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证据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239字

    “这,只怕会惊吓到王妃了!”说道的声音,也似害怕得要哭出来一般。

    这一刻落一才知道,原来自己演小媳妇,也是那般的淋漓尽致啊,又想着,前世,她怎么就跟着老头混了,怎么没去当个演员玩玩呢。

    “让你揭开面具,你揭开就是,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

    落欣雪眼里的恨意徒然而生,落一的害怕,在她看来是心虚,还有那小媳妇的样子,越来越像落依那没用的样子了。

    “可…”落一还想要再辨说两句。

    落欣雪身上的侍女却已经迫不及待的伸手,想要揭下落一的面具。看着那架势,落一吓到一般,退开了一步,只等那侍女手抓空了,却不知道怎么的,脚下一疼,让她直趴趴的摔在了地上。

    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摔倒的侍女,急急的想要爬起来。否则在王妃看来,她连着这点事也做不好,回去了还不得打罪她一顿。

    心下想得更急,却发现,脚上那钻心的疼,突如其来得让她叫出了声来,手上也失了支撑的力气,她的脸再次着地,那场面却是比那站着的时候摔得还狠。

    “啊,这位姐姐,你怎么会摔倒了。”落一见着那女侍鼻孔内流下的血,心中更是乐呵。面上不动声色,想要去扶她一把,想要把她脸上的狠狈,也让落欣雪瞧瞧,只可惜了这里只有她们三个。

    “你走开。”侍女甩开了落一的手,心下却突然间想起,就刚才,她见一个影子出现脚下,这才害得她摔倒了。又想这里也没有旁人,一定是落一踢了她才会这般。

    “王妃,刚才是落氏她把我踢了,这才害我摔倒的。”那侍女恨恨的对着落欣雪告状着,脚下却还是没有力气的坐在那里。心下却已经把所有的错归在了落一的身上。

    “姑娘,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刚才好好的站在这里,怎么的又会去踢你呢,再说了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我踢你干嘛?”听着别的人诬赖,落一也显得生气起来,她反而退开了一步,像是怕那侍女再诬赖她一般。

    “王妃,一定是她不想让您看她的脸才踢我的,这是她在害怕。”她一个做侍女的自然没有权力去与落一争个什么,可是王妃可以。再想着落一先前的害怕,心中更加占肯定,落一是得罪了王妃,那如果她把落一的罪名坐实了,那落一还不得落在她的手里任她宰割。

    “姑姑说笑了,我只是怕我的样子吓到了王妃,姑娘这般诬赖于我可有证据。”落一像是受了委屈一般的看着落欣雪,眼里的坚定,却是工落欣雪给她做主了。

    “一定是你心虚了,才不敢揭面具。”落一只在那里争她踢自己的事,那侍女自然就更加想信,落一这是害怕不敢揭面具才会,在这里争一些无关主题的话。

    “既然姑姑这般说,那我也是无话可说,只是不知道这姑娘赖我踢她的事要怎么说,如果今天没有拿出证据来,那可就不好说话了。”

    落一正义言辞的看着那女侍,心下却是得行意着,就是要她这样想,这样说。这样一来,她在落欣雪身上受的气,先在侍女身上收点利息才行。

    “证据?”那侍女一想,自己被踢了,那她身上自然是有落一的脚印,那她只要把腿印拿出来与落一比对一下就成了。

    “要我拿出证据也行。不过你得先把面具揭下来。”侍女在那里说着,脸上却笑的得意。

    落欣雪看着,自己的侍女,原本看她还算伶俐漂亮,而现在却看来却是那般的狠狈,简直是丢尽了她的脸。只是她现在更关心的是,落一的脸,所以对着那侍女也只想着回去后就将她换下,还是她的瑶月更贴心些。

    “如果姑娘你有证据那我无话可说,如果没有证据,那今天姑娘可得给我个说法。”落一说着,眼睛却看向落欣雪,意思是王妃你家的婢女,你可得管好了,否则我也不是好惹的。

    落欣雪被落一看怒了,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女,居然还威胁于她。

    看着效果达到,落一也不再多说什么,只用手慢慢的将面具揭下。那样的慢动作却是吊足落欣雪的了胃口。

    先不说落一那完全与落依不一样的脸型轮廓,就说那疤痕却是感觉就要把那张脸撕开一般惊悚。

    落欣雪吓得差点叫出了声来。却是不再怀疑落一的身份,而不怀疑落一的意图,除非晋王是得了失心疯才会喜欢上这样的女子。

    “看吧,我没有骗王妃,不知道姑娘要怎么拿出证据来。”落一蹲下身,将自己满脸的狰狞凑在了侍女的面前,果真她吓得惊叫出声。

    看着这样子,落一得意着,不过戏不好太过,谁知道那货会不会从她脸上看出破绽来。所以落一这才慢悠悠的将面具再次的戴在脸上。

    落欣雪看着那侍女,只越来越觉得她没有用了,这般的丢她的脸,看来回去还得教训教训才好。

    “还不快起来。”

    落欣雪不怒喝而到,惊得侍女急急的要站起来。可这一下,她只觉得脚下更疼了起来。

    “王妃,奴婢的脚怕是折了,现在只疼得站不起来了。”落一已经把面具带上了,侍女也收起了惊,只看那王妃的怒意就要发泄在自己的身上,这才说话,把错全推在了落一的身上。

    落欣雪看了一眼落一,她看那侍女不顺眼,却也空不得自己的婢女让别人给教训了。

    “姑娘只要把证据拿来,别是折一条腿了,若换命也成。”落一心中更不屑这种人,狐假虎威。

    听着话,侍女也知道王妃的不耐也没多说什么,只急急的在自己裙摆上找着落一的脚印,却只觉得连汗都要找出来了,也不见落一的腿印。

    心中那个急的,又想,那腿印是踢在她的脚上的,那般的疼,肯定是肿起来了。如此来尽管是看不出腿印的形状,却也是能看出是被踢出来的。想着这是在包厢里也没别人,她狠下心,欣起了自己的裙摆,脱下袜子。

    落一冷冷的看着那一片白嫩如霜,想她的那一脚,就算是把里面的骨头,真的给踢断了,外面也是看不出一点痕迹的。除非把那皮肉割开了,不过想来那婢女也没有那胆子。

    转念一想,这婢女皮肤还是挺不错的,肤如凝脂白皙。不过这个时候的落欣雪却没有像落一那般的那心情却欣赏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那侍女心下大惊,她明明看到落一踢了自己的,那种的钻心疼,可是现在她的腿上去看不出任何印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