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再见晋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30字

    “岱老夫人说笑了,家中我如此伺候着,都会担心委屈了姐姐,今天又怎么能让姐姐动手的道理。”说着就将一把椅子搬到了彦风华的面前,小心的用袖子擦了一下那椅子上本就没有的灰尘,这才用自己的巾帕铺在椅子上,这才小心的将彦风华扶坐在椅子上。

    如果不是想着彦风华在岱子寅面前会不好说话了,落一肯定是要在这一刻把岱老家伙骂得狗血淋头,一品夫人怎么了,还是不是为老不尊,还把她的姐妹当下使,要是没人在,落一肯定是要让她尝尝那错筋断骨的滋味。

    彦风华一时间也是惊的,自她现道来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受过这般的委屈,这会到好,让不知哪里跳出来的疯狗给咬了。她就要反驳回去,却不想落一这般为她挺身而出。这份情谊,她是不会忘的。

    不敢曾经是怎么想的,这一刻她真当落一是她的妹妹的。而那个岱老夫人,如果是欺负了她的妹妹,那她也就不客气了。

    “还真没想到,一介商贾居然这般的娇贵,那我岱府可不敢随便的抬了进去,只怕不好养活了。”岱老夫人觉得自己话里的意思已经说得够明白的了,却没有想到,落一敢这样驳了她的面子,心下也不准备对落一客气。

    “如此这般,那岱府里还怕没我彦家好了,否则我这姐姐在彦家里好好的,却是到了岱府里,还能把人养伤了。”

    你个死老太婆,你个什么东西,我的姐妹也是你能说抬,就给抬进府做妾的。也不看是什么东西,就岱子寅那货,八抬大桥把彦风华娶进门做正室,她都要好好参详参详的。

    又想着彦风华与岱子寅之间,落一硬生生的将火气压了下来。却不也不想让那老家伙舒服了去。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狐媚,生生的引了我的儿子,不若还我在的一天,那狐媚就是死也不可能进了我家的门。”

    岱老夫人只觉得自己就要气炸了,那落一的话,是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要想她一宫官宦之家,却是要跟商贾去比,那是赢了也自降了身份。

    既然落一那么的姐妹情深,那她到是要看看,妹妹把姐姐的婚事都给毁了,那到时候看姐姐还不怨死妹妹,看她如何情深。

    落一听了这话,确实也压力,虽然彦风华决不能与岱子寅做妾,可如果是正室的话,那她的话,还真就是她把两人拆散了,这让她如何在心里过得去。

    “岱公子情谊深重,自然是个好人。但这又与我风华有何干细。”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彦风华又怎么忍心让落一独自一人在那里为她冲锋陷阵。

    岱老夫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彦风华字句里的意思,明明是那狐狸精勾引的她儿子,这会倒好了,她居然在众人面前说是她儿子赖着她了。这如果要是传了出去,自己儿子对商贾之女这般,那他以后的名声可就全坏了。

    岱老夫人这时只觉得气的说不出话来。

    “对,若是要娶了我姐姐,那必是要三书六聘,八抬大桥明媒正娶的正室才成。”而落一的话,又直接将岱老夫人直接气昏了过去。

    “如此,我和妹妹家中还有事,就不多打扰了。”

    彦风华只拉着落一向外走去,不去管那些富太太是吓到了,还是在那里急叫大夫,扶人。

    落一一个赞的眼神送给了彦风华,心中得意。

    而彦风华这时却也被落一最后一句话激得,心中发苦。心里的那个人,永远是那般的冰冷冷的感觉,要他对她明媒正娶,那可能吗?

    两人随意的告别了前院里的老板们,大家还不知道后院里的事,所以他们也还是热情的挽留着落一几人,却也不敢太过的惹了两姐妹不高兴,所以两人没多耽搁就从庄园内出来。着的马车慢悠悠的往回走。

    “姐姐真的对那岱子寅没有兴趣?”落一心中为难,毕竟这件事,是她冲动了,虽然彦风华这样说,可她还是不放心 。

    “真的没有,只是生意需要而已。”落一的话引得,彦风华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这是怎么的事,现在倒好,让落一也参合了进来。

    “我已经有心怡之人了。”不想她的话,还是让落一不太相信,想着落一刚才那般的维护的情谊,彦风华这才决定说出一点心中的秘密。

    “真的?什么人,姐姐喜欢他,那他喜欢姐姐吗?”落一听着只觉得好奇起来。

    “他,我不知道!”彦风华一阵迟疑,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人他喜欢自己吗?那样冰冷冷的,不只是对她,是他对着所有人都是这样,这才让她分不清那人对她是怎么样。又想着那个冰冷的原因,彦风华又觉得自己对他心疼起来。

    “这也能不知道,姐姐我真服了你了。暗恋可都是很难有好结果的,你知不知道啊。不过,不管他是喜欢不喜欢你,这一刻,你要努力想法子让他喜欢你才成。要不然,你白白的喜欢他了,多吃亏啊。”

    落一说着,心里又开始想起了别的主意来。这让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可不是只有付出了就能得到回报的。

    落一这才想要再多问一下,彦风华心中那人的具体情况。却不想她们的马车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彦小姐请留步。”就听着岱子寅的声音从车外传来,拦在了她们的马车前面。

    “岱公子有事?”知道这个时候彦风华并不适合见岱子寅,所以落一主动的掀开车帘,探出头去。

    “落姑娘,不知彦小姐现在可好?”问着这话,岱子寅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傻了,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出去游玩却早早的就回了,那还能愉快了不成?

    “不管母亲说了些什么,子寅在这里代母亲赔不是了。”又想着之前岱老夫人对这件事的看法,岱子寅自然知道彦风华是受了委屈的。

    “岱公子不如先去看一下您的母亲吧。”想着岱老夫人都被她给气昏了,那岱子寅要是知道了,还能这般和气的说话。

    落一的话在这一刻听在岱子寅的耳里,却成了另一个意思。

    想他一回到府,就听下人说,自己的母亲去见彦风华了,他这才急急的敢来。而母亲说了难听的话,让彦风华委屈了,而自己却不知道具体的情况,确实不好赔着不是。

    心下却实是要去,见一下自己的母亲才好。

    “子寅还是去吧,这里有我把人送回城去。”

    听着声音,落一这才发现了岱子寅的身后还有一个人,却是那晋王。她只惊得急急放下车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