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延雾山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115字

    落一才要放手,帅哥就拉着她往草丛深处跑去,没想到轻车熟路,完全不像落一那样,一个劲的往前冲。果真没多久,那黑衣人就不见了影子。

    果然了解地形是非常重的,见不到来人,疼加累的落一选择先歇会,否则命还在脚废了,那就惊喜过头了。

    “谢谢,我叫落一,你叫什么名字?”落一坐在河边上一块石头上,心里再次肯定带上帅哥一起跑路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帅哥皱着眉,看着落一。那眼里的清明,他有点不敢相信。

    “鄞,宸!”他有点迟钝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落一没时间去想,鄞宸在想什么,那脚上的疼,让她担心再晚一些会不会废掉。

    “那个鄞宸,给我帮个忙呗!”

    说着,落一拉起自己的裙角,鄞宸皱眉想些什么,最后还是选择沉默。

    “拿着!”落一将手上的针拿到鄞宸面前,发现了鄞宸的迟疑,她重复了一遍,皱眉有点高兴不起来了。

    “从这里,针入三分,别过了。”落一指自己的腿上的承山穴,认真的说着,身体半转让自己的腿肚子正面对鄞宸,手抓着裙角越发的用力。那微微的颤抖,让鄞宸没有办法拒绝落一。

    鄞宸半蹲在落依面前,小心的控制着三分的力度。

    “在这里…”后面的刺客追上来了。

    那声音让他一时间失了分寸,力度用过,落一整个腿变得痉挛,接着就是全身。一阵巨痛袭来,她向后倒去。河水的清凉过头,让她舒服了一下。她会水的,只是这时候身体突然间不能动了。

    正着急,就见鄞宸紧跟着跳下来了,只一眼她就让水给冲走了。

    上辈子,她想有个家希望还没来得及实现,就给跑这里来了。这辈子终于有个人为了她而着急了,还不错。

    心想着,也没有什么可放不下的,也就安心了许多,不对,也不知那帅哥会不会让追杀她的人找到,想到这里,落一有点担心。

    其实那位帅哥,她觉得有点面熟的,可这辈子,她就接触过两个男人,一个皇帝一个晋王,而晋王她是见过脸的。皇帝?开玩笑,那个人估计恨不得马上,掐死她呢,怎么可能是这样儒雅的帅哥。

    来不急多想,她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了。

    心里告诉自己,睡一觉吧,也没有什么让她睁开眼的理由,那就睡吧。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得她有点不安宁。昏昏沉沉的,她知道自己感冒了。不想动,连睁开眼也都不愿意。接着睡,睡一睡感冒也就好了。

    以前她都是这样的,只是那床真心让她不舒服。想翻个身,让自己睡得相对舒服一些,却发现,自己居然连动的力气没有,无奈那就接着睡好了。

    只是这一觉,落一真心觉得睡得不舒服,先不说身体,而边时不时传来什么人的大嗓门。落一觉得自己就要抓狂,可却也还是不愿意起来,动上一下。

    “快看她皱眉了。睡了吗?”一个不大的孩子几乎在落一的耳边叫到,那声音眼看着就要将落一的耳朵震聋。

    “不要吵。该死的。”落一叫骂出声,可是惜她那几不可闻的声音,这一次没有一个人听到。

    “快快,把那药给他灌下去,别给死在这里了。”别 一个人叫唤着。

    没多久,落一就觉得到有人,将她的头摆正了,牙关强行的被捏开。还不等落一摆脱了那疼痛,就跟着有人往她的嘴里灌着又苦又涩的东西,速度太快,落一就着点让他们给呛死了。

    拌着猛烈的咳嗽,落一终于睁开了眼 。

    入眼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衣冠不整蓬头垢面,他正小心的拿着药碗,对着醒着了自己笑着。

    “醒了醒了。”那孩子高兴着。

    “醒了就说明这药有用,再灌。”说着,那人对孩子再次说着,捏开落一嘴的手又用上几分力了。

    看着又要靠近的药碗,落一想叫停,无奈嘴巴被人捏着,怎么也叫不出声来。伸出手去,想要拦着那孩子的药碗,谁想那孩子力气大的出奇,居然一下子就轻易的将落一的手挡了。

    落一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口鼻被药汤封了口,不想被呛死,落一只好大口喝着那些也不知是什么做的药。终于那药被落一喝完了,只可惜还是有一些药水顺着鼻腔进去了。

    落一使劲的咳着,太过用力,一不小心,肚子里的汤药又给吐出了一半。

    “快去再煮一碗,她又吐出来了。”

    在落一还不醒人世的时候,这些野人一般的家伙,试着给落一喂过药,只可惜那药太苦了,全让昏迷中的落一本能的吐了出来。

    “喂,你还好吧?”小孩子跑了出去,那大人站在落一旁边担心的说着。

    “不好,你丫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好了!”落一心中无辜的叫骂着,却因为着咳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用手示意着自己没事。就连咳出的泪也只能往嘴里咽。

    “没事就好,你要知道,你都这样睡了五天了,再不醒我们也只能把你扔到山上去了。”那人面上松了口气。

    想着他们老大,当时担心落一死在这里,非要把她给丢到山上去。还好他不放弃,把人带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还好人活了,那这次赎金是不是说他就可以拿最大份了。想到这里,那男人对着落一笑得更和善了。

    “这里是哪里?”落一不知道这些,她只想着,自己活下来了,那就好了。

    “雾延山!”

    “雾延山?”落一不明白。

    “汴京外十里的一个山头。”男人傻笑着看着落一,只当她是大把的银子了。

    “你是谁”落一不太习惯那人的火热的目光。

    “俺叫熊二。你是什么人,你家在哪里,我让人去通知你家来接人啊。”看着落衣话上华贵的衣服,虽然那值钱的东西都让老大给拿走了,可看她的衣服,也想来家里也不会差。想着白花花的银子,熊二笑得更欢快了。

    “我家,我没有家!”落一想到,自己离开了皇宫,离开了国公府,那她就自由了。

    “我叫落一,谢谢你们救了我。”落一高兴着,坐直了身体,想要下地去感觉,那似乎从来没有过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