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依儿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1939字

    妈啊,逃得都快要断气了,这才逃离了那些人,这下好,又让南宫昭给发现了她。那两兄弟之间的事,她真心不想掺和,而且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抓逛自己倒霉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脸上还带着假面呢。这样一想,落一又放下心来,这样子的她,连岱老夫人都没有认出来,晋王应该是认不出来的吧。

    “怎么了?”落一脸上的表情过得太快,彦风华还来不急去捕捉,就见她已经恢复平静了。

    “晋王,南宫昭,我以前得罪过他。”虽然有面具,可是落一还是有一点不太放心,在彦风华面前编了个不用见南宫昭的理由。

    “那彦小姐,子寅就先去了,晚上再来寻你。”终于想了一下,岱子寅还是觉得先去见一下母亲为好。

    “晋王殿下,有劳了。”一个告退礼,再看一眼还是没有反应马车,岱子寅只得离开。

    “不知道是晋王驾到。不失远迎了。”彦风华掀开车帘,对晋王表示了一下礼貌,又看了一眼岱子寅离开的身影,脸上有了点尴尬的表情。

    “彦小姐,客气了,子寅是我的朋友,既然你也是子寅的朋友,那朋友与朋友之间就不用那么多客道了。”晋王嘴里不介意,可是眼睛却似乎透过车帘看到里面一般。

    “那就有劳殿下了。”彦风华不敢多猜,只低下头,退进马车里,不愿意让南宫昭看她的表情。

    马车这才又缓缓行起。

    见着彦风华进了马车,南宫昭收起了自己和煦的笑。心中心动万分。

    他认出来了,认出落一来了,尽管她气质全变,还穿着岱贵妃诞辰宴上穿得一样的衣服,连着脸上也还着面具,可是他还是认出来了。那是他心心里念着的人儿。

    只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岱子寅叫她落姑娘,而且她现在又和彦风华在一起,难道,她就是那个落氏公会的主人落一?

    这不可能,落依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她不可能会有心思去做出这些事来的。

    眼下一个示意,而自己手下的一人自然明白主子的意思,他偷偷的消失在落一不知道的时候,去调查着有关于落一和彦风华的一切。

    “不知,里面的落姑娘,是否就是那落氏公会的主人。”不过不敢落依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会是他的,这一次他决不放手。

    “不想,晋王也听过小女子的商会。”没过多久,里面的落一这才回话。

    如果南宫昭认出了她,那她暂时也是躲不掉的。而如果他没有认出她来,那落一突然的不做声,那反而会引起人有的怀疑。

    想着这些,落一这才示意彦风华不用出声。

    “落姑娘这般才华,想不听都难。不过,落姑娘的名讳却是和我的一个至交好友,是一样的。”南宫昭似有意,似无意的说着。

    而在里面听着的落一却是明白,南宫昭已经认出她来了,不管这一刻他是怀疑还是确实,想来不出几个时辰他就把肯定了。

    “那还真是有缘了。”已经被发现,落一却不再拒,只能坦然接受。可是心里却郁闷着,如果浊彦风华在声里,她早就开始劝外面的那位大哥了,她真的是不是那个什么捞子的皇后啊。

    原本以为晋王会说什么话,落一却已经在心里想好好千言万语,要怎么劝那执迷不悟的晋王爷了,没想那人已经不再说话。

    那种感觉,就像是明知道有一把刀要落下来,却总是在悬在那里让落一纠心着。

    饶是那种抓狂的感觉,让落一就要出去将南宫昭狠狠的教训一顿。虽然平时里她不声不响的,却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就快要恢复起来,连着她的夜里练着的心法也有了起色,心想这回,她总是打得过南宫昭的。

    这一次一定要打得他见到自己都怕,不过,在彦风华那总眼光之下,她实在不好出手。只示意她回家再跟她说。而怎么说呢,好吧,编个故事吧。

    又想,也不用编故事吧,她确实不是皇后,只是用了一下她的身体而已。只是南宫昭一直不死心,认错人而已。

    想到这里落一都忍不住的夸自己聪明。

    不想这个故事,她还没有回来得及跟彦风华讲,那个不识相的南宫昭已经跟到她们家里了,这是要作客吗?

    “请坐!”落一笑着对南宫昭说着,心里却骂开了,不好意思,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请你离开吧!

    想着晋王是代着岱子寅送彦风华回来,彦风华是主,她是陪衬的,所以落一就要找个借口退下。

    “不知彦小姐能容我与落小姐说几句吗?”南宫昭随意的一句话就将落一的希望打破了。

    “那风华这便先退下了。”彦风华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落一,得到落一一个安心的回应,她这才出去。

    彦风华出去后,落一也不准备客气,她只是坐在那里,等南宫昭说话,不过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会狠狠的驳回去的。

    “你还好吗?”南宫昭这一声问得,声音都带上了点颤抖。要知道他自上次之后,怎么也找不到落一,只以为她死了,却因为没有见到尸体,所以他非要坚定着,自己想法。

    “挺好的,不知晋王爷还有别的什么吩咐没有?”那语气里的热情,落一没有办法完全无视,而这种感觉,她归结于,这个身体的本能执念。落一不明白为什么原皇后,那样的执念是怎么来的,她只能强行让自己看似无谓。

    “依儿。”南宫临知道自己伤害落依很深,可是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他的依儿对他那般的冷漠,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晋王隔着桌子拉住了落一的手,只希望他们之间不要再这样彼此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