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王妃来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39字

    本来他也只当她是个无辜的人一样,尽量的不去利用她,只要她安静的做着她的皇后。而当她变得不一样了,他好奇了,她却不见了。这一点南宫临忍不住的想,她是不是因为早早就知道,南宫昭会把她劫走,所以她才变得不一样了。

    想到这个理由他忍不住的怒火中烧,想要把她绑回,告诉她,她这辈子只能是他的皇后。所以他不顾劝的自己去劫她了,却不想再见面时,她已经不认得他了。甚至因为他,而让她掉下水去,尽管他也下水去找了,还派了很多人下水找,可是也找不到了。

    再回宫,才知道,这几年来,他的皇后,因着他的疏忽,而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心中愧疚,想做点补偿,却死不见尸。

    终于他不放弃的又找到她了,看起来日子过得很逍遥美好。他不准备去打扰,只要她退出这个权力的世界。

    而这一刻,他却又得到消息,晋王找到她了。关于这点他突然间不能忍受了。他可以让她再当回皇后的,可是又担心,她变回曾经的那个样子。

    南宫临不想。

    而落一那里,她才与彦风华谈完了南宫昭。又与她说了,高级会所的法办,在里面加上酒吧,品茗这些,这样一回,很多达官贵人都会光顾的,而那样就更有利于她得到情报了。

    再者,这个世界,并不是像现代一样,以女人为主要消费者,所以关于男人消费这一块,落一很用心的想了。

    末了,她还做了牛排,给彦风华试了起来。

    两人心满意足,的出了厨房,又见那有人来报,晋王妃有请。

    落一不只脑门上下黑线,心里的黑线下得更深了。这个晋王,自己的行踪被晋王妃跟得这死,他难道都不知道的吗?

    不过这一回落一却是误会了晋王,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晋王妃出来逛街,无意中看到,晋王入了落一的院子,她好奇在门外等了许久,才见晋王出来。

    尽管晋王脸上,努力的看起来若无其事,可是晋王妃却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喜悦。这让晋王妃急的去调查了,落一的身世。尽管只是一介商贾,还得罪了朝堂上的对敌,岱老夫人。落欣雪可不会让任何人有了可称之机。

    落一无语的来到自己的甜品店里,找到晋王妃的包厢。推门而入,落欣雪高傲万份的坐在那里。之前看不见,所以没有发现,落欣雪,长得那细致V型小脸,一双大眼,再配着那细致的皮肤。这感觉,让那些后期美颜修图的美女看到,都是要忌妒羡慕的。

    “大胆,见了王妃还跪。”晋王妃是要来给那些打晋王主意的女人下马威的,落一一进门,又如何能得了好语气。

    “民女见过晋王妃,只是刚才见晋王妃太美了一时惊为天人,这才忘了行礼,还请王妃见谅。”知道对方的用意,落一自然不能让人落了口实。

    “起来吧。”晋王妃本来是想,让落一就那样行着礼问话的,不过看落一那么上道,说得她心情也好了几分,所以她这一次就大发慈悲的原谅了一回。

    “谢谢王妃。”说好话谁不会,落一才不会傻傻的跟晋王妃冲上,毕竟她现在实力不够。

    起身来,落一安静的站在一边。心中权当她是客户摆谱,反正这样子的人,上辈子她是见多了。

    只能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这一等,愣是让落一等了快半个多小时。无奈,落一也只能站在那里看着,权当是看美女吃饭吧。在现代的网上不是有美女,专门吃饭给人看的吗?

    多美的姑娘,多优雅的动作。现在她能免费看着,谁不乐意呢。落一心中这样阿Q着。

    “听说,之前王爷去你府上做客了?”

    听着话,落一心中如警惕,战争来了。

    “回王妃,王爷是好奇这蛋糕的做法,想让小的,给王府也送去一些,给王妃尝尝。”脸不红心不跳,厚黑学,学透透的。落一这样对自己说,本来还想着自己的表情如果还能再献媚一些,那效果也就完美了。

    “你这大胆奴才…”落欣雪心中恼怒,晋王是什么的人她能不知道,不说他对她的冷漠,那君子远包厨的道理她又怎么可能不明白,所以就要骂出口。可是又转念一想,会不会是王爷因为落依死了,所以死了这条心,又见着她的好了,所以才让人把蛋糕送给她吃。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可是落欣雪还是在心里期待着,这才骂到一半的话,就给没了。

    “回王妃,这君子远包厨自然是有理的,可那也奈不了心中所想心中所念啊。”落一一下子就猜出了晋王妃的想法,要应付起来自然是简单。

    “是吗?”尽管期待着,可落欣雪不太相信,落一的话,只用着眼睛看着,希望将落一人看透了。

    “当然。”落一不紧不慢的说着,反正她可以肯定,落欣雪不会主动去问晋王让他不快。就算问了,那她也想念,晋王不会愿意让落欣雪找到她的,而应下落一的话。

    落一的肯定又让落欣雪陷入深思,当年,落依还小的时候,过生日,就是晋王亲自做的寿面。心下也信了几分落一的话,面上也有几分高兴起来。

    只是想着落依的时候,心下明显的不快,不过还好,那女人失踪了也不知是死是活。在落欣雪看来,自己是死了最好的。

    想着落依,再看那落一,名字一字之差。而那样子似乎也跟名字一般相似无差,想到还在死不见尸的落依,落欣雪心生警惕。

    “你为什么会带着面具?”

    “回王妃,落一小时候在森林中长大,有一次被狼给抓破了脸。最后命是活下了,那伤却好不起来,为了不吓人,也只好带着面具了。”

    落一低着的头,在落欣雪看来,却更像是心虚紧张。这使得她也更好的好奇,难道这个人真的是落依不成?

    “被狼抓伤了脸?”

    落欣雪不信,目不转睛的看着,只待她看出那个就是落依之时,就要将她当场毙命。

    “是的!”落一突然间底下了头,看似乎害怕。

    “大胆落氏,还不将那面具解了下来,难道你想欺瞒王妃不成。”落欣雪身面的女侍大喝一声,威严十足,若是胆小之人,还真是会吓得跪下了。

    而这一点的威严,对于见过真杀戮的落一却还是不够看的,不过,人家的这么卖力表演,她要是不帮衬着点,人家会恼羞成怒的,那样落一会觉得不好意的。所以听着声音,落一的肩努力的轻微抖动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