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假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11字

    不用多想,落一一下子就猜出彦风华这是为她准备的,只是这种准备,似乎有点超了。毕竟她们两人也只是第一天认识,就算再相见恨晚,那也不用这么客气。

    “怎么?你不敢要了?”彦风华也不准备去解释落一心里的疑惑,只是用着磊落的眼睛看着她。

    “我落一这辈子还没有怕过什么呢!”说着,就拿起了那金铂面具带上。并不是多重却非常的贴合自己,落一不再觉得,彦风华只是财大气粗了,这必定有别的什么自己不知道的。

    不过,她还不准备深究,毕竟自己也有秘密不是。

    “好看吗?”落一自信,脸都看不到了,而那面具怎么能不好看。

    “好看!”熊孩一过喊到。

    落一笑笑,也只有熊孩才这般不多想。

    “彦小姐,我们公子想请您还有您的朋友过去坐坐。”这时候一个侍者装扮模样的人出现在落一的房间内。

    落一不明,回头看向彦风华。

    “这个,那还请岱公子稍等一下。”彦风华回了那侍者,让他先行离开。

    “岱贵妃的亲弟弟,岱家的嫡长子。”彦风华简单的为彦介绍了一下。“你人去吗?不去的话我就去帮你辞了。”

    彦风华不想落一勉强。

    “没事,见一见总是好的,说不定我的公会也有用得着他的时候呢。”这个时候的落一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生意人了,她都把自己是皇后的事给忘了。

    岱家的嫡长子,也只是生意上的利用,彦风华想,也只有落一才会这么直接吧。毕竟岱贵妃的势力,很多人都是求着巴结,却不敢这种直接说用得到。

    “熊二熊孩,你们先在这里,我们去去就回。”落一交代一句,就跟着彦风华离开了。

    落一走在路上,这才想起,岱贵妃的弟弟那肯定是见过皇后的,而自己这样,尽管带了面具,可是难保不被认出来。又想自己以后的事业,肯定要跟这些贵人打交道的,终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拐了几个弯,就见不远处,一片桃林中,一个玉面公子站在那边等着。落一不急着去管这些,在她看来,这都已经过了春初时节,却不有这么一大片桃花林,真可胃是稀奇了。

    “见过岱公子。”

    岱子寅,本身已有候位。因为其性子在不喜欢自己被人罩上了岱贵妃的名,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一身本事,值得他现在的地位,所以他一向只喜欢人家直接称呼他的名字,而是不是的爵位。

    所以彦风华自然更懂得抓住人心。落一只跟在彦风华的身后,行了个礼,意思了一下,要不然,就她这样,什么都不懂的,肯定要出丑,变得显眼起来。

    “风华你来了!”岱子寅热情迎上前去,尽管他已经对彦风华强调过多次,直接称呼他的名字,可是彦风华这都快一年了,还是跟他保持着距离,这让他有点受伤,不过,他不会放弃的。

    引了两人坐下了,岱子寅这才自己坐下。

    “想来这就是风华的朋友了,不知怎么称呼?”

    落一不意外岱子寅的以礼相待,尽管她眼睛看不见的时候,有见过几次岱贵妃,她也是这般,不管皇后如何的失势,却还是礼数周到,并不仗势。

    而现在他看起来对彦风华意思不小,那她自然也就更明白,为那什么这个岱家的嫡长子这种平易近人了。

    “在下姓落单名一字。”既然人家不那么讲规矩,那落一也落了个轻便。

    “哦,这倒是和皇后娘娘一同名了。”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尽,岱子寅说了这么一句。却见落一面上被面具掩去大半,几乎看不到她的表情。

    “是吗?那可真是荣幸了。”虽然心中打鼓,可是脸上毫无波澜,这个落一自信自己还是能做到的,所以有没有面具遮挡对于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岱公子错了,落一是一二三的一,并非皇后娘娘那个。”彦风华看着岱子寅对落一那般好奇,她自然是要解释一下的。免得生了误会。

    “哦,那这名字可真是独特了。”岱子寅只想,出现在彦风华身边的人,岂能庸俗了,只是看着落一的眼睛却一刻也没有松开。

    在他看来,确定这女子与皇后身型特别相像,却不知道那面具后的面容是什么,如果真是皇后,那他总是要做些什么的。

    “岱公子见笑了。我这妹妹确实独特,自己孤身一人却是要自己撑起自己的一份家业,到时候岱公子可是要赏光呢!”落一来的目的彦风华又怎么能忘了。

    几人又说了几句落一公会的客气话后,岱子寅就投着彦风华所好说了起来,落一听着没什么意思,心里又稀奇着这个桃花林。也就起了身,自行逛了起来。

    想着,曾经她的家里也有这样一片桃花林。那个时候她还在院子里放了一个秋千。有机会她还要在这里建一个家。跟曾经一样的,指不定自己就再也回不去了呢,所以这家一定要一模一样的才成。

    就这么想定之后,落一开始想要找这汴京城的地图再来看看了,看哪里适合,让她以后来安家。

    正想的入神,却没见不过处走来一个人,正上正端着东西,似乎跟落一一样想事想得入神。不远处走来的彦风华正要叫声落一,好提醒她不要被撞到了,却已经来不及了。

    “呃!”叫人撞了一下,打断了思路,落一心里就要生气的说人两句,却不想,自己的面具就在这个时候掉了下来。

    这可真撞得,合时宜了。

    任是傻子也看得清是有人故意的,要不然那面具落一绑得紧紧的哪里能掉了下来。

    落一还没有发火,彦风华就已经冲在了落一面前,就面具捡起,再为她重新带上,就拉着落一离开了。

    一道从落一右额头一直经过左眼边迹到达耳边的疤痕,远远看着就已经够狰狞,近看就像那撞着落一人的一般,直接傻在那里。

    难怪要带着面具了,只是那狰狞确也真的就把岱子寅吓到。愣在那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他反应过来之时,彦风华早已经拉着落一离开。

    而岱子寅却也只能独自在那里懊恼着,自己不仅没有找到皇后,还把他的彦风华给得罪了。

    终于上了马车的落一憋不住的笑了现来。

    “哈哈,那个岱子寅被我吓的,风华你有没有看到?”落一的幸灾乐祸并没有得到彦风华的一点回应,她只在那里心有余悸。

    “怎么,吓傻了?”落一想着又要摘下面具,再吓一吓彦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