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叫我的名字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24字

    果真,听着落一的声音,南宫临的动作变得轻了起来,他轻轻的探索着落一的每一个敏感。不负所望,落一没多久就适应了他的存在,只在这个时候,他的才敢稍稍的用力。

    “叫我的名字!”这一刻南宫临忍不住的说出声来,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来,这让他自己也惊住了,他似乎用情了。

    “你…”聪明如落一,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南宫临话里不一样的意思。而这种意思,落一不敢去承受,如果承受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就要被束在那金碧辉煌之间,永世不得离开?

    不,不要,她是想要有一个家,可是那个家不应该是那样子的,拘束无数,明争暗斗。

    “放开我…”

    “你,想都别想。”南宫临觉得自己已经表达得够明白了,可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拒绝了他,这让他如何不恼不怒。他惩罚性的用力着,故意想要弄痛那个不知死活女人。

    无论如何,落一觉得自己这一刻一定要离开,否则她能感觉到自己这一辈子再也离不开了。想到这里,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南宫临推了开来。果真没有防备的南宫临被落一几乎推下床去。

    突如其来的袭击,打破了南宫临重来没有的底线。他已经顾不上许多,只想着,这一刻他一定要惩罚落一才成。

    他稳住身子,想要再一次将落一压在身上,落一又怎么能让他得逞,她再次出脚要去踢那个无耻的人。太弱的身体,那动作在南宫临看来,跟慢动作一般,他轻易的就将那袭击把握在手中。

    一次成,落一再将攻击而上。她反脚一个华丽的旋转,用着自己还自由的脚击向南宫临的脑袋。情急之下南宫临是放开了落一被他抓住的脚,双手用力一拍,挡下了脑袋上的一击。

    只是他计算出错,落一的用气要比他想像中人的小很多。

    吃痛之下,落一重重的掉要床上,尽管那床被铺得柔软非常,可是还是摔得,她皱起了眉头,南宫临不曾想到,她的身体这般的弱,居然连一点点的疼痛都受不得。

    这一刻他不想再惩罚她,他只想平息了这件事。可是落一跟他想的不一样。她只想离开,而南宫临也绝对会拦着,所以她一定要打败他,否则她怎么逃。

    再次把落一压在身下的南宫临不也再过于用力,只怕弄疼了她。这反倒是让落一找到了可趁之机,她轻易的动弹着自己不算被压得很紧的又脚,一个用力,却不想,耳边传来南宫临的闷哼之声。

    这些原由,落一管不了许多,她跑下床去,快速的找到了自己衣物,重新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当然那当中的乱,只要是个明眼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南宫临,你怎么了?”还在床上疼痛着的南宫临让落一觉得很不放心,她是用力踢了,可是以南宫临的身体也不至于这么痛吧。不知为什么,落一突然间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实。

    她害怕着,走近去看,还真看到南宫临因为疼痛而弓起的身体,而又手正好不自觉的捂着跨下。这一切正好跟落一猜测的一样。

    “呃,南宫临,我不是故意的,抱歉。”想要再解释什么,却想不出第二个言词来。

    “该死的女人,你死定了!”自己好心怕伤着了她,她到好,给他这样的绝命一击,南宫临心中的怒气再也不加掩饰。

    “人家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了,你再这样,我可就直接走人了。”虽然觉得对不起南宫临,可是他那种该死的霸道,又正好是落一所鄙视的。

    “你要是敢走,我灭你九族。”南宫临想要起身教训落一,却发现自己一动,又牵动了自己的下身更疼了起来。“呃…”

    “灭我九族,那你不也是在九族之内吗?再说了,说不定不用你灭我九族,就刚才那下,就已经把你那一族给灭了。”灭她九族,当她落一是吓大的吗?

    “你….”

    南宫临下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着有人破窗而入。几个呼吸之间,落一就让人一掠而出。而南宫临想要起身将救下落一,却无奈身上的疼痛。

    “该死!”南宫临咒骂着,他想要叫人,却想着自己现在这模样如何能见人,又担心着落一他终于忍下了疼痛,快速的穿上衣服,带着人追赶着那些绑了落一的人。

    只可惜几个转角之后,他就被那些歹人甩得不见踪影。南宫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挫败过。

    落一想要惊叫出声,却听见耳边传来声音。

    “依儿,是我…”

    那声音是南宫昭的?落一心惊,这兄弟两抢老婆了,乱伦啊,她这还是他嫂子的吧。好吧,皇宫辛密多,她理解一下!

    听着身后皇帝追来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落一害怕着,她总觉得,自己不可以被皇帝找到。而这个南宫昭,虽然也并不适合跟他呆在一起,可是她想,至少比皇帝相对安全点的,不是?

    没多久,落一就让人藏在一个小院子里。

    南宫昭就那次放把她在小院之后,人就不见了踪影。

    而她这一藏就是半个月,官兵搜查的声音时不时的在墙那边响起,这这想要逃离的落一着实不敢逃去了。

    她在这里吃好睡好的,还有人送药来的日子,过多了也是实在太无聊了。

    终于窝藏皇后的据点改了,落一这一次被人送到城外去了。至于什么地方?这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畴之内了,当然了这一切也不是她要考虑就可以改变的。

    那一处庄园不大,里面却是非常的别致,有假山有流水。

    这一过,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虽然身体还是一样不大好。可是那眼睛终于是看见了,这是终于让落一觉得,这养猪一般的日子也是有一些些好处的。

    落一迷迷糊糊的,趴躺在贵妃椅上,那微风徐徐的吹进后花园的亭子里。眼看着就要再睡着了。

    半睡不醒间,有什么东西挠得她脸痒痒的,用手擦了下,朦胧间,有一个帅哥惊吓似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虽然被帅哥抱一下没什么不好的,可是现在好像不适合吧。

    “你哪位?我好像跟你不熟吧…”落依迅速的推开了两人的距离。

    只是那人被落依一推,脸上马上受伤的表情起来,让落依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万恶难赦的大罪一般,让落依有点受不了。

    “等一下,我不认识你。”现在不是邪恶的时候,帅哥很好,但是咱不想找事。

    “依儿?”南宫昭的不敢相信的看着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