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我是皇后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77字

    “说来,是妹妹考虑不周了,还请姐姐先喝杯茶,消消气。”晋王妃想着接下来,就要得落依好看,现在她才不会争一时之气。

    尚莲接过那茶放在了落一的手上,却觉得那满室的香味,熟悉异常,却一时也想不起来。

    “这茶?”落一不客气的喝下那茶水,果真在茶里喝出了不一样的喝道了。而这茶跟刚才的那雪羹有一丝丝相同的味道。

    “这可是今年新送上来的茶呢,姐姐可要好好品品!”说着晋王妃又给落一倒上了一杯。

    “姐姐在这里稍等片刻,妹妹有一样东西想要给姐姐看看。”说着,就带着自己的仕女离开了房间。

    越觉越不妥的尚莲看着晋王妃脸上的笑,她这才想起那香味是什么来的。

    “娘娘,这香烛里烧的好似迷香!”说着,尚莲觉得,自己小腹里有一个热气正若有似无的升了起来。

    “迷香?那这茶里也是迷香喽?”闻然不懂古人的药理,可落一还是有想过这个可能的,只是没有想到,晋王妃能这般无遮掩的做这种事,再怎么失宠,她现在也还是皇后呢。

    听着落一的声音,尚莲心惊,她马上拿起了落一的茶杯,嗜了一小口,心下更惊,将那茶杯远远的丢开。

    “娘娘是迷药!”尚莲着急,却发现落一一点反应也没有平静的坐在那里。想来这一次也是一样指望不上她的皇后娘娘了,她着急出去想要打开门,试图着能来得及急开这个陷井。却也如她所料,那房门早就从晋王妃离开的那一刻紧紧的从外面锁上了。

    “娘娘,这可怎么办?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尚莲来回的看着想这房间的何地方找到生机。

    却在走向屏风后之时更惊了,她尖叫出声,急急的退了出来。只见一个光着上身上的男子,那人眼中带着猥琐,跟随着尚莲的脚步走了出来。

    “娘娘,快跑。”

    “跑什么跑,这房间都锁了,还能往哪里跑!”落一不屑着尚莲的惊慌。

    “可是娘娘!”尚莲不明白,难道落一不知道,现在的处境吗?“里这里面有男子在!”想到皇后的眼睛可能还没有好到让她能看到,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的事实。

    “一个男人而,怕啥,过来!”毕竟是小丫头,没有见过世面,确实是会紧张一些。

    “是!”落一的话确实让尚莲静了一些下来。

    “你是晋王妃派来的人?”落一问到。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男子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女子会这般的镇定,虽然他自小在民间地痞流气惯了,可是性了这么些年,他自认为自己还是有点眼界的,思及至此,他觉得自己还是小心为好。

    “哦,没什么,无聊说说话呗。”落一声音百无聊赖,看着确实无聊。

    “你不怕我?”男人本以为为晋王妃做了这等小事,自己也就飞黄腾达了。却没有想到遇到了这样的女子。

    “怕?为何要怕。”对于一个还能思考的人,除了机器人,每个人总会有自己的想法的,那他只要有想法,她就有找到逃出生天的机会。

    “你是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吗?”他已经在这里了,不管有没有发生什么,这个女人的清白已经没有了,而自己现在却是要担心的是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别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为好。

    “知道,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落一一点不急,策反而已?又不是没有玩过。

    “不过是后宅争斗的女子,再有权力,今天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痞男虽然心中担心,可事情已经接下来了,不做也是要死的。

    “错,有人能救我,当然也能救你!”落一自信的说着。

    “救你?救我?”痞男脸上故意轻鄙不信,心中却在计量着落一的话有几分可信。只是脸上已经开始见汗。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落一对于战友,从来都是有满满的善意的。

    “很重要?”男子心中生出几分好奇来。

    “不重要,不过只是想告诉你,我叫皇后!”落一觉得自己胜算更多了。

    “皇后?”男子一惊,却也怀疑,因为晋王妃,只说是占了一女子的清誉,让她从此从晋王的面前消失。却不想那人居然是皇后,那这样一来,他哪里还能命活,一时间男子心中害怕又希望着落一真的能保自己一命。

    “大胆,见了皇后娘娘,还不下跪!”尚莲扶着落一走到了那人的面前,只是手上已经开始见软。

    “见过皇后娘娘。”痞男跪了下来,却因为闻着那迷香,眼下脑中一阵迷乱起来,还有那女子身上传来的薰香,这让他更难把持。如他所料,晋王妃让他在进来的时候喝的东西应该是迷药。

    “不知娘娘能给在下什么?”既然想要,那他自然要搏得更多一些,只是一直以来,他都知道,皇后只是个傀儡,这让他不免生出忧虑。毕竟放了皇后,那晋王妃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

    “那你想要什么?”玩牌的人,赢家可是从来不会主动出牌的。

    “如果可以自己是想要谋个一官半职的!”想着美好前程,那人忍不住的在脸上笑开了花。只是配着那药效,落一被激得一阵鸡皮疙瘩来。

    “这个问题不太大,不过,我也最多能给一个小小的县官当当,至于你以后的前程,自然会有人来提携你一二。”落一冷笑,这种贪心之人,难怪会替晋王妃做这种下做之事。尽管自己确实无权,想来,这人在王府中自然会有所耳闻,自己若是一味的知道,那才叫不可靠。

    “那我在下如何能确定,皇后不会食言。”说碰上,那男子一把抓住了落一的手。

    “大胆!”尚莲生气着那人的无理,想要上次惩罚一般那人,只可惜那声音软软的,听着反到是让他更觉受用。

    “怎么?你也想跟爷亲近一般吗?”那人听着尚莲那红嫩嫩的脸蛋,心里觉得痒痒起来。

    尚莲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没有被人这样调戏过,一气之后就想要给那人一巴掌,却被男子稳稳的抓在了手里。

    “看来,你不知道,等一下有人来了,本宫清白没了,你也不能活命了。”落一着这那等猥琐的样子,心里生出厌烦来。

    “那我要如何能确定?你说的是真话。”说着,男子不悦的甩开了尚莲的手。

    落一看着那软软摔出去的尚莲,摔着有点疼,不过也摔在了安全距离之外。脸上鄙视嫌恶,就再也不掩饰的爬上她的脸。

    “不如这样吧,我把我这头上的金钗给你,到时候,如果我食言了,那你就拿着这钗子,来对对皇帝说,你把他的女人给睡了,那样我不就一样会没得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