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死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55字

    “如果你敢再动我身边的人,我发誓,我一定会不放过你。”落一不放心,她在想,自己现在别说身边的人了,她连自己也没有办法保护,所以组建自己势力的想法,这一刻在她心中更重了。

    “好,不过,你得听我的安排,离开这里。”南宫昭,也只当落一的话是气话,她要用什么不放过自己。不地这,这样敢威胁他的落一,真的和曾经不一样了。想着落一从离开自己身边到现在经历了怎么样的事,才能让她改变至此,南宫昭心疼。

    如果落一知道南宫昭的想法,她一定会大方的告诉他的,是因为“死”字。

    “离开这里?”落一有想过这个问题,当然不是在南宫昭的势力下离开,而是她这一个人,在没有认识自己的人的地方。

    只是说离开谈何容易,这个不发达的世界里,她又这般的体弱,遇到了强匪怎么办?再者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奉行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她肯定会被再抓回来的。不管是南宫昭不是南宫昭,落一都不愿意。

    不过现在她有一定的基础了,那么要独自离开,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去迎州城。”那里是南宫昭的封地,他有自信,南宫临的势力还是没有办法渗透到那里的,所以落一去那里暂时是安全的,等他开始行动的时候,他再给落一换一个地方。

    如果他成功了,那她就是他的皇后,如果他死了,他会给她安排另一个身体衣食无忧的活下去。

    “这个你容我考虑一下。这段时间…”落一找不到什么能说服南宫昭的理由,却也只能拖延时间了。

    “我知道,这段时间,我不会来找你了,免得被他们发现了。不过,你一定要小心,千万要藏好自己。”南宫昭看到落一有一丝丝的动摇了,他心中高兴,至少她不是像刚才开始那般直接排拒于他。

    想着,心下又不放心,又多说了几句。

    终于得到了落一肯定的答复,南宫昭就离开了。

    落一却在那里想着,她的产业应该再扩上一扩了,这样一来,她的情报系统就完善了。

    彦风华心思转动,脸上担忧着,坐在那里似失神似无奈。

    “彦小姐。”南宫昭没有马上离开,他还是有点不放心落一身边的人,从情报中来讲,彦风华是突然间出现在落一身边的,那样的突然,又对落一那般的帮助。他绝对不想信那突然的情谊。

    不过,落一即然认着这份情谊,那他自然也是会,礼让一些的。

    “晋王,不知晋王殿下有何吩咐?”没有想过,南宫昭的突然出现,彦风华心惊,更惊那晋王一时想不开,把落一支开了,还想来把自己杀了。

    南宫昭并不急着回答彦风华的,他只是冷眼的看着眼前行礼在自己的自己面前的女人。只待她心中的恐惧够了,他这才慢慢的开口。

    “依儿,就由着你暂时的照顾着,如果是让什么人随意的近了依儿,那你这彦商行,也就不用再开着了。”毕竟南宫昭并不知道落一的事,彦风华知道多少,所以他也只能隐喻的说着。不过,他也是要派人来看着,别人,南宫昭信不过。

    “是!”彦风华老实回答,只要南宫昭不杀了她,对于她来说,问题还是不大的。

    她应了一声,只等着南宫昭再说些什么,只等了许久,她这才不确定的抬头,南宫昭却已是人去楼空。

    想到这里,彦风华又在心里一阵骂,走了不会出个声啊,连走路都没有声音,属猫的啊!尽管心中骂骂咧咧,面上却没有更多的表情,她现在更担心落一,急行几步,就到了落一的房里。

    “我的好妹妹啊,你怎么跟晋王扯上了,要不知道晋王妃可不是什么善茬啊。”彦风华一边担心着,一边又在想,要不要运用她的势力把落一运出去了。

    “晋王妃?”落一其实想说,晋王妃在南宫临和南宫昭这两兄弟之间,那都是小意思的事。

    “是啊,听说以前,晋王妃和晋王穿着平民服饰偷偷出游,地不想,有一个不长眼的姑娘,多看了晋王几眼。第二天就听说,那姑娘,意外摔瞎了两只眼呢。”彦风华没有多想,只怕落一不知道那晋王妃的恶心狠,她又将自己之前得来的消息,说给落一听听。

    “这么恶毒?”落一没有想到,落欣雪还是这般的模样。不过转念一想,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她喜欢着对南宫昭的执着,也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姑娘。不过这一切仅限于,她没有招惹到落一。

    “当然了,不过,你对晋王到底是什么态度?”看着落一已经听进了自己的话,彦风华心里安心了许多。转念又想,如果是落一自己对晋王有意,那她也不好再拦着什么,只能说,尽着自己的全力保住落一的周全。

    以她看来,落一一点也不比晋王妃差到哪里,当然除了家世以外。

    “姐姐你怎么会觉得我对晋王有意呢?”落一觉得自己脑门掉黑线。

    “真的无意?”彦风华听着落一的解释,心下也放心了许多,只是这样一来,她要把落一送出去的想法就有点难办了,毕竟晋王追得紧,如果不小心落一的下落被发现了,那逃到哪里也都是一样的。

    “那是肯定了,姐姐忘了,我们可是只当妻不要妾的!”落一得意着,之前她们两人把岱老夫人气的。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落一心里念着,心下,又想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如果真回不去了,是不是也可以成一个家。

    一份小家业,一个不离不弃的专一男人,再来个孩子。如果真能这样的话,那她在这个世界的生活也就完美了。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南宫临只带着一个人,摒去了皇帝的身份,坐在了,落一的甜点店里。心时想着落一的这句话,是想要说给谁听的。

    别具一心的妆饰,软软的坐椅长长的,却似乎更适合女儿家一起品茗谈笑。

    如此新奇,南宫临好奇,落一是怎么想出这么新奇点子,这样的皇后是他与她相处三年来,从来不曾见过的。

    细想下,他们夫妻的三年,他又何曾去了解过她。

    还有那些延雾山上的人,南宫昭更想不通,以皇后那样软弱的样子,又怎么能用他自己为己用。南宫临忍不住的好奇起来,他想去了解一下落一是个怎么样的人。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对她好奇起来。

    对,是那次她在宫中昏迷之后,醒来之后,她变得不一样了。尽管看不见,可是她在他面前不再畏畏缩缩。对,从那个时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