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执念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195字

    “晋王…”落一想以此称呼来叫醒南宫昭,他们的身份不允许,再当他选择权力的时候,她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至少在落一还在这个身体里面的时候。

    “你放心,我再也不会放手了,皇兄那里我去说。”落一的话他明白,如果他当初不是为了权力,他们之间会很幸福的,皇兄也会竭力护好他们的,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来不及。

    不,还来得及,只要他是皇帝,那这全天下又有什么不是他的。想到这里,南宫昭眼里的坚毅不再迟疑。

    落一看着南宫昭眉头又是一皱,南宫昭的想法,她一看便知。只是她没有兴趣去纠结着别的爱情,亲情。这些与她无关,她不想陷进去。

    落一的眼神越发的冷漠,那种感觉,就好像他就要失去他了一般。

    后面南宫昭不敢想像,他起身一把抱住还坐在椅子上的落一。

    落一一惊,她就要将南宫昭推开,可是心里没由来的心酸,却让她一时间生不出力气来。

    这种感觉对于落一来说,很陌生。先不说,放弃过一次,就肯定会有第二次的可能,就说现在晋王想要得到皇后,这不是开玩笑吗?篡权夺位?兄弟相残?又有几个能成功能有好下场的。

    落一有想过,也许,原皇后的灵魂也许还在她的身上,只是太弱了所以主动权被落一夺去了,可,事后,落一花了很多心思去感觉原皇后。却没有一点踪迹。

    所以这一切,落一,只归结于,原皇后的执念,所以才会在遇到南宫昭的时候如此的,不能控制。

    落一想不明白,为什么受伤了,甚至连命也搭进去了,也不愿放弃的感觉,那就是爱情吗?这样的爱情,落一不敢想。代价太大了,甚至可能连回报都没有。不像亲情,总是在那里。

    想到这里,落一就要将原皇后的执念全部摒弃。

    失神回来,她身上的气力,已经不是现在的落一能够推开了的。

    “晋王,我,快要透不过气了。”只觉得自己肺里的空气都要用光了,连说话也变得因困难。

    “你们?”彦风华不放心落一一个人面对着晋王,她这才好不容易想了个端茶水的理由。这还没有进门,就看到了这么惊魂的一幕。

    要知道,传言晋王府里,是连一个侍妾通房也没的,这并不是因为晋王多么洁身自好,而是听说,那晋王妃是个善妒之人,容不得晋王让任何女子近身,所以晋王身边的人,从来都是男人。

    而这一刻,不管是落一对晋王有意,还是晋王对落一有意,那晋王妃,可是有落国公当后盾的人,那落一,不是很危险。

    而彦风华的想法,南宫昭也能想到,而他想到的更多的是,落一能让他遇到找到,那她同样也能被皇帝找到。

    想到这个可能南宫昭如临大敌,他一个回头,就将手上,不知道什么什么多出来的围棋棋子,向彦风华飞了去.

    落一心中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那一下下去,彦风华哪里有命活啊。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南宫昭。

    而那棋子却还是划过彦风华的耳际,划下她的几缕青丝。

    “风华快跑。”落一俨然已经想到了南宫昭的意图,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能力阻止南宫昭,可是彦风华的离开,对于她自己来说,也绝对是安全的。

    南宫昭没有想到,落一会这般的阻止他。却也在下一刻想明白其中的原由,善良如落一,她自然是不愿意别人受伤,而她从宫中流落在外,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外面世界的落一来说,帮助过她的彦风华,自然是成了她最最要好的姐妹。

    可是这并不能让南宫昭改变主意,他没有办法去承受一点点落一再次离开的,任何威胁。

    落一见状,一拳打在了南宫昭身上,只可惜她现在的力气,还是有点不够,那一下也只是让南宫临一个身形不稳而已。

    南宫临没有想过,落一会突然打他,不过他不会再伤害落一一丝一毫了,所以,彦风华还是一定要死。

    既然力气不行,那她也只能用巧了。一快步,落一就缠在了南宫昭的身上,弄得晋王一时间也迈不开脚,他想要避开落一的纠缠,南宫昭只要用上十分的力气就能做到,只是这样会伤到了她,所以他不愿意。

    “依儿,快放开我。”彦风华已经惊在那里,动不了,他不趁现在的话,彦风华肯定是会跑掉的。

    “不行,你要将风华杀了,那你就先踏过我的尸体再说。”

    落一话里的坚定,让南宫昭不得不动容。只是皇帝南宫临的能力,南宫昭又如何能不了解。

    “你可知道,如果今天的事,如果泄漏出去,你就再也出不来了。”南宫昭想,落一这般的躲着他,那么,她也肯定不会愿意再见皇宫里的。

    “姐姐不是那样的人,我信她。”南宫昭执着,那她落一难道就不执着吗?落一只得提示着彦风华对她的重要,来威胁南宫昭。

    如果换做平时,落理巴不得南宫昭把她忘了,而这一刻,她又不得不希望着,南宫昭把她看重些,这般他才能顾忌到自己心里的想法,才有放了彦风华。

    两人对望,眼神里却没有一个愿意退让一步。

    “呵…”南宫昭突然间笑了出来。

    以前的落一,性格软弱,那个时候他希望,她坚强一点。那样她就不会受着落欣雪欺负,那样他就不会因为当时,一失察间,选择了自己的母亲,而不是她。

    如果那个时候,她像这般的坚定。不过现在也好,她坚强了,那就更好活下来了。只是如果她的坚定用在了,对他的恨上,南宫昭又不愿意她那般坚定了。如果她像当初那般,对他。他一定帮她,那把她的那一份坚定,一起努力了。

    南宫昭将心里的患得患失隐在心里。

    而南宫昭的笑,也让落一反正过来。她还挂在南宫昭的身上,虽然前世也有跟人见身搏斗过,可是对着南宫昭的笑,她也突然间不好意思起来了。

    不过,她还是不敢肯定的看了一眼还惊在那里的彦风华,又看了一眼笑意满盈的南宫昭不再一有一丝的杀意,最终还是从南宫昭的身上下来。

    “姐姐,你还是先离开吧。”落一又怕着南宫昭反悔,所以她急急的想让彦风华离开。

    终于上一刻的紧张,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彦风华这才反应过来,终,她什么也没有说,就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