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岱贵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31字

    “陈厨娘,这些东西,既然落一让你学了,那以后,咱们甜品店里的主厨的位置你可得好好的守着了。”虽然自己选来给落一做厨娘的女人她是能信得过,可是这毕竟关系着这么大的一个利益在,彦风华不得不小心再提醒一次。

    “回彦小姐的话,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让第四人知晓了去。”从一个小厨娘,变成了一个店的主厨,那陈厨娘又如何能不明白,自家主子的看重。

    再想今天这蛋糕的做法,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等美味,她又如何能不明白其中的价值。

    “这个第四人,倒是没有那么夸张,只是不知陈厨娘这家中还有什么人在。”让一个人撑起一家店,那是没有关系,可是如果连锁的话,那可就不可能了。而不让秘密泄露,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要让她无人可露,而她的家里人都在这个利益圈里的话,就更加的没有问题了。

    “回小姐话,我家里就只剩一个儿子和儿媳妇了。”陈厨娘心中担心,毕竟这瞒着了谁,也不可能在人死的那一刻还瞒着自己的儿子的,想着,脸上也白了几分。

    “阿厨娘不用担心,我只是想,你只有你一个人做这些,总是会忙不过来,既然有儿媳妇,那就让她也来一起学着点吧,你的儿子过几天也让她一起过来,帮着咱们甜品店的开张到时候,也学着管事一下。如果是不愿意的话,那我也不会强求的。”

    果真落一的话,得来了陈厨娘,万分有感激,只差流出泪来。想她年轻轻的就死了丈夫,只剩下个儿子好不容易养大了,双靠着做厨娘和儿子的争气,这才娶媳妇。而现在落一硬是让他们一家三口人都给下了着落,那她如何能不开心。

    “回小姐,我们愿意的。”

    彦风华本来还担心着,虽然可以跟陈姨娘签了契约,可这东西利益可观,难保别人不起了别的心思,落一这样一整,自然是更万无一失了,人心都在你这里,那她还有得差担心什么。

    产风华赞赏了一眼落一,不再打扰落一与陈厨娘的探讨,离开了。

    接着,落一又和陈厨娘讨论起了蛋糕颜色,加水果,和那蛋糕工具的问题后,也让陈厨娘自己实践着,一直做到天黑,那味道这才合了落一的意。

    转眼间,岱贵妃的生辰日就到了。岱子寅想着,落一先地送来让他品尝的蛋糕,那样式美不说,口感虽然奇怪,却无比美味。想当初他其实早已经准备好了礼物,而落一给的东西,人只要不是太差,他也只将它当成附赠品一起送给姐姐了。

    现在去有着这么一个蛋糕,反倒是他那些看起来新鲜的玩意儿成了附赠品了。还有几件起来格外新奇的衣服。想来这个时候,也已经在岱贵妃的身上了。

    想着许久不见的姐姐,岱子寅,马上换上了常服,准备进宫。

    “这样的发饰到是新奇。”岱贵妃看着镜中的自己。

    卷垂着的长发,代替了平时那满头的盘发与金饰。风琴压纹,配合飘逸的雪纺面料,令岱贵妃那本就轻盈的身段,也变得飘逸起来,还有那宽腰束更是把她那姣美的身材体现淋漓尽致。

    “还是小候爷有心了,才会为娘娘寻得这般新奇的东西来。”在一边的一直伺候着岱贵妃多年的婉枝,自然是知道自己家娘娘与弟弟的感情多深。

    “不知子寅是从哪得来的这些,听说还有一种叫蛋糕的东西。”岱贵妃透过铜镜,看向那个自己弟弟送进来给她装扮的人。

    “回娘娘的话,最近城里开了一家落氏公会,只要你有银子,什么事都会帮你办,这些东西,都是候爷从那里得来的。”那人小心的回答着,尽管低着头,却在思考着岱贵妃现在的喜欢与厌。

    “娘娘,刚才皇上派人来传话,让娘娘先行去御花园,皇上随后就到。”岱贵妃轻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

    想着尽管自己已经在这宫里代皇后管束六宫,多年,可是皇帝对她却总是淡淡的。又想,皇帝在这宫里对谁不是淡淡的,岱贵妃心中又安了几分。

    因为皇后失踪,所以她并不能大肆的庆生,只能在御花园中,请着宫里的姐妹,和自己相交好的几位夫人,大家一起吃顿饭。

    想着皇帝已经格外的让自己家人也可以进宫来看她,岱贵妃这才从皇帝的言行中,感觉到了自己对皇帝的那么一点点重要性。

    毕竟生日,岱贵妃不愿意那些纠纷,挠了自己的兴致。便不再多想,只起身向御花园走去。

    南宫临时间算得刚刚好,就在她才要到之时,皇后的行鸾也出现在众人的眼界之中,不知情的人只会以为,皇帝是陪着岱贵妃一起来的。

    见此,大家心中不免想着,若是皇后回不来了,那岱贵妃是否就成了皇后了。

    “朕来晚了。”南宫临扶着岱问歆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南宫临嘴里轻轻的一句话,饶是旁边的侍者听去,都只觉得温柔无比。可那毫无温度的双眸,却不知道怎么的,让岱问歆觉得,那平行的龙鸾,让她发起了颤。

    “皇上,国事繁忙,是臣妾让皇上费心了。”尽管心中冷如冰窖,可是岱问歆,面上却已经本能的高兴起来,而那羞涩嫣红,更像是南宫临的亲近引起一般。

    岱问歆不明白,等到南宫临将她温柔的扶下龙鸾之时,那种冰冷的感觉却像不曾发生一般,依旧温柔的脸庞,深邃的眼眸。一切的一切都一样,可是前一刻为什么她只觉得自己冷如身置冰窖之中一般。自从皇后失踪之后,她却是第二次从南宫临的身上感觉到冰冷了。

    收了心神,岱问歆掩下了心中的不安。用着自己觉得,自己最幸福的脸庞下了龙鸾。

    众人跪拜而下,其中也包括岱贵妃的母亲与弟弟。见到自己母亲弟弟的人岱贵妃,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那心里的不安,只觉得那想念得到了满足。

    因为只是简单操办,所以这宫中并没有表演。只大家送上了礼物,便就准备开席了。

    “大家都送了礼物,子寅今天怎么就没了礼物了。”南宫临亲昵的身份,好像这一刻自己也只是岱子寅的姐夫一般。

    “回皇上,臣妾身上的这衣服就是子寅让人送的。臣妾看着喜欢就迫不及待的穿上了。”说着他站起来转了一圈给南宫临看了。

    “确实美!”南宫临只喜欢爱的眼睛再离不开岱贵妃的身影,又像平常百姓家,扶着岱问歆的手,就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