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六章 谁干的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82字

    “王妃,你一定要想信我啊,真是是那贱人踢了我的。”王妃脸上的怒意,让那侍女惊出一身冷汗来。“这伤一定是在里面,只要王妃请来大夫,一诊便知了。”

    落一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没有骨头踢碎了,科技发达如前世,就算拍X光片也是看不出所以然来的。所以落一自信,自己的作为不会被查出来。不过看那落欣雪也已经没有耐心去陪那侍女玩了。

    “来人,给我把那贱婢拖下去。”

    应着落欣雪的声音,门外走进了两个侍卫,一把把那侍女拖了出去。

    落一只看着那侍女,想要求饶,却又不敢去碰落欣雪的样子,忍不住的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来。如果今天她没有那一身技能在,怕是要被这样拖出去打死了的。

    想着自己今天来的目的还没有一部达到,落一收敛心神。

    “王妃万不要为那奴才动怒伤了身子。”说着这恶心的话,落一忍不住的在心里恶心自己一把。

    “倒是让那贱婢给落姑娘委屈了。”落欣雪只简单的一句话,就将刚才她自己逼近落一揭开面具的事,全推在了那侍女身上。

    “有王妃做主,我怎么会委屈了。到是王爷这般爱戴王妃,如果是让王爷知道了王妃在我这里受了气,怕是要责怪于我了。”落一三句两句的就把话给带了回来,现在她的脸已经不对王妃造成威胁,所以落一这才敢大胆的提晋王,要是换做之前她可不敢这么说。

    落欣雪心中希望晋王真的如落一嘴上那般的在意自己,可是这么多年来,落欣雪还是不敢有多大的奢望。却也不是要把自己的丑揭给外人看,所以她也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去应,也不去反驳了落一的话。

    “这里,是落氏先研发现出来的香水,送给王妃,还请王妃在王爷面前能美言几句。”

    说到这个香水,落一本来还是想让岱王妃帮着做广告的,可惜自己把人家老娘给得罪了,所以不得以只好选这个让她看起来不怎么顺眼的落欣雪来了。

    不过便宜也不是白得的,这香水里,她可是加了迷香之类的东西的,要是到时候,落欣雪用着这香水把南宫昭的魂给勾了,那她可是要仰天长笑了。

    心下更卖力的给落欣雪试用了起来。

    只一闻,落欣雪就喜欢上了,而那味道却是晋王平时最喜欢的那种,想到这里,对落一又看好了几分。

    落一面上不改,利落的在落欣雪身示范怎么用香水。但是这味道,她也是大概猜的,毕竟按着每个人的性格分出来,一般都是不会差太多的。

    要问落一喜欢什么味道,那就想太多了,要知道,杀手用香水是嫌命长。

    想着,落一就觉得,自己已经不做杀手的了,是不是可以给自己整一瓶香水玩玩,毕竟上辈子没有好好的享受过,确实是有遗憾的。

    想的入神,脑中的神经忍不住的就紧崩起来。落一马上警惕起来,这是杀气的节奏啊。想自己这辈子得罪得最深的人,就是眼前被哄得都忘了,晋王不爱她的现实的女人。可还有谁要来杀她。

    来不及多想,就见她所在的包厢左边的墙就裂了开来。而一根木头就正好向落欣雪砸了去。

    眼看着,落一来不及去想,是不是要在落欣雪的面前先晕过去,以推脱责任,那落欣雪就已经昏了过去。

    一个黑衣人,穿墙而来昏在了落一的脚下。

    落一只觉得自己无辜的,看着那被砸废了的店,她迅速的计算着,各种得失。想着那引来无妄之灾的家伙如果没有陪她个百两黄金,她是不会放过他的,就算是那人不给她,也会自己去给偷偷来的。

    而那数目,自然是要加上利息,跟体力值的。

    “鄞宸?”落一惊在那里,这次她的债主是鄞宸,他怎么会在这里?

    千里姻缘一线牵吗?

    鄞宸慢悠悠的放下了手中的勺子,那动作优雅的。是落一见过的所以名门望族里的人,动作最美的一个。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的就要看呆了去。

    好吧,她不会承认自己犯花痴的,怪只怪鄞宸长得太漂亮了。

    不过那些刺客着实碍眼,左一个右一个的。落一心下生气,而自己砸店之仇却是被落一重新记在了这些刺客的身上了。

    她慢慢的走过去,许是那些刺客太专注了,所以他们只对付着,鄞宸身边的侍卫。

    这不是擒贼先擒王的吗?那些傻逗,居然只围着一个护卫转。想到这里落一后悔了,她才想玩,那三五个刺客,居然真的有一两个冲着鄞宸而去。

    “小心!”看着鄞宸不慌不忙的样子,落一也是算准了,鄞宸应该是不会有事的。心下又是一喜,男神就是应该这样镇定的,不过,如果让男神欠她一点人情,那不是更好?

    想着,就从旁边操起了一个花瓶,对着刺客砸了过去。

    落一的动作倒是让鄞宸一惊,那些刺客可都是身情绝技的,怎么会让落一一个花瓶就给搞定了。

    惊讶之余,手上却拿着一个杯子向落一的门面掷去。眼看着那杯子就要到脸上,落一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杀气,脚下一个错步,就轻易的躲过了鄞宸掷来的茶杯。

    心下却气恼,自己怎么这么没有防备心里,人家都杀到她身后了,她居然没有发现到。还好鄞宸提醒了她,而这下,她想要让鄞宸欠她的想法落空了,这让她如何能不气恼。

    所以她气恼之下,故意又在刺客的脚上一踩,疼得那刺客叫出声来。而那气力,也人有落一知道,那刺客的脚怕是以后都不能好好走路了。

    刺客没有叫多久,那杯子就打在他额际上,就昏了过去。

    “鄞宸。还记得我不?”落一走上前去,不让那刺客影响自己的心情。

    鄞宸没有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落一,他没有准备这么快就见落一的。只是在见到落一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心里又松了一口气,至于原因,他想不出来。

    落一见鄞宸皱眉,这才想起,自己带着面具,鄞宸不认得她也是正常的,随即解下了面具。

    只一眼,落一就感觉到自己肩上传来的力道,差点就要把她的肩捏碎了。

    “谁干的?”之前下面人传来,落一脸上有伤的消息,鄞宸只以为是落一为了掩人耳目画上去的,可这一刻,他却真实的看到了,那伤不像画的。一想到有人这像对她,鄞宸,只想着将那人的九族灭了也不解他心中的气。

    “谁?”落一疼得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随即鄞宸发现了她的疼就立马松开了手,落一这才反应过来。“这个是画上去的,你也知道有人想杀我,所以要小心一点才好。”