如此不知好歹,他应该是要生气的。可是南宫临觉得自己生不出气来,只觉得乐趣无穷也。

    连着听那一句句的叫骂,他也生不出半点火气,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但是皇帝做久了,又如何能让别人占上风。

    落一后颈受力,自己的脑袋就被送到了皇帝的面前去。还没有等她做出下一个反应来,只觉得什么温热的东西被送到了自己的嘴里。牙关一开,就被送到了她的喉咙深处。

    不知道为什么落一突然间觉得,那好像是她刚才心心念着的雪羹。一股恶心在她腹间漫开。她来不及去计较自己与南宫临之间的输赢。连忙下地,还来不及出那门槛。

    “哇….”

    她吐出来了,嘴里传来的,那不知是甜是苦,还混浊的酒味。心里苦着那仅剩的半碗汤药在这一刻全废,又想着刚才的那个…

    “哇…”

    南宫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去面对着一个人的呕吐,而那个吐更是因为自己而起,自己很恶心吗?南宫临觉得自己的自己头上的青筋就要全部暴烈开来。

    尚莲端着手上的汤药,隐约间看到皇帝皇后那暧昧的动作,她就又退出来,本以为皇后开窍了,却不想才没一会儿,就又传来了,呕吐的声音。

    最终尚莲大胆的向内走进。

    “娘娘,你的药好了!”尚莲在门边跪拜而下。

    尚莲想着问清原由,只是感觉着皇帝身上冒出来的杀气,只好安静的把落一漱药的清水端在给了落一。

    落一伸手接手杯子,一饮而尽。看着那托盘,就拿起了她的药,整碗而下。

    喝完了才深深的呼了口气,还好那苦味把胃里的恶心给再次压下去了,要不然这一个晚上,她估计连着胃里的苦水都会吐出来。

    “娘娘?你的眼睛?”她意外的发现,落一的眼睛居然在这个时候能看见了。只可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了,就听外面有人来报。

    “禀,娘娘,晋王妃有请…”

    “晋王妃?”想着,刚要回头,又想着自己这般那皇帝总不能高兴吧?一下子僵住了背。

    “既然晋王妃请,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似对尚莲说,又似对皇帝说。

    落一逃命一般的,搭着尚莲的手离开,那狂风暴雨欲来的房间。“我的眼睛能看到一些影子了?”走出没有多久,落一也发向自己的眼睛终于见好了。

    “是啊,娘娘,您的眼睛终于见好了。恭喜娘娘!”尚莲恭贺着落一,脚却一如之前一般,为皇后小心着。

    “只是娘娘,不知道这晋王妃请娘娘会是有什么事呢?”尚莲提醒着皇后。刚才晋王妃刚在皇后面前受挫,这会绝对不可能会好心请皇后去聊天喝茶的。

    “这晋王妃既然想玩,那就陪着嘛,反正在这府里也是怪无聊的。”好吧,在尚莲面前,落一实在说不出,在房间里对着那个暴怒的皇帝,她又不傻。这般直白的话语来。

    “只是娘娘现在的身边才见一些好,怕会在晋王妃那里又坏要折费一些心神了。”其实尚莲还是不赞成皇后独自去见晋王妃的。

    没多久,落一就让人领到了一处房间前。

    “这是做何,晋王妃是如此恭迎皇后的到来的吗?”对现在现在的有些阴僻的地方,又没有见到晋王妃本人,尚莲心中更不知为何有不好的预感来。

    “我们娘娘说了,请皇后独自进去,自然能见到晋王妃的。”刚才一直领着路的那下侍恭身而下,拜了礼。

    “我身为皇后的仕女自是要随身伺候着皇后的。”说着,尚莲握着落一的手又用上了几分力。

    “这,还是请皇后早些进入,我们王妃还在等着皇后。”那人听着尚莲的话,上前打开了,却也让身子将半个门挡住了,正好拦着了尚莲的去路。

    “你这大胆奴才!”看着那样,尚莲生气的就要大骂出口。不管如何,那带着有点昏暗的房间,还是能不进就不进,要进,也最好拖些时间,说不定会有转机。只可惜尚莲在此时却想错了,晋王妃要对皇后下套又,怎么能不做好这些细末之事。

    “没事尚莲,我们进去。”如果不是自己的眼睛还没有全好,她也觉得还是不要带着尚莲好些,放不开手脚。

    落一带着尚莲绕过了那奸小之人,进到房间里,只闻着那房间里透着纸醉金迷的味来。纵是看不见却也能闻到那,醉人的香味。

    “怎么,姐姐信不得我?还要带着外人进来?”只见那晋王妃正坐在那主位上,等着落一。

    “晋王妃说笑了,我这瞎了眼的人,难道晋王妃想要亲自伺候我不成。”不说人话?难道她落一不会吗?

    尚莲扶着落一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这有点暗的房间里,落一才好了一些些的眼睛跟没好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