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打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183字

    落一慢悠悠的用手将自己头上仅的金钗取了下来。

    “那如果,你说这是你掉了的,那还不是一样拿你没有办法。”说着,痞男拉着落一的手,又走进了一些,进得,落一都能感觉到他鼻子里呼出来的热气,清醒也着不多在这个时候用完 了。

    “那还不如,我在你身上做个记号?这样,不是更加的安全些!”

    下一刻落一的腰身就让那人给揽抱而起,在一边看着的尚莲,却没有力气起来,去帮皇后半分,保能用她那弱弱的声音叫骂着。

    “这可是你说的哦!”落一反而不急,脸上更笑了起来。

    痞男也不去管落一说什么话,他只觉得小腹上升起的火苗,让他再也不能把持住。下一刻,就要动手将落一身上的衣物扒了开来。

    “尚莲,把眼睛闭上。”

    皇后的话,让尚莲不太能反应过来,这是要让她闭眼睛,不去看皇后被侮的场面吗?想到这里没莲一下子哭了出来。

    “娘娘…”想着皇后的可怜,她才要闭上眼,却见,落一举起手上的钗子,一把扎在了那男子的身上,那男子受痛,哀号出声,终于放开了落一。

    “你这个臭婊子,居然敢伤了我,今天我要你好看。”那人看着自己身上的伤,还好金钗没有扎得太深,不会伤到性命,心中怒火,想要狠狠在落一身上发作一翻,好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丫的,姑奶奶跟你商量着,你还真把自己当做一回事了。”想着那无耻的家伙,落五一下子操起了旁边的凳子,等痞男一个上前,就将凳子招呼在了他的身上。

    “你丫的,也不看看我是谁,姑奶奶我,也是你能惹得起的人吗?”

    那痞只要一起,落一的凳子就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痞男身上。只是没等落一再来几下,那板凳一下子就从落一的手上掉了下来,而她的身体也累得直喘气,这让落一更忍不住的咒骂起来,什么破身体,才这样点事,就开始受不了了。

    痞男从来没有想过,皇后居然会打架,而那架势更是跟上街上的流氓别无二致,一时间他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终于皇后双手插腰在那边喘气的时候,他站了起来,一脚对着落一踹了过去。

    也正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踹了进来。下一刻,就见一把短飞射而来,一下子就中在了那男子的颈上,那人一下子就倒了下去。而香落一更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还好那人来的及时,要不然,自己受了那一脚,还不得香消玉殒。

    既然已经有人来救她,那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落一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而门之外人,却是飞也是的冲到了落一的面前,一下子就将她抱了住。

    “依儿!你还好吗?”声音里那种的深情,让落一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晋王!”尚莲看着那场面,想着当年关于皇后与晋王的一些传言,这一回她终于是信了,只是晋王都已经来了,怕是等一下会有人来看到。

    “那个晋王,你抱得太用力了,我快要没气了。”落一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反应。

    看这情况,这皇后跟着晋王还有一腿?那自己来这个世界,不会是让她来擦皇后的屁股的吧!不知道为什么,落一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那个坑爹的皇帝,这要是让他知道了,那自己的以后在皇宫里的日子还能好过不成?

    想着落一身上不禁生出一阵寒战来,下一刻却又为自己的不挣气生气,不就是皇帝嘛,怕啥啊。

    等到落一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晋王公主抱势的往外走了。落一坦然,现在的她,因为迷药是有点发不起力气来的。如果她再呆下去,她不保证自己不犯色,再者看着那个晋王南宫昭,那不太分明的轮廓,想来也是个美男子呢。她不介意恶虎扑食的。

    “那个尚莲…”那专情看着落一的南宫昭,让落一有点受不住那热情啊。无奈想到还躺在那里惊吓过度的尚莲,是得照看一两。

    “放心她会有人照顾好的。”平违的相思终于得见,那种错过的悔恨,那种的浓烈与强硬,这一刻落一觉得身临其境了。

    “我,很好!”嘴里不自觉的想要控诉着南宫昭先前的放弃,让她嫁做他妇的愤怒,却终抵不过心中深深的爱意,眼泪也在这一刻决堤。

    下一刻,落一的头被双被按在了南宫昭的怀里。落一过才反应过来,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真的有落依的感情存在在这个身体里一般。难道原本的皇后没死,只是跟她一起共用一个身体?

    越想,落一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否则自己刚才的感情又是如何出来的。只是这一刻无论她怎么叫唤着身体里可能存在的别一个灵魂,也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你们在干嘛?”白欣雪站在不远处,因怒意而几乎扭曲的脸,对着落一与南宫昭叫吼着。

    只可惜她的愤怒没有得点南宫昭的一点点回应,他依旧自我的抱着落一往前走去。

    “夫君这是要去哪里?”看着自己丈夫抱着那个她讨厌的人,白欣雪几科发狂。

    从小到到,她重来都是受着那得天独厚的宠爱,尽管,白落依一直霸占着嫡女的头衔,可是她却是过着比嫡女还嫡的日子,那用度甚至比那公主过的日子还好。

    本来落依这样的存在她也还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当某一天,那个看起来比老鼠还可怜的女子,居然能与她心心念着的晋王那般安静却又亲妮的坐在一起的时候,她又怎么能允许她如此的存在着。

    终于,她嫁给了晋王,当上了他的妻子,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在他身上感觉到一丝丝的感情,甚至在他的梦里也都是那个白落依,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那是她的夫君啊,无论如何,她那样爱他,难道他没有一点点的感受到吗?

    “夫君,父亲在寻着你,你还是把姐姐交给我来照顾吧!”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南宫昭会感觉到她的爱的,白欣雪这般的坚信着,他们的日子还长着,她不能着急。

    在白欣雪的示意下,她身后的宫侍上次就要从南宫昭的手上接过落一,却没走几步就生生定在那里了,南宫昭眼中冰冷让她几乎冻在那边。

    “岳父大人寻我,我待会自会过去,就不劳王妃操心了。”南宫昭抱着落一继续向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