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混蛋放开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41字

    “相信皇后出来这么久了,皇上一定等着急了吧!”那样的冰冷无情,更是在落依那个贱人面前这般不给她面子,白欣雪几乎要发狂,可又不愿意让那个男人看着自己那般失了容颜的样了,她也只好将着满肚的怨气放在那个罪魁祸首身上。眼中的杀气几乎要将落一杀死。

    果真听着这话,南宫昭定住了脚。无论他怎么爱着落依。可现在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嫂子,是他当初自己放弃了的人。可是现在他后悔了,如果可以他会放弃一切,包括那该死的皇权。

    而这一切在这一刻都晚了,不,不晚的,只要他当上皇帝,那么,这天下自然是他说了算的,不是吗?

    看着怀中地那样芊弱的人儿,南宫昭心中又坚定三分。

    “等我!”那几不可闻的声音在落一的耳边响起,来不及去分辨它的存在,南宫昭已经将她放在地上。

    “臣送娘娘回去。”退开三步之外,守着外臣与皇后应该守的礼。

    “谢谢。”想着落依与南宫昭无论是什么关系,可现在没有他在的话,落一不敢肯定,那个白欣雪会给她来什么强的,最终选了让南宫昭护送这条比较安全的路走,不去管在那里要怎么发飙。

    感觉着身后灼热的眼光,落一尽量快的向前走着,只可惜身上的药力比她想像的要重一些,几乎举步为艰的走着。而后面的南宫昭更是因为落一的慢脚步,心思百变。

    他的依儿不愿意回去,而自己在这个时候也还是像当年决定一般,亲手将他的爱送到了别人的手上,南宫昭眼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终他决定不再退步。

    “依儿,等我!”这一次落一听清楚了,她确实听到南宫昭的话了。想到这里她想解释一二,可是感觉着身边暗卫的存在,还有那近在咫尺房门,落一终于还是没有机会说出口。

    “我到了。”怕南宫昭又多说些什么,落一急急开口,到时候惹得皇帝不爽了,她在皇宫里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

    “如此,臣就先回去了。”看着那急急而走的影子,落一转身向房内走去,只是里面昏暗的光线,让原本几乎算得上千度的双眼,一点东西也见不到。无奈尚莲现在身上也中着药,那她也只好自己慢慢的向内摸去了。

    而这个陌生的房间尽管她是每一天住进来,可敏锐的直觉却让她也只是多花些时间才走到自己的床过上,安静的等人来伺候着。

    被这一闹腾,落一的肚子在这个时候叫了起来,看着这光影,天也黑了,怎么没有人送饭来,这让落一纠结。那些人不会是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吧。毕竟房间里也没有点光亮什么的。

    想着又坐上了一刻,落一觉得自己都变得昏昏沉沉起来,是饿肚子低血糖了吗?看来,还是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才是真理,她正想站起来,向外走去,让人备膳。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一指手将她拦腰抱住,一把就将她带在了床上。

    她一惊就要打向那个突然袭击她的人,谁知那人似预先就已经知道落一的动作一般,都抢先一步,将落一的手脚压力住,落一整个人被按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什么人?”这可是她皇后的寝室,如此这般让人轻易的上了床了,也太玩笑了吧。

    而回应落一的却是那无尽的缠绵,落一想要惊叫出声,那人却似事先知道一般趁着落一张嘴的那一刻,那柔软湿滑一下子占据着她的全部,隐隐的带动着先前她生生压制下的迷乱。

    紧有的一丝理智知道落一,她要挣脱了他。只可惜身上的人却一点空隙也不愿意给她,很快的,落一觉得就要缺氧不行的时候,那人终于放开了她。

    终于觉得自己找到机会反抗的时候,她更发现,自己身上已经生不出力气来反抗了。

    甚至那药效也随着那人的动作被勾了起来,不自觉的呻*吟声轻轻的从她嘴中溢出。这声音无不鼓动着她身上的人的动作,下一刻那人更加卖力的向更深处进发而去。

    落一只感觉着自己的衣物在这一刻慢慢的被人褪去,心中生出了不安来,希望却又隐陷期待着,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紧贴着的摩擦,引得她身上的人更加没能自控,那人迫不及待,生生的把落衣身上的衣物粗鲁撕开。

    “不要…”落一终于叫出声来,她害怕着,觉得这一刻的自己不像是自己了,身体也在这个时候不能自己的扭动起来想要反抗,软软无力的,被那身上的人视为引诱。

    那人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受过这般的引诱一般,一时间变成无度的索求。落一只觉得胸前一痛,这才反应过来,她差一点就要被人生吞活剥了去。

    那无耻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着,给她带来了阵阵的颤悚。

    落一惊吓,反抗着那药物的侵袭,还有色狼的引诱。她一巴掌拍出,身上的人因着没有防备,生生的吃了一痛。

    下一刻落一才发现,自己那一巴掌是那般的不理智。因为那个人带着怒气,轻易的将她的身体一翻而过,让她趴伏在那里,连想反抗也不能进半分。

    “该死的混蛋,放开我。”落一觉得自己这一生从来没有这般的屈辱过,居然被人用强了,还连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放开你,当朕傻不成。既然你自己下的药,那就要自己负这个责任。”随着落一的一巴掌,南宫临也在这一刻清楚过来,他从来没有想,看起来软软弱,无争的过了这三年来的皇后,居然也会学得那深宫中的女子一般,用药物媚惑于他。

    “该死的南宫临,你自己是无耻下流,谁给你下药了,你有病吧。”落一哪里管得这那些个前因后果,只觉得,南宫临把她压在身下,那就是个十恶不赦的该死之人。

    这个时候的南宫临,眼中犯着血丝,哪里管得了落一的分辨,再说,落一本身就是皇后,那不管是不是她下的药,做为妻子,她总是有这个义务的。

    在这一刻南宫临觉得自己沦陷其中不能自拔,他想这,等回到宫中,要怎么样帮落一立威,好让她能活得快活些。

    还没来得及想出逃的办法的落一,只感觉着身下传来的疼痛让她惊叫出声。一时间她不能思考,她知道,这个皇后也是有做了三年了的,可是南宫临居然….

    “该死的,你就不能轻一点吗?”不能反抗的落一不知道自己在这一刻,该做何反应,一切已经成了定数,她想,至少也得让自己舒服点,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