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生意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141字

    “别摘了,好好的,干嘛非要画成这样啊!还有那个岱子寅,平时看他谦谦有礼的,今天居然让人做出这样的事来,真让人失望。”

    “这样也好啊,已经他就不会奇怪我要代着面具了,这样也好我在汴京城内走动啊。”心中想着,还好直觉不安全之下画了这么一道,否则,落一不敢想。说着,落一的眼睛却一直看着彦风华,不愿意自己错过她的一丝表情。

    “虽然女子不好抛投露脸的,可是也用不着画成这样啊!”彦风华疑惑的回着落一的探视。

    “没办法,这张脸跟某个人长一样了,怕误会。”落一决定不再去探究了,只要她不伤害自己那也是无所谓了。

    “这…”彦风华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怎么接上落一的话。

    “我知道,你认得这张脸,不过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是她。”彦风华的迟疑,让落一理加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落一坦荡,那她彦风华也不是什么小气之人。

    “你以后就对外说,我是你们彦家在林子里捡来的孩子,反正我脸上以前也真的被狼抓过那么一道。”

    落一无所谓的话,却惊得彦风华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真被狼抓了一道,那还有得活命吗?

    “这么大个伤,怎么可能没有痕迹?”彦风华有点意外,不好意思,她又想到了大大的商机了,这伤痕都能去除,那银子还不得从四面八方飞到她的怀抱里来。

    “嗯嗯,遇到了一个人高人,他帮我做了一个整形!”落一不敢说大话,想她虽然会一些医术,可是整形这块她接触不多,至少她还没有临床过,她可不能害人。

    “可惜了!”

    对于彦风华的惋惜,落一只得无奈的笑笑。

    不过三天,彦风华就带着落一把整个汴京城给转了个透,两人也很快的选了十个点做为公会的据点。而在落一的要求下,也还做了很多小传单。

    雾延山的兄弟也被落一接下了山,大家被分配在那十个据点里,毕竟现在每个据点的会员不多。

    试营业下来,却是有那么几个生意,可是总体来说,亏钱了,落一心里压力。毕竟这几天做下来的,也就跑个腿送个货,找个什么的小事。如果算来还不够房租呢。

    “哎…”落一坐在那里叹气着,整个山里的人都到店里去帮忙了,只有熊孩一个人跟在落一的身边。

    本来熊孩也想去做些东西的,可是落一不肯,说要把他送去学堂。因为这事,熊孩心中惊得,只把落一当成他的再生父母。现在落一这样在他面前叹气,他又如何能不急。想着就要再把那些传单拿出去发一发。

    “你干嘛去啊!”落一叫住了熊孩。

    “去发传单,总是要做点什么努力一下的吧!”熊孩怕彦呈不同意,解释着。

    “不用发了,现在再去发,效果也不会差太多。毕竟我们现在差的是大生意,这种小生意,没用。晚一点,先生就要来了,你还是先去书房里等着吧。”

    落一把熊孩支了出去,自己准备再上街走走,再想一想办法。还没走出去就见彦风华从外面走来。

    “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落一看着从门外进来的彦风华。

    因为知道彦风华一直一个人自己住着大院子,所以落一让她也一起搬了家。这样一来也好有个照应。当然目前为止,都是彦风华在照应着落一。

    “知道你在纠结着公会的生意,所以呢,过几天彦氏商行会举行成立仪式宴请各界人士,我想这个对于你来说,应该会有一点帮助。呐,这个是宴请的名单。”说着把一本厚厚的单子放在了彦呈的手上。

    “风华,真心爱死你了,雪中送碳啊!”说着高兴得将彦风华抱住,还在她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

    “你这丫头!没个正经的。”彦风华没来得及反应落一给的热情,一下子就羞红了脸。手上不自觉的抚上被浇一亲过的脸庞。

    “风华,你的脸怎么了?这么红,不会是爱上我了吧!”知道彦风华的保守,落一更爱逗彦风华了。

    “没个正型的。”彦风华只憋了半天,这才说出了一句,那模样,让只落一笑得更欢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下就到了彦氏的庆祝宴会上。

    被包下的酒楼,被重新装饰了一翻,闲着没事,落一给这个酒楼大厅设计了一个现代式的吊灯。

    没有电,那也只能用油灯代替,从上旋转而下,那几道透明的骨瓷隐约的能看到,里面精致的花纹透着光亮而出。而在最下面,更是吊着一个分叉如烟花一般的小火焰,竟连火光也带上了点点的颜色。只引得来客无不稀奇。

    因为是女人当家,所以彦风华并没有带着落一在大门外迎客,而是等得客人都差不多到齐,两人才现身。

    带着面具的落一,引得无数人的好奇,可这一刻彦风华并没有马上为大家介绍着。而是吊住了大家的胃口,这才在敬酒的时候,为大家介绍。

    “这位呢,是我的妹妹,姓落,她现在是落氏公会的主人了,望大家以后有什么生意还麻不要忘了我这个妹妹啊。”

    落一紧接着彦风华的话,就敬了大家一杯。

    只是她的而且终是太过显眼,一时间大家议论了起来。

    “不知,落姐为何带着面具呢,是觉得在场的大家并无资格与你坦诚共事?”一个林姓的,大胆的问了话,想着之前彦风华,抢了他的一单生意,让他损失之多,这仇他怎么能不记。

    果真应着那人的话,大家就多想了起来。

    “怎么林当家的很是轻闲吗?变得如此八卦起来。”坐在一边的岱子寅,声音不大,却是让在场的人,全听到了这份威严。

    林掌柜着这话,心中一惊。早听闻,岱贵妃的亲弟弟,对这彦风华有爱慕之情,看来这还是真的了,难怪如此维护。

    想也是,说彦风华是彦家的大小姐,可是却从来没有人见过彦家的其它人。要一个女人能撑起这份家业,肯定是有个依靠的。想着林掌柜只觉得,以后,还是避着彦风华一些才好。

    听完岱子寅的话,彦风华自然明白。现在岱子寅这样维护,却是要补偿之前的错。面上虽没有对岱子寅并无表示,终也是缓和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